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2.6 梁錦松上台

第二章 算帳
2.6 梁錦松上台

根據曾蔭權在O一年初制訂他自己的最後一份預算案,政府預計來年(O一/O二年度)的赤字只有三十億,結果一年後「埋單計數」,接任的梁錦松面對的赤字是前所未有的六百三十多億,財政狀況即時響起警號。事實上,除了剛經歷金融風暴的九八/九九年度外,香港從未試過超過一百億元的財赤,歷年來的財政大多留下盈餘,赤字十分罕見。即使是新機場建設的高峰期,赤字亦不過數十億元而已,但這已教中國政府諸多不滿,生怕英國人遺下大批債務給未來的特區政府。因此赤字一下子飆升至六百多億,委實教財金官員嚇了一跳,情況令人憂心。

導致突如其來出現龐大赤字的原因甚多,例如股市低迷,逼使政府推遲地鐵第二期上市,白白失去一百五十億元的「應急之錢」。金管局亦投資失誤,貢獻過百億的投資收益在這一年幾乎化為烏有,差點累及政府賠掉小部份老本。樓市則一蹶不振,連居屋也要第二度停售來托市,地價收入自然「江河日下」。更不幸的是,美國發生了九一一恐怖襲擊,非但要特區政府在十月施政報告一擲百多億去刺激市道(實際金額沒有那麼多,詳見上一章),也打擊了本已疲弱不堪的全球和香港經濟,繼而影響各項稅收。接二連三的打擊下,財赤不大幅上漲才怪。

O一年五月,梁錦松正式上台就任財政司長。最初他甚少談及赤字問題,講的多是香港要怎樣經濟轉型,說最要緊的是「整大個餅」(把餅弄大)。對於財政狀況,他只說政府不會「開倉派米」,少談赤字。相比之下,倒是他的前任曾蔭權對財赤比較緊張兮兮,在任內力指財赤問題嚴重。然而半年之後,經濟急劇轉壞,赤字高達前述的六百多億。從此梁錦松不得不面對財政匱乏的問題,整天把「滅赤」掛在口邊,而他的首要任務將是如何籌劃O二/O三年度的首份預算案。

其時巨額赤字來得突然,公眾還未完全意識到問題有多嚴重,梁錦松遂在O二年三月初宣佈預算案前夕,營造赤字龐大、需要加稅的緊張氣氛。先在二月中由庫務局長俞宗怡領導的「檢討公共財政專責小組」,公佈花了兩年時間完成的「結構性財政赤字檢討報告」。報告內容直指財赤高達六百多億,情況繼續的話,七年後財政儲備便會敗光,二十年後香港更要揹上兩萬億元債務,因此政府非要立即開源和節流去滅赤不可。如此推算雖是幼稚得很(難道香港經濟在往後二十年仍長期凋敝嗎?),卻足以引起全城辯論,連曾蔭權也幫忙開腔,說這次不是「狼來了」,「狼」已待在這裡。半個月後,也就是宣讀預算案前五天,「擴闊稅基委員會」也提交了報告,建議政府可向薪俸稅和差餉打主意,並獻計開徵陸路離境稅和銷售稅來擴闊稅基。在經濟不景下,加稅的提議讓小市民感到百上加斤,被有關討論嚇個半死,尤以銷售稅最受爭議。

然而梁錦松的首份預算案沿用了前任曾蔭權的「狼來了」策略,除了大眾支持的陸路離境稅準備一年後實施外,「擴闊稅基委員會」的一切加稅建議全都備而不用,還公佈六十多億的「利民紓困」措施,讓大眾鬆了一口。他還在預算案演辭裡巧妙地運用七十年代的《獅子山下》一曲,勉勵大眾努力面對艱難,掀起一陣懷舊熱潮,使他的民望隨之創下新高。可是實際上,他已在磨刀霍霍,嚴格控制政府本身的開支,因為他明白沒有節流的舉動,公眾不會接受他加稅開源。所以他這邊廂向普羅大眾派發六十多億元的「糖」(紓困措施),那邊廂向公務員「下毒手」,計劃半年後叫十八萬公務員集體減薪,藉此年省六十億元。他還定下O六/O七年度平衡預算的目標,經營赤字和綜合赤字屆時將一概轉虧為盈,並勒令各部門的開支增長,要比曾蔭權兩年前定下的幅度更低,好使政府支出增長得再慢一點。

結果這份大眾尚算滿意(滿意、中立和不滿的市民各佔約三分一)的預算案還是留下了污點,公務員工會固然不忿梁錦松繞過既有的薪酬調整機制而片面宣佈減薪,以及公務員本身被視為財赤的「罪魁禍首」,普羅大眾則不滿公務員不肯共渡時艱,令社會開始分化。至於四年後成功滅赤的目標,則被指過份樂觀,沒有必要按照董建華的任期在O七年屆滿而定下「不可能的任務」。事實上,預算案公佈後半年(O二年秋季),財政狀況益發惡劣,梁錦松預計的四百多億赤字,看來將升至破紀錄的七百億。一年前才跌破四千億元的財政儲備,也快將跌穿三千億了,逼使梁錦松把曾蔭權定下的「儲備下限」大幅降低至兩千多億(十二個月的政府開支),以圖減輕市場對聯匯快將失守的恐慌。復甦既是遙遙無期,稅收自然不住萎縮,已經押後一年的地鐵第二期上市更被擱置,要無了期等待地鐵和九鐵合併後再說。連同十一月推出的「孫九招」托市,停售土地一年及無限期停售居屋,導致庫房損失高達數百億的賣地收入,赤字勢將如雪球般越滾越大,讓梁錦松在O三年初更急於滅赤。

(1862字)

目錄
上一章節:2.5 潛伏的危機
下一章節:2.7 脫鉤的爭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