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4日 星期六

外篇二 大鱷橫行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外篇二 大鱷橫行


亞洲金融風暴期間,香港兩度遭受國際炒家「狙擊」。第一次是九七年十月,把經濟泡沫刺破,第二次則是九八年八月,以政府破天荒干預股市,成功擊退炒家告終。這兩次衝擊之間炒家還有零星的進襲,前後擾攘近一年才平息。

第一次衝擊是這樣的:自九七年十月中開始,恆生指數(恆指)下瀉不止,數天已跌去一成。到了十月廿一日,被香港人稱為「大鱷」的國際炒家(對沖基金)一天之內沽空數十億港元。雖然財政司長曾蔭權翌日嘗試安撫民心,叫群眾不要胡亂相信「二流分析員」,並推許三天內已跌去兩千點恆指的港股「抵買」,可是市場不為所動。十月廿三日,不少銀行因為要結算早兩天(廿一日)外資沽空的大額港元,把銀行同業隔夜拆息扯高至差不多三百厘,全城震驚,嚇得恆指即時暴瀉一千二百點,一天之內下挫一成多。不到一星期(廿八日),港股在全球股災中再下挫一千四百點,恆指只剩九千點。縱然股市在翌日(廿九日)反彈一千七百點,創下史上最大的升幅,但比起兩個月前的一萬六千點歷史高位,已相去甚遠。

首波衝擊過後,表面上港元和聯繫匯率(聯匯)仍屹立不倒,然而金融界開始有人懷疑炒家根本志不在此,並非完全靠炒賣港元去獲利,而是聲東擊西,這邊廂在匯市沽空港元,讓金管局預設的聯匯防衛機制自行啟動,扯高利息去趕跑炒家。但利率大幅上升,對股市、樓市來說是一樁壞消息,於是恆生指數暴挫,讓那邊廂預先在恆指期貨市場買跌的「國際大鱷」,賺了一大筆。難怪金融管理局(金管局)主席任志剛其時給冠上「任一招」的諢號--只曉得用加息一招去防衛聯繫匯率,無視股市和樓市因利率被扯高而殃及池魚。更糟的是,政府很晚才察覺炒家的聲東擊西技倆。

這時候,亞洲金融風暴越演越烈,南韓在九七年十二月也跟著成為最新一位受害者。特區高官倒是天真樂觀地去看這場危機,在年底不住說「香港將是最快復甦的一個」,以圖安撫人心。只是事與願違,亞太區經濟不斷惡化,尤以印尼為甚,牽連本地的百富勤證券清盤收場。印尼總統蘇哈托(Haji Mohammad Suharto)的獨裁統治於九八年五月被群眾推翻後,日圓、澳元和新台幣的匯價在六月也紛紛創下十年新低。香港也牽連其中,炒家再次來襲,兩天之內流失一百億港元,股市也一度跌至七千多點的三年新低,預告了兩個月後的「官鱷大戰」。其時金管局下令銀行不得借錢給任何炒作港元的機構,並調動三十億美元回香港「救駕」。曾蔭權也不得不低頭,首度承認香港正在經歷衰退,不再盲目樂觀。

到了九八年八月,日圓屢創新低,讓市場猜疑人民幣亦快將被波及(黑市價已跌近一成)。對沖基金此時重施故技,在香港的股市和匯市再度「雙邊操控」,用上述提及的方法,這邊廂沽空期指,那邊廂沽空港元,逼使金管局再次挾高利息去保衛聯匯。高息效應加上炒家發放聯匯快要不保(也就是港元快要貶值)的謠言,使恆指在八月十三日跌至六千六百點的低位(可別忘記僅僅一年以前,恆指創下一萬六千點的新高)。形勢越來越緊張,曾蔭權決定聽從任志剛和財經事務局長許仕仁的建議,翌日開始把政府儲備投進股市,大規模購入藍籌股,跟炒家在恆指期貨市場對賭,以免他們藉恆指下瀉而在期指繼續買跌圖利。政府入市首天,已順利把恆指推高近六百點。湊巧俄羅斯也出現金融危機,盧布頃刻間暴跌五成,當地政府宣佈無限期延遲償還國債,讓一家名叫「長期資本管理」(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LTCM)的對沖基金面臨倒閉,牽連其他同業,使他們損耗不少「彈藥」,無法全力與特區政府對陣。雙方交鋒了十天,並在八月廿八日期指結算日決戰。最終香港政府仗著較多「彈藥」,成功把恆指推高至七千八百多點收市,較入市前的六千六百點上漲不少,成交額也創下七百九十億的新紀錄。雖然中央結算公司在決戰後沒有嚴格執行股票交收日期(T+2),「放生」了大鱷,但這些國際炒家還是損失慘重,不敢再在香港興波作浪,特區政府僥倖勝了一仗。

總結這場「官鱷大戰」,政府動用了近一千二百億港元儲備入市,較原先估計的數百億來得多,最後更持有了約值百份之六的恆指。「大戰」期間,北京曾「出口術」,公開支持特區政府入市,讓人聯想若有需要的話,大陸會動用龐大的外匯儲備「挺港」,於是往後數年再也沒有炒家敢向香港打主意,大舉炒賣港元,以免同時應付各自擁有龐大儲備的香港和大陸政府。金管局也終於汲取教訓,改良聯匯的防衛機制,在「大戰」後數天改行「任七招」,例如藉外匯基金票據來擴大港元的銀根(貨幣供應),好使炒家來襲時,利率不再那麼容易狂飆。至於政府在入市後持有的千億「官股」,則逐步脫手,在九九年底藉新成立的「盈富基金」(一種跟恆生指數掛鉤的基金),公開發售予市民,並持續向市場拋售到O二年底為止,剩下小量長期持有。由於政府吸納港股時,正值恆指被國際炒家人為地推低,風暴過後股價回升不少,是役政府倒賺了近九百億元。

八月的「官鱷大戰」過後,日圓重新靠穩,中國政府也一再重申堅守人民幣匯價,不讓其貶值。令人聞之色變、纏擾一年多的金融風暴終於在東亞平靜下來,飄移至俄羅斯和南美洲,讓亞太區各地政府收拾殘局。另一方面,因著唇亡齒寒的緣故,中國大陸因港元堅守而躲過國際炒家對人民幣的衝擊,教中央政府對指揮「官鱷大戰」的「鐵三角」(曾蔭權、任志剛、許仕仁)另眼相看,埋下曾蔭權和許仕仁這兩位「港英餘孽」被北京相中,於O五年雙雙替代董建華的緣機。

〔年表一 亞洲金融風暴時間表〕
〔圖解一 金融風暴前後亞太區貨幣兌美元的變動〕(請click進去放大圖表)

(共2129字)

目錄
上一章節:1.4 金融風暴
下一章節:1.5 八萬五災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年表一 亞洲金融風暴時間表

1997年5月  泰銖首次遭狙擊
1997年6月  泰國財長辭職
1997年7月  泰國放棄捍衛泰銖
         菲律賓披索、馬來西亞元、印尼盾開始大幅貶值
1997年8月  國基會兩度貸款予泰國,香港亦參與其中
         馬來西亞限制外國人拋空當地股票及馬來西亞元
1997年9月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 bin Mohamad)批評國際炒家
         索羅斯(George Soros)
         香港紅籌泡沫爆破
1997年10月 印尼向國基會求助
         台灣放棄捍衛新台幣
         香港恆生指數大跌,地產泡沫爆破
1997年11月 南韓人變賣外幣資產救國,以圖挽救南韓圜匯價
         泰國政府倒台
1997年12月 國基會向南韓批出貸款
1998年1月  印尼盾狂瀉
1998年3月  印尼總統蘇哈托(Haji Mohammad Suharto)連任
1998年5月  印尼發生騷亂,蘇哈托下台,結束三十年獨裁統治
         俄羅斯盧布首次出現危機
1998年6月  日圓、新台幣及澳元創下十年以上新低,市場憂慮人民幣貶值
1998年7月  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Ryutaro Hashimoto)辭職,小淵惠三
         (Keizo Obuchi)上台
1998年8月  日圓再創十年新低
         香港政府動用外匯儲備干預股市,迎撃對沖基金
         俄羅斯盧布大幅貶值一半以上,總統葉利欽(Boris Yeltsin)解散
         國會
1998年9月  馬來西亞實施外匯管制,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被撤職
         及起訴
1998年10月 日本政府向銀行體系注資六十萬億日圓
1998年11月 印尼再有暴動和排華動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圖解一 金融風暴前後亞太區貨幣兌美元的變動

(請click進去放大圖表)

資料來源:http://www.oanda.com/convert/fxhistory
*註:貶值幅度是跟97年7月1日相比

用簡單的比喻來說,在金融風暴最惡劣的時期,本來只賣一萬印尼盾的美國貨,售價一下子可暴漲到六萬七千多塊,因此印尼是最受打擊的國家,難怪當地動亂頻生。泰國和南韓出售的美國貨則加價了一倍多,價值一萬泰國銖或一萬南韓圜的美國貨,瞬間漲價至兩萬兩千元。馬來西亞和菲律賓亦相去不遠,動輒加價七成;日本、台灣和新加坡的影響較小,只是「輕微漲價」兩成而已。相反,跟美元掛鉤(聯繫匯率)的香港,到南韓或東南亞多國旅遊的話,頓覺所花的錢只及平時的一半,購買力大增。因此金融風暴過後沒多久,不少香港人趁旅費便宜,大舉到東南亞外遊。只是數年之後經濟依舊低迷,就算團費再便宜,香港人已沒有閒錢旅行了。

另一方面,外地投資者發覺香港的營運成本比亞洲鄰國頃刻間貴了兩、三成,甚至超過一倍,並維時甚久,使香港的競爭力大降,經濟陷進衰退的泥沼。為了彌補大幅下降的競爭力,香港人只好努力地「自我增值」,不斷加班(詳見第二章)。值得注意的是,港元雖沒有貶值,但在九八年政府入市後的第六年,一度出現高達16%的累積通縮,跟新加坡元、新台幣、南韓圜在金融風暴後的跌幅相近。

2 則留言:

  1. 本人是一80後,97年時是小學雞一名,有幸拜讀呢篇比坊間書藉更好的記載,睇完呢篇,就'雖然中央結算公司在決戰後沒有嚴格執行股票交收日期(T+2),「放生」了大鱷,' 呢個point 唔太明, 可否講多少少呢part?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