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1.29 細價股事件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29 細價股事件

當政府公佈問責官員名單時,部份高官已明言新制度需要數個月的「磨合期」。果然不出所料,問責制實施還不到一個月,已經出現問題。

七月廿三日,被邀請加入行政會議、跟董建華組成執政聯盟的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在電台節目中公開抱怨,彷彿執政團隊內訌。事緣多位新任局長上任前後,跟傳媒大談工作大計,當中尤以從商界跳槽過檔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提出公共交通費用「可加亦可減」,最為人注目。由於這些大計事前並未在行政會議討論過,田北俊毫不知情,於是他忍不住公開討價還價--除非事前他有份參與決策,否則休想他跟其黨友在立法會投票支持政府。事實上,在田北俊的眼中,行政會議等同「內閣」,他和民建聯、工聯會的代表擠身行政會議內,形同「執政聯盟」,擁有參與制訂政策的權力。結果董建華要在四天之後的閉門高官集思會內安撫田北俊。不久田北俊便投桃報李,宣佈辭去聯合向政府爭取紓困措施的「八黨聯盟」的召集人身份,替特區政府減去來自立法會的壓力。然而人們已開始懷疑問責團隊內,人人各懷鬼胎。一年之後,田北俊便懾於數十萬人上街的力量,跟董建華割蓆(詳見第四章)。

不過相比之下,內訌傳言對問責制的打擊,遠遠及不上同期發生的「細價股事件」(亦稱「仙股事件」)。集思會前一天,股市出現「細價股災難」,部份股份一天之內大跌八成股價,市值損失五十八億。起因是香港股票交易所(港交所)在七月廿五日公佈改革股市的諮詢文件,建議價股長期低於五角的企業,須在一年後在股市中除名。結果觸發細價股在翌日恐慌拋售,三百多間股價低於五角的上市公司中,有一半股價大跌。

事後人們紛紛指責文件不合理之處,例如五角的定價太高等。上任不足一個月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空降局長馬時亨在股災當天,嘗試安撫股民,聲言改革文件純屬諮詢,不一定實行,然後在翌日跟隨一眾高官參與在屯門黃金海岸酒店舉行的集思會。不過人心仍然虛怯,馬時亨只好在第二天的集思會提早溜走,跟港交所主席李業廣和證監會主席沈聯濤開會,並隨即決定將諮詢文件裡的除牌建議抽起,不作考慮。

接下來的問題便是誰要為這場人為股災負責,以及當局會否賠償等。可是多位高層對此一直迥避,並在股災後第三天,由財政司長梁錦松出面,把所有責任推到港交所行政總裁鄺其志身上,被人質疑此舉是要保護他的大學同窗馬時亨,其後馬時亨更直指鄺其志不曾在公佈諮詢文件前通知他。不過一度官拜「資訊科技廣播局」局長、被美譽為「神童」的鄺其志可不是省油的燈,他在兩天以後在立法會解釋細價股事件時,先向公眾「致萬二分歉意」,然後向梁錦松等人還擊,揭穿沈聯濤的謊言。事緣沈聯濤曾聲稱他沒有向港交所指示細價股應在什麼價格除牌,結果鄺其志公開披露他跟沈聯濤討價還價的過程,宣稱沈聯濤要一元以下的股份通通革除,比引致股災的建議除牌門檻(五角)還要高。同一時間,馬時亨在議員的追問下,改口承認他收過諮詢文件的撮要,只是文件過多,他沒有看到。他亦坦承他曾在報章得悉五角除牌的消息,卻推搪沒有證券業代表在「飯局」裡,向他反映建議的細價股除牌機制有任何問題。

至此梁錦松、馬時亨、沈聯濤皆吃不了兜著走,政務官出身的鄺其志則還了自己清白和卸掉部份責任,間接讓問責制裡備受排擠的一眾政務官舊同事,吐了一口烏氣(傳聞鄺其志因不滿董建華私相授受「數碼港」而突然離開官場)。人們對梁錦松偏袒私交甚篤的馬時亨、將責任推卸給下屬的態度不以為然。特區政府亦深知事件激起了民怨,迅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是個多月後的調查報告,把大部份責任推給鄺其志,其他人的過錯則輕輕帶過,甚至以「廣東話不佳」為由,替沈聯濤開脫被鄺其志踢爆的謊言。於是馬時亨乘機拒絕致歉,強調自己沒有失職,惹來全城公憤,逼得馬時亨在廿四小時後,向公眾作九十度鞠躬道歉。不過災難並未完結,新聞處官員竟然只邀請個別傳媒攝下馬時亨道歉的情形,其他記者則拒諸門外,令人對政府更反感。本來不是所有群眾認為馬時亨罪該下台,可是他在立法會上前言不對後語,連一句真誠道歉也忸怩了廿四小時才肯說出口,這一切足以讓他繼梁愛詩以後,另一位民望長期處於谷底的問責高官。直到多年後離職前夕,馬時亨的民望才能「洗底」回升。

然而影響更甚的是,香港人經此一役,對實行沒多久的問責制信心破產,覺得董建華態度依舊,不會讓高官為事故問責下台,董建華甚至親口說調查報告「詳細解釋了事件跟問責制無直接關係」。正如鄺其志在調查報告公佈後說的一句「公道自在人心」,人們已經無法容忍董建華一次又一次替下屬開脫。無論如何,鄺其志在十一月宣佈O三年約滿後離去,沈聯濤則獲政府續約留任。

(1855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六 十個問號
下一章節:1.30 新界的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