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8日 星期日

1.4 金融風暴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4 金融風暴


其實早在泡沫初現,北京一面倒高唱「香港明天會更好」之際,不少人已指出炒賣的害處--樓價大漲,對許多仍在勉力償還樓宇按揭的人而言,只有帳面上的盈利(「紙上富貴」),口袋裡賺不了一毛子,因為他們不可能把仍在居住的物業賣掉賺錢,然後睡在馬路旁。與此同時,樓價狂飆,催促仍未「上車」置業的「夾心階層」(中產)、「無殼窩牛」勉強「趕搭尾班車」。結果誰也沒有閒錢剩下來,人人都在自嘲「為地產商(或一堆磚頭)打一世工」,只有靠炒賣賺取暴利的人在支撐消費市道。而且炒家賺錢太易,大大侵蝕辛勤工作的價值觀。當炒賣一個單位的利潤竟然抵得上不少人一整年的薪水時,誰不眼紅?誰還會安守本份?除此以外,不斷上漲的樓價把商業租金扯高,加重營商成本,不利香港的國際競爭力。

就在群眾沉醉在泡沫之際,催生泡沫的客觀條件正在消逝。負利率已經消失,人們不用害怕積蓄被高通脹吃掉,而急於四處尋找投資機會。另一方面,首任特首董建華上台前,公開表示關注過高的樓價,勸市民不要急於買樓。及後他更在就職演詞裡,奢言每年興建八萬五千個單位的十年建屋大計,預示私人樓宇供應起碼增加一半以上。更重要的是,香港的主權已順利易手,北京確保平穩過渡的平安符頓時逾期失效。種種因素加起來,使高處不勝寒的樓市和股市早晚都要掉頭回落。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英國把四海昇平、累積了數千億豐厚儲備(被頌為「埃及妖后的嫁妝」)的香港交回給中國,全城上下享受著只此一次的五天公眾假期。不過到了第二天,也就是長假期的最後一天,遠在東南亞的泰國抵受不了國際炒家(對沖基金)接連衝擊,讓泰銖自由浮動,繼而向國際貨幣基金會(國基會/International Monetray Fund,IMF)求助,掀起長達一年多的亞洲金融風暴。可是香港渾然不覺自己身處危機之中,直到事過境遷,群眾才懊悔地用「泡沫」來形容九六至九七年的炒賣風。人人都低估了這場風暴的厲害,不論是代表官方的金融管理局(金管局,香港的「半中央銀行」)主席任志剛,還是民間素有「香江第一健筆」之稱的林行止(林山木),皆對東南亞的金融波動不以為慮,莫不認為香港不會受重大影響。在這情形下,香港迅即聯同亞太區多個國家參與國基會援助泰國的行動,借出十億美元,以期穩定區內的金融。

可是諸國的願望落空,不到一個月,金融風暴吹倒了馬來西亞、菲律賓和印尼的貨幣匯價。香港表面上獨善其身,恆生指數(恆指)還在八月中創下一萬六千點歷史新高,可是樓價開始在高位停滯不前,紅籌泡沫亦終於在九月爆破,頃刻間股價狂瀉近半。當台灣在十月放棄捍衛新台幣後,金融風暴登陸了香港。被香港人稱作「大鱷」的國際炒家聲東擊西,佯攻匯市(港元),使銀行同業隔夜拆息扯高至駭人的三百厘。股市隨即因三百厘的壞消息嚇得摔了一跤,繼而崩潰,讓早已在股市(期貨市場)裡沽空的「大鱷」撈了一大把,視之為「提款機」。對利率敏感異常的樓價亦隨之下滑,自此股市和樓市泡沫雙雙爆破,價格瞬間跌到一年前還未炒作的水平。

經歷十月的風暴後,市面初現不景氣--樓市出現撻訂潮,新樓盤則割價求售,個別公司如八佰伴百貨、正達證券和百富勤證券相繼倒閉,港基國際銀行(今天已被台灣人收購並易名為富邦銀行)和聖安娜餅店分別出現存款和餅卡擠提潮。財政司長曾蔭權預言金融危機在聖誕節前解決的期票,則遲遲未能兌現,一度換來「聖誕權」的諢號。九八年春季,香港經濟初嚐倒退,失業人口突破十萬人,創下歷史新高,香港告別了「魚翅漱口」的日子。

隨著南韓、印尼、台灣和日本的匯價於九八年中接連創新低,香港再次捲進風暴裡。九八年八月,國際炒家食髓知味,在匯市和股市重施十個月前的故技,實行「雙邊操控」。特區政府眼見恆指狂瀉,毅然決定甘冒破壞自由經濟之大不韙,背負乖離積極不干預政策的指控,於八月十四日動用外匯儲備,大量買入股票來推高恆指,以阻止「國際大鱷」於股市(期指)再次圖利。雙方惡鬥了十個交易日,並在八月廿八日的期指結算日,創下史上最高的七百九十億成交額(是九七年泡沫頂峰時期的兩倍),恆指則回升至七千八百多點收市。驚濤駭浪下,政府動用一千二百億元險勝「大鱷」,成功守住恆指和聯匯,既避免香港甫脫離英國人統治便亂作一團的尷尬局面,穩定了人心,也逼使國際炒家損失慘重地撤離亞太區,還間接減輕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多年後自稱當時壓力大到每晚流下淚來的曾蔭權,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放下心頭大石。

雖然國際社會多批評特區政府破壞自由經濟,長遠來說得不償失,可是大部份不知就裡的香港人均支持政府入市行動,趕走「搞亂」香港的外國炒家索羅斯(George Soros)。一場席捲整個東亞的金融風暴終於熬過去,新加坡建國者李光耀高舉的亞洲價值觀被吹倒,香港也揮別了經濟高增長時期,剩下一堆爛攤子等待董建華來收拾。

(請click進去放大圖表)
〔圖表八 恆生指數 1997年1月-1998年12月〕
  〔資料來源:雅虎香港(http://hk.finance.yahoo.com/q/hp?s=^HIS)〕

(共1904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一 醉生夢死的年頭
下一章節:外篇二 大鱷橫行


3 則留言:

  1. 炒家在七千八百點以下的淡倉才有損失,真的損失慘重嗎?

    回覆刪除
  2. 損失慘重的其實是香港小市民,而及後負資產都是因此而起。
    究其責任當然是董建華的懵,但最最大責任是憎陰權這條殖民的...狗,當時負責財政司的它,阻碍金管局施行有效政策,挑起美方對冲基金及民意對港的全面攻勢。
    最後,金管局任志剛出市己不能保衛小市民,只能保衛政府資產。
    及後,盈富基金只是董先生對市民一點歉意。

    回覆刪除
  3. http://finance.now.com/news/post.php?id=13329&type=local
    財經大市消息,視像新聞 24小時不停更新、覆蓋本地、內地及環球財經消息、樓市動態、匯市形勢及窩輪表現。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