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5日 星期六

1.24 父母官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24 父母官

經歷數年的紛爭後,人們逐漸認識董建華保守的性格和思想。其實董建華在九六年宣佈角逐特首時,已不諱言自己是一名儒家追隨者。當時不少人覺得儒家提倡仁愛,沒有什麼問題。然而儒家的政治觀在近代一直受非議,那是因為孔子的學說特別著重人際間的和諧與秩序,強調每一個人要按其身份而作出應有的行為,不能越軌。可是儒家釐定的人倫關係並不平等,更強調百姓要忠君愛國,以致出現愚忠的弊端。香港則跟隨西方現代社會,強調眾生皆平等,不必服從統治者無理的要求,跟儒家格格不入。

此外,政府領袖的角色在中西文化亦不盡相同。在儒家政治觀裡,君主雖然高高在上,但理論上他有責任為人民謀幸福,公正廉潔地當一位「父母官」,也就是用家長的心態去「照顧」猶如孩童的廣大百姓。因此當董建華提出各項經濟大計和民生改革後,縱使被百萬人批評和反對,他只會當群眾是不懂事的小孩在胡鬧,無法理解他超越時代的「創見」。直到事情鬧大,過萬人在OO年走上街頭,他才被逼暫緩多項大計和改革。然而身為特區之首,他覺得他還是有責任帶領香港走出經濟低谷,不能做到一半便跑掉,遂自告奮勇地爭取連任。誰想到香港人毫不「體諒」他的「苦心」,只責怪他把經濟弄得如斯田地,請求他高抬貴手,別再幹下去。面對群眾的下台呼求,董建華說他「問心無愧」,聲言他不會不負責任地輕易離任,結果就像西方的一句話:「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心舖成的」。適值董建華為了保持社會團結與「和諧」,不惜「父為子隱,子為父隱」,不斷留任不獲公眾信任的梁愛詩、王䓪鳴、路祥安,以及後面將會提及的梁錦松等人。他或會覺得市民要求官員動輒下台只會令社會陷入內耗,不利全民團結對抗經濟衰退,公眾卻認定他只會護短。基於不同的價值觀和處事方式,大多數的香港人難免跟董建華出現鴻溝。

更糟的是,董建華不斷勸勉市民要為大局著想,少點「無謂」的爭拗,潛台詞便是要大家相信他,讓他這位「大家長」來一鎚定音,放手大幹。偏偏現代文明著重多元思想,讓各人和各個團體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經理性辯論來達至全民共識,而不是由一位「大家長」說了算。事實上,現代文明認為統治者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翁,並從性惡論衍生出一套彼此監督和制衡的權力,防止任何人掌握權力後墮落腐化。於是政府受到議員、法院、傳媒甚至普羅大眾的約束,避免統治者草率地把社會引向深淵。董建華上任初期拋出多個改革和大計,少不免引來各方的查問、質疑、反建議、甚至全盤反對。但他卻覺得社會上有太多「噪音」,太少「有建設性的批評」,使一切公眾諮詢徒具形式,說了等於白說。及後政府更突然在九九年「殺局」(廢除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奪去大眾參與市政服務的權力,並在地方議會(區議會)安插「委任議員」來增強「自己人」的聲音,好使社會團結一致去支持他。

情形就像董建華讚賞為「很有啟發性」的一齣很流行的大陸電視劇《雍正王朝》。劇中雍正皇帝要為「老百姓謀福」,施行多項新政,卻老是被一大群只顧私利的大臣從中作梗,只有幾名親信助他推行改革。殊不知香港已是多元世界,不是十八世紀的滿清皇朝,昔日老百姓對改革無從置喙,任由皇帝和大臣爭辯誰的做法對他們最好,今天每一位小市民都有權評彈及要求政府該走那一條路。董建華未察覺他所遇到的抗議,不僅是來自那些被指「為反對而反對」的民主派議員,更包括他所服務的升斗市民。歸根究底,董建華心底裡傾向威權統治,上台前便聲稱仰慕新加坡開國元首李光耀。他對民主自由毫不熱衷,還有意無意把社會倒退到廿多年前沒有民間壓力團體,較少「噪音」的封閉時代。

與此同時,董建華為了順利推行心目中的宏圖,不單把異議當作「唱衰」香港,還不惜繞過正當程序(due process)來實踐大計,只跟隨自己的心意來行事。九七年初,尚未就任的董建華便因為風水問題,率性地拒絕按照規矩遷入港督府官邸(即今天的禮賓府),長年留在他的私人家宅,跟數十戶尋常百姓住在同一幢大廈(嘉慧園),表現了董建華不愛跟隨制度的端倪。兩年之後,他為了一時的管治方便,不惜在居留權爭議中輸打贏要,請求中央釋法,讓法治制度打開缺口,導致人們憂慮日後終審庭若判政府敗訴的話,便可隨時藉釋法來推翻判決,使政府在對薄公堂時立於不敗之地(詳見第四章)。例如OO年終審法院判決新界鄉村的「非原居民」有權參加村代表選舉,輸了官司的「原居民」便仗著跟政府關係密切,嚷著要北京釋法來推翻判決,幸而官員沒有理睬他們。

說到尾,董建華不曾明白現代文明建基於對事不對人、理性、公正、開放的制度,由一套各方認可的遊戲規則(rules of game)去規範政府管治、上市公司、甚至是一場球賽。偏偏董建華未能領會公共行政這一套,總嫌制度礙事,若是逃不了規矩和制度的「羈絆」,便任意繞過制度而行,又或是索性推倒重來,草率地另創新制,期望日後以成果來辯解他最初的破格之舉。本來制度不等於一成不變,總有改良和創立的時候,無奈董建華破格的結果總是強差人意,空有想法和口號,隨便拋出一個鴻圖大計,背後根本沒有縝密的計劃配合,越弄越糟。以「數碼港」為例,他繞過正常的投標程序,將經營權私下交予盈動(即今天的電盈)。若計劃真的能帶領香港經濟轉型,日後便未必有人罵他侚私。只可惜高科技工業終究沒有在香港開花結果,科網泡沫爆破後更棄之如芥,徒讓電盈藉賣樓而賺個滿堂紅。然而董建華並不覺得他決定發展這門新興行業是亂點江山,只不過是他的下屬架空了他,沒有好好執行他的大計而已。於是董建華開始磨刀霍霍,向多年來「阻礙」他推行改革大計的政務官開刀,建立高官問責制,大肆改動文官制度。

(2237字)

目錄
上一章節:1.23 示威之都
下一章節:1.25 土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