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1.32 恨鐵不成鋼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32 恨鐵不成鋼

縱然香港人對董建華諸多不滿,可是他們卻要無奈地接受他連任,這就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疑團--明明市民怨氣衝天,為何董建華的最大政敵民主黨及其盟友(統稱民主派),竟然無力阻止不得民心的董建華連任,甚至得不到群眾大力支持呢?

今天民主派與「愛國」陣營(親共份子)勢成水火,但其實雙方早年並非如斯敵我分明。就在八十年代初香港出現「前途問題」時,部份民主派議員在當年便主張「民主回歸」,跟普羅大眾抗拒英國把香港交予大陸的想法有所出入。現在被中共視為眼中釘的李柱銘和司徒華,當年亦曾被北京統戰為《基本法》起草委員。然而雙方的蜜月關係到八九年發生六四屠殺後戛然而止,司徒華和李柱銘帶領香港人參與中國民主運動,前者更當上支援北京學生的組織「支聯會」(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主席至今,兩人均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而中國政府亦禁止兩人踏進國境。雙方從此分道揚鑣,結下難解的死結。

不過中共的舉措無損群眾對兩人的支持。畢竟六四屠殺令香港人太震撼,甚至掀起一股移民潮,有能力的人紛紛出走加拿大、澳洲、英國,甚至新加坡。在「民主抗共」的想法下,市民信任和倚賴司徒華和李柱銘,使他們帶領的民主派在九一、九五年兩次立法局選舉中均大勝而回。九四年兩人領導的「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更和另一盟友「匯點」合併為民主黨,令民主派聲勢一時無兩。雖然民主派在主權移交後因杯葛北京「另起爐灶」、由小圈子選出來的「臨時立法會」而被趕「下車」,但「失業」了十個月後(九八年五月),民主派於首屆立法會選舉中高票當選,在暴雨天之下投票率亦漲至歷史新高(53%)。工會(職工盟)代表李卓人當選後不禁高呼:「如果在別處出現這樣的投票率,已經是改朝換代了!」

可是好景不常,民主黨隨即陷入分裂。事緣黨內一班政治立場較激進、經濟政策較關注低下階層的「少壯派」,跟領導層(「主流派」)和溫和的「匯點派」鬧翻。先是少壯派在九八年底黨選舉中,突然推舉劉千石當副主席,把屬於匯點派的張炳良拉下馬。接著劉千石被指擁有雙重會藉(民主黨和同屬民主派的政治組織「前線」),擾攘了一半年後,領導層(主流派)決定把劉千石踢出黨,使黨內出現裂痕。後來少壯派跟主流派更為了最低工資的立場而鬧僵,彼此傾軋的新聞不絕於耳。結果曾健成、陶君行、陳國樑等少壯派相繼退黨,當中部份人輾轉加入「前線」,張炳良等匯點派亦淡出高層,另組智庫組織「新力量網絡」,並以退黨告終。一直到陳偉業於楊森當選新一屆主席翌日憤然退黨後(O二年底),民主黨的路線衝突才告一段路。但只消三、四年的光景,少壯派和匯點派雙雙淡出,剩下主流派獨撐大局,大批支持者不禁對民主黨搖頭嘆息,不明白同樣追求民主理想的兄弟,竟會同室操戈,恨鐵不成鋼。

其實群眾的失望並非偶然。在行政主導的掣肘下,全體立法會議員淪為花瓶,可做之事本來就不多。主權移交後復又受制於「分組點票」等緊箍咒,也無法像彭定康時代那樣,藉草擬私人法案去逼令官員推行新政策。董建華上台後,政府把立法會選舉由單議席單票制改為比例代表制,被指為針對得票每每過半的民主派而設,好使親共黨派(民建聯及工聯會)每區至少撈得一個席位,從而避免像九五年那樣,黨內「四大天王」只有陳婉嫻一人勝出的敗局,曾鈺成、程介南、譚耀宗均鎩羽而回。後來董建華更在九九年決定「殺局」(取消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把三級制的議會去掉中間的一層,從政空間大大收窄,使民主黨的內鬥雪上加霜,「第二梯隊」無法更上一層樓,年屆四十仍被主流派高層勸勉他們耐心等候晉升機會,繼續當一個權力有限、薪酬只有一萬多元的區議員。

除此以外,民主黨本身的表現也教不少市民失望--經濟上只替基層爭取福利,驅使富有階層和不少中產離棄民主黨,甚至覺得他們不懂經濟;反對人大釋法的立場,使討厭大陸新移民的選民對民主黨反感(詳見第四章);動輒要求失職官員辭職及頻繁地反對政府這個那個政策,令民主黨「逢中(國)必反」、「為反對而反對」的形象深入民心,叫部份人生厭;跟「井水犯河水」的支聯會關係猶如孿生兒,使民主黨難跟北京溝通,大部份核心黨員甚至不准進入中國大陸,雙方關係打了死結。更重要的是,當了十多年議員後,民眾仍覺得他們的議政水平不足,只會被動地回應政府的施政,讓他們當特首肯定好不了董建華多少。與此同時,中國接管香港後並未出現紅色恐怖。主權移交前李柱銘曾憂慮中共會拘捕他,司徒華也被指擔心未來而在加拿大流淚,結果通通被事實證明為杞人憂天(「溫水煮蛙」是另一問題)。既然共產黨沒有香港人想像那麼害怕,解放軍進城後也乖乖駐守軍營內,絕少外出,遑論搗亂,香港人的恐共情緒自然冷卻下來。這一切均導致民主黨在OO年選舉中,比兩年前流失近三成選票(十七萬票)。

到了第一屆特首任期即將完結時,四分五裂的民主黨及其盟友並沒有在北京圍堵下,嘗試挑戰不得民心的董建華,純粹在街頭呼喊要求普選,讓董建華毫無難度地順利連任。事實上,民主派經營了十多年,仍無法培育一名能服眾和具魅力的新一代領袖挑戰董建華,甚至當元老級的李柱銘決定在O二年底退下黨主席身份時,竟然沒有人競逐,你推我讓下才讓楊森勉強接棒。在這情形下,怎能教選民對民主黨再寄以厚望?

此起彼落下,中共扶植的「愛國」政黨民建聯日漸抬頭。有別於民主黨爭取抽象的民主理想,民建聯在六四屠殺後的劣勢下艱苦經營,在地區建立人脈關係,藉提供大量街坊服務(反正他們的財源不缺),攏絡民心。不僅如此,民建聯還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講求穩定和諧的政黨,集中民生議題。在經濟陷入衰退的亂世中,此舉贏得不少害怕混亂、厭惡多元「噪音」的保守市民支持。加上得力於比例代表制的庇蔭,民建聯在OO年的選舉中雖然遇上副主席程介南被揭發以權謀私的醜聞(其後程介南被判入獄),而政府也因為短樁醜聞、民調風波及示威不絕而民望低落,但一向支持政府的「保皇黨」民建聯的得票數目,反能輕微上升,跟暴跌十七萬選票的民主黨形成強烈對比。身兼支聯會主席的民主黨元老司徒華,竟以四千多票不敵勞工議題掛帥的民建聯/工聯會代表陳婉嫻。縱使司徒華仍能按比例代表制晉身立法會,卻足已教民主派面目無光,形勢笈笈可危。哪怕支持民主的大不乏人,但民主黨已無力把他們的支持轉化作選票,整體投票率較兩年前大幅下挫。

〔圖表廿五 各政黨的民望 1997-2002〕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
(請click圖表放大)

(2524字)

目錄
上一章節:1.31 民憤難洩
下一章節:1.33 凡事不吉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