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1.23 示威之都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23 示威之都

若說上述一切失誤和醜聞跟董建華沒有直接關係,只是身邊的人瞎搞而拖累他的話,那麼他本人看來要為下面的事情負上責任,難以開脫。

自從中、英兩國在八十年代初確定香港的前途後,坊間認定港英政府在過渡期內,只會執行短期政策,不會替香港定下跨越九七年的長遠計劃。因為一來省事,二來中國不一定會同意,好像殖民政府為了解決舊機場容量飽和,以及在六四後挽回市民的信心,提出興建玫瑰園新機場計劃。可是中國在過渡期內總是猜疑英國人要把香港的庫房淘空,糾纏了兩年北京才首肯港英斥巨資興建。既是如此,英國人自然懶得推行什麼大計。於是董建華上台後,不少人期望他能推動擔擱多時的改革和計劃,帶領香港進入廿一世紀。碰巧董建華本身也是一個有抱負的人,新政府遂在頭兩、三年著手多項改革,從「八萬五」的建屋大計,到無止境的教育改革,還有公務員改革和醫療改革等,光是一份「哈佛醫療報告」已令社會爭論不休。一時之間,政府點燃了多個火頭。

奈何董建華的良好主觀願望,敵不過改革的難度,重蹈「數碼港」、「中藥港」的虎頭蛇尾覆轍。先別說改革內容是否得宜,董建華沒有留意到經濟正陷入近數十年來最長的寒冬,財政匱乏勢將逼使一切改革事倍功半。而政府在同一時間推動多項改革,勢必觸發四方八面而來的阻力和反彈,容易墮進與民為敵的困局。結果「八萬五」建屋大計,被私人物業的業主埋怨為摧殘樓市的元兇。教育改革裡強制大部份學校從英文改為母語(粵語和中文)授課,激得家長群起反對,富裕家庭紛紛用腳投票,千方百計把孩子送進傳統名校、國際學校,甚至索性到外地升學。一眾教師也是教育改革的「受害者」,既因改革帶來繁重的文書工作而弄得身心疲憊,也極度抗拒與飯碗攸關的「語文基準試」。小市民則因百分之五的薪金被OO年推行的強積金制度扣住而心生不滿,更不願意為醫療改革而扣壓更多薪水作醫療供款。雖然勢孤力弱的社工反抗不了按商業原則運作的「一筆過撥款」制度,但人數眾多、以紀律部隊為先鋒的公務員,在發起數次過萬人的遊行示威後,成功阻止特區政府推行按表現加薪的「公務員改革」。

經歷這一連串改革後,董建華弄得焦頭爛額。就在OO年六月因王䓪鳴去留而鬧得滿城風雨之際,先有數千名抗拒語文基準試的教師上街,接著受其他改革影響的多個團體湊巧同時發難,一天之內,負資產業主、社工、醫生和爭取居留權人士,合共五千人遊行和集會,抗議政府這個那個政策,連美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也為此給香港冠上「示威之都」(City of Protests)的稱號。數萬名公務員在兩星期後亦再度上街,人數不比一年前首次遊行抗議公務員改革時少。

經此一役,哪怕民政事務局長藍鴻震笑說「everyting (is) under control」(一切盡在掌握之中),董建華已礙於形勢,被逼讓步,一系列改革大多「爛尾」收場。「八萬五」固然已「不存在」,醫療改革亦從此束之高閣,不敢去碰。「語文基準試」和「一筆過撥款」則需讓步,才能在怨聲中推行。公務員改革提及的建議大部份被砍掉,負責改革的公務員事務局長林煥光則被撤換,趁多名官員調動時順手調走,以圖平息公務員的不滿。至於多項發展經濟大計,亦紛紛淪為「大隻講」。唯一不受影響的就只有教育改革和強積金制度兩項,前者直到董建華下台後仍繼續改革,改個不亦樂乎,後者常常被公眾批評,僱主每每在經濟惡劣時要求暫緩供款,僱員則在多年後漸覺做了冤大頭,儲蓄被投資機構以「管理費」之名大幅蠶食。不管怎樣,當董建華於OO年十月宣讀施政報告時,已被遊行嚇怕,坦言承認部份改革準備和溝通不足,並祈求大眾避免不必要的爭拗,不要內秏。一年前他曾豪言:「高分低分(市民評分)不重要,最重要是努力做好」,一年後他已改口說他重視民意。

本是良好意願的改革和大計,因內容備受斟酌,碰上董建華政府在推行時未能引勢利導,復受後來的赤字掣肘,不時激起民怨,嚇得香港人聽到「改革」二字便害怕起來,怕他瞎搞,情願掩耳盜鈴地讓問題(例如醫療融資)拖延下去,但求特區政府一動不如一靜。

(1591字)

目錄
上一章節:1.22 醜聞
下一章節:1.24 父母官

1 則留言:

  1. 最嚮往的薪資待遇 只要您會上網 每日在家工作2~4小時
    沒有技術的限制、沒有囤貨的問題,任何有興趣者均可加入。
    若您也想在不影響正職工作的前提下 多增加一份額外收入
    網路無遠弗界,享受著在渡假的同時,透過網際網路還在不斷的增加收入
    http://joe80411.weebly.com/
    祝您順心 愉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