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5日 星期六

1.21 失誤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21 失誤

這邊廂特區政府跟普羅大眾和部份富豪的關係漸次疏離,那邊廂政府內部運作亦初現問題。董建華執政沒多久,便鬧出一連串風波。就在官員奢言九七年底經濟將會復甦的時候,禍不單行的香港遇上全球首次發現的H5N1變種禽流感,導致數名市民喪生。消息在年底對外公佈時,社會才剛剛經歷十月股災,人心虛怯,碰上傳媒指控衛生福利局長霍羅兆貞在處理禽流感的關鍵時刻,竟放假外遊。與此同時,衛生署長陳馮富珍為了安撫公眾,說了一句:「我日日食雞」,以圖平息疑慮,但說了沒有多天,她卻一百八十度改變立場,突然下令停售活雞。於是她那一句「天天吃雞」,淪為城中笑話,人們一窩蜂責難官員(詳見外篇十三)。

最後特區政府藉大規模屠宰過百萬隻雞,並數星期禁止活雞入口,總算平息新疫症爆發,還得到世界衛生組織(世衛/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的稱許。可是香港人卻大大不以為然,對新政府的印象打了折扣,覺得特區官員欠缺應變能力和危機感,甚至投訴殺雞的殘酷情形,被國際傳媒攝進鏡頭,影響外國人對香港的看法。事實上,九八年的農曆新年破天荒沒有活雞供應,使普羅大眾吃不到新鮮雞肉,正正犯上「拜神唔見雞」的俗語禁忌。自此以後,公務員神話動搖,一眾高官不敢再飄飄然,拿彭定康在位期間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香港有世上最優秀的公務員隊伍」來自誇。

半年以後(九八年七月),花了數百億元建成的赤鱲角新機場落成。可是這個令香港人驕傲的新機場開幕後,運作起來竟是一片混亂,行李輸送錯誤,航班無法顯示,貨運更即時癱瘓,貨運站需要搬回舊的啟德機場處理,損失不菲。然而董建華委任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在半年後提交的報告,並沒有批評多位高層要員,只有中層管理人員受責,反而另一份由立法會專責委員會撰寫的報告,點名批評了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和機場管理局的高層。兩者結論不一,民間即時指責政府委任的調查團護短,要求有關高層道歉甚至辭職。偏偏政府支支吾吾,董建華更說沒有官員要負上個人責任,讓群眾認定高官想胡混過關。最終陳方安生被逼向公眾「毫無保留致歉」,事件才平息下來。

很明顯特區政府還未意識到任何一個國家在經濟急劇轉壞後,民怨必然沸騰,官員動輒得咎,並隨時帶來政治動盪和社會變更。遠的經濟大蕭條不說,遭逢亞洲金融風暴的泰國和日本,皆有首相黯然下台;南韓既有大財閥被下令破產,又要接受國基會的城下之盟,被逼對外開放市場,接受外來衝擊,意外地改變了社會文化;馬來西亞則出現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 bin Mohamad)和副總理安華(Anwar bin Ibrahim)的權力鬥爭,最終後者以「雞姦」罪給送進牢獄;情況最嚴重的印尼更發生暴亂和排華運動,東帝汶(East Timor)則趁機獨立,連帶蘇哈托(Suharto)廿多年的獨裁政權亦被趕下台,跌跌碰碰地走上民主之路。

其時香港人正承受泡沫經濟爆破的後遺症,民心不穩,自信心開始動搖。適逢香港剛進入「當家作主」的年代,民眾眼見官員接連失誤,卻連簡單的一句道歉也沒有,忸忸怩怩的,不禁氣結,再也忍受不了特區高官像港英時代那樣,把「集體負責」淪為「集體卸責」,從容不迫地在經濟逆境下繼續享受高薪厚祿。另一邊廂,居廟堂之高的官員則不明所以,無法理解人們為何在「換了一面旗」之後,忽然如此「躁狂」,從前不理政事的順民換上「猙獰」的面孔,對政府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這樣那樣都不滿意。當高官跟公眾為一句道歉而拉鋸、為責任誰屬而爭辯時,兩者的距離已在不知不覺間拉遠,只可惜類此的事件還要重複下去。更麻煩的是,往後政府面對的不僅是處事失當,居然涉及誠信問題,群眾高喊官員下台的呼聲更是澎湃,管治危機日漸擴大。

(1428字)

目錄
上一章節:1.20 欽點的傀儡
下一章節:1.22 醜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