2009年2月26日 星期四

1.1 楔子~躁動不安的除夕夜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1 楔子~躁動不安的除夕夜


二OO二年的除夕夜。

一如往年,二、三十萬香港人湧到尖沙咀一帶,迎接新一年的來臨。急景殘年下,卻是外弛內張,警方如臨大敵,動員逾千名警察維持秩序,監控人流。記者亦紛紛湧到文化中心一帶,從高處緊盯人群與警員的一舉一動,等候「警民衝突」再次上演。

一年前的同一個晚上、同一個地點,部份等待二OO二年到來的青少年互相推撞,亂擲螢光棒,打翻文化中心外佈置的盆栽,垃圾遍佈四週。當晚電視台更拍攝到一名藍帽子警員與一名初中生爭執起來,互相掌摑的情形。事後警方高層古樹鴻公然辯稱該名警員和少年純粹是「搭膊頭」,少年只是輕拍警員面頰說一句:「Happy New Year!」,惹來全城嘩然,電視台更找來唇語專家判斷。少年的母親亦感不滿,數天後向警方投訴。

一星期前的平安夜,尖沙咀海旁再度「淪陷」。慶祝節日的青年用噴漆塗污了文化中心部份外牆、玻璃窗、樓梯,連樹木和藝術品也不放過,遺下的垃圾多達十噸。嚇得六個政府部門急急一同商討對策,立法會也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惟恐除夕夜再出亂子。

鑑於過去的兩次衝突,警方在O二年除夕晚上增派巡邏尖沙咀的警員,兩個政府部門也加派人手,勸喻及警告在文化中心附近非法擺賣的小販和垃圾蟲,並打算即時檢控塗鴉者。志願團體亦招募了一百多名青年人,當「愛護公物大使」義工,幫忙清潔善後。至於平安夜給糟蹋的樹木和藝術品,則得到政府的「呵護」,用透明膠套把大約二十株樹的樹幹和附近的藝術品包裹起來,後者更有鐵欄團團圍住,免受人群衝擊和破壞。這種「包膠袋」的做法,換來輿論冷嘲熱諷,給形容為戴上「安全套」。

雖然政府嚴陣以待,然而到了最後,這一晚還是鬧得不甚愉快。在執法人員到處監視下,賣噴雪劑的小販,只能偷偷出售,部份暗藏的貨品更被警方搜獲充公。及至時針劃過十二時,香港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的二OO三年終於來臨,傳媒期待以久的衝突場面再次上演。一小撮群眾開始亂擲螢光棒、膠樽及鐵樽,並到處噴射人造雪。警方的廣播勸喻招來反效果,在場的青年紛紛報以喝倒采聲。大約凌晨十二時四十五分,警方派機動部隊衝進文化中心外的人叢中間,硬生生把人群分成兩批,然後朝東、西兩個方向,一吋一吋地推進,逼使慶祝新年的青年離開。這一回警員沉著應對鼓譟的群眾,避免了一年前的警民互摑鬧劇。一個小時後,文化中心一帶已被警方清場,並於凌晨二時多重開。是夜當局共發出十二宗塗污的口頭警告,拘捕了六名鬧事青年(另有一人涉嫌偷竊),收集的垃圾雖比平安夜少了一半,卻仍有十株樹木遭殃。

事後有議員批評警方的清場行動矯枉過正,因為現場還未失控,此舉剝奪了市民的自由和權利。在場的青少年也大呼「冇癮」(沒意思),在警察監視下失去玩樂的興致--畢竟遊人在街上無法來去自如,即使近在咫尺的地方,在警方「帶領」下要不斷繞路才能到達。警方則辯稱他們沒有在文化中心清場,純粹在部份青年挑釁後,「冷卻群眾的情緒」,「勸喻」和「協助」公眾有秩序地離開,行動既「恰當」又「專業」。數天之後,除夕夜的衝突不了了之,社會回復「穩定」與「和諧」,再也沒有時事評論員訴說青年鼓譟,是源於社會有怨氣戾氣等眾所周知的事,讓行政長官(特首)董建華領導的特區政府,繼續享受暴風雨來臨前的片刻寧靜。

(請click進去放大圖表)
〔圖表一 董建華的評分 1996-2005〕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
  〔註:評分不等於百份比支持度,跌破五十分即被市民評為不合格〕
〔圖表二 滿意與不滿意政府的比率 1997-2005〕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

(共1292字)

目錄
序言
下一章節:1.2 拆局


1 則留言:

  1. 希望你继续写下去,让我们感受不一样的声音,谢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