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2日 星期六

1.22 醜聞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22 醜聞

九九年二月,律政司長梁愛詩在立法會內,向一眾議員解釋一年前她為何在一宗誇大《星島日報》銷量的刑事案件中,不檢控星島集團主席、也是全國政協委員之一的胡仙,而只是控告三名高層職員。箇中原因是證據不足和保障公眾利益,而所謂「公眾利益」,原來是鑑於金融風暴後已有多間企業倒閉,若控告胡仙的話,恐會阻礙處於財政困難的星島集團向銀行商討債務重組。為了保障過千名員工不會因倒閉而失業,向國際社會傳達「極壞消息」,於是梁愛詩視之為「公眾理由」,放棄檢控胡仙。

此言一出,公眾嘩然,原來僱用大量員工的富豪可獲考慮轄免起訴。小市民不禁質問政府是否懼怕失業率上升而不敢得罪權貴,斥責梁愛詩嚴重破壞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最基本原則,不敢檢控富商或親北京人士,獨立議員吳靄儀更在立法會向梁愛詩提出類似彈劾的不信任動議。雖然動議在「保皇黨」護航下不獲通過,可是梁愛詩從此失去人們的信任,民望永無翻身之日,也氣得議員夏佳理忿然離場,跟「轉了軚」投下棄權票的自由黨鬧翻,任期屆滿後與黨友分道揚鑣。往後胡仙案帶來兩個不良影響,其一是此案成為政府偏幫有錢人的證據之一,今天香港人或已忘記胡仙案的風波,但「官商勾結」的印象深深藏在市民的潛意識中,難以磨滅。另一惡果則是此案鬧出的軒然大波與另一宗引來「人大釋法」的居留權案同期發生(詳見第四章),不禁令人憂慮香港成功基石之一的法治遭受腐蝕。往後的日子就像夏佳理當天忿然離席前留下的名言:「誰也沒贏,只有香港輸了」(Today, ... there are no winners. The loser is Hong Kong)

特區政府雖保住了高官排名第四的梁愛詩,卻救不了下一個群眾目標。從九九年底開始,多個公營房屋地盤傳出縮短樁柱的貪污醜聞,其中沙田圓洲角興建中的居屋「愉翠苑」更要拆卸重建。備受民間壓力的政府立即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OO年五月底提交的報告跟新機場調查如出一轍,有關部門的高層通通避過批評。受過新機場開幕事件和胡仙案「教訓」的人們,忍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官官相衛」,矛頭直指房委會主席王䓪鳴和房屋署長苗學禮。

時為OO年六月,立法會選舉在即,「保皇黨」怯於沸騰的民意,不敢全力替政府撐腰。王䓪鳴本人亦改變初衷,連聲向公眾道歉之餘,也向董建華請辭。偏偏董建華竟以「經一事,長一智」為由,挽留王䓪鳴留下,於是群眾把帳算到董建華頭上。擾攘了整整一個月,董建華才忸怩地說他「在不願意的情況下接納了王女士的辭職」,立法會在四天後也通過了對王䓪鳴、苗學禮兩人的不信任動議。儘管事後王䓪鳴得到社會頌揚開創了問責的先河,但董建華顯然不大認同,類似的爭拗亦將重複上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特區政府在OO年六、七月一口氣下捱過短樁風波、「八萬五」已「不存在」的公關災難、以及接連出現的示威浪潮(詳見下一節)後,便要面對另一場政治風暴。事緣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七月初在報紙撰文,透露董建華一年多以來,經某些渠道表達對民意調查的「關注」,暗示政府在干預學術自由。文章刊登後轟動全城,陳方安生立即在翌日要求鍾庭耀澄清。然而一天以後,陳方安生即時沉默,只希望事件告一段落,現在回看,她當時可能知悉有人真的在干預民調,遂立即淡化事件。不過潘朵拉的盒子已被打開,包括行政會議成員唐英年、政府新聞統籌專員林瑞麟(注意:官員再次口徑不一),以至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陳婉瑩等各方人士,紛紛向鍾庭耀施壓,逼迫他公開說個明白。

文章刊登後一星期,始料不及的鍾庭耀終於交代事情始末:香港大學校長鄭耀宗透過副校長黃紹倫--也就是鍾庭耀的「師傅」(畢業論文指導教授)--向鍾庭耀表示董建華對民意調查不高興,若繼續民調的話,大學將會被「陰乾」(削減政府資助),著其不要做大學的「負資產」。其後校長鄭耀宗亦坦言承認,董建華的「高級特別助理」路祥安曾主動接觸他。事已至此,真相大白,哪怕唐英年繼續逼迫鍾庭耀道歉(因為不是董建華本人下令的,只是路祥安的主意),還是親共人士徐四民斥責鍾庭耀有政治動機,香港大學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在召開聆訊後,還是給了鍾庭耀一個公道,稱他是一名誠實的證人,把真相說了出來。相反,聆訊結論批評校長鄭耀宗的確曾干預學術自由,他跟黃紹倫也沒有說出所有事實,而自比「鸚鵡」的路祥安則是一名拙劣(poor)及不誠實(untruthful)的證人。

最後鄭耀宗和黃紹倫相繼在學生會和社會的喝倒采聲中,黯然辭職去校長和副校長的職位,但被外界戲謔為「路公公」(路太監)的路祥安,則幸運地在立法會選舉後,得到「保皇黨」的「庇蔭」,否決了要求終止聘用他的動議,讓他保住了職位,避免跟王䓪鳴同一下場。諷刺的是,路祥安因為緊張董建華在民意調查裡的聲望而引發一場風波,結果弄巧反拙,累及董建華的評分在OO年七月剛出現民調醜聞時,首次被市民評為不合格。然而董建華並沒有怪罪這位出身於其家族生意、後來跟隨上司進入政府的「家臣」路祥安。於是從梁愛詩到路祥安,公眾不期然留下董建華包庇下屬的惡劣印象。

(1994字)

目錄
上一章節:1.21 失誤
下一章節:1.23 示威之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