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1.27 連任鬧劇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27 連任鬧劇

就在董建華的評分於OO年中首次跌破合格水平之際,北京卻已打算逆香港人意願而行,部署董建華連任,並替他肅清一切障礙。雖然董建華上任前堅稱只做一屆特首,不過經歷金融風暴後,強烈的使命感叫董建華不能一走了之,把爛攤子撒手不管。對北京來說,中央政府還未意識到這是「紅」與「專」的問題,也就是忠心與才幹的取捨,孰該優先考慮--無疑董建華忠心耿耿,「信得過」,奈何其管治能力早已遭香港人逅病。結果江澤民依舊寵信他的上海幫(董建華),不肯認錯,還強撐到底,非要等到其接班人胡錦濤上任後,北京才懂得撥亂反正,於O五年初急急把董建華趕下台。

當然中共已深知董建華贏不了民心,所以他們計劃把所有有力挑戰特首寶座的人,逐一掃除和勸退,頭號打擊對象就是董建華的副手陳方安生。位居政務司長的陳方安生,是第一位攀升到這個位置的華人,主權移交前夕被國際社會捧成「香港的鐵娘子」(Hong Kong's Iron Lady)。由於她的地位僅次港督,亦是公務員之首,遂被視為香港制度的保護者。當她在九六年底答允董建華的邀請而留任後,外界即視之為「平穩過渡」,「董陳配」成為一時佳話。不過董建華上任沒多久,兩人不咬弦的消息不逕而走,一向不信任「港英餘孽」的「愛國」人士乘機為董建華抱不平,或明或暗批評陳方安生「不合作」,「董陳配」淪為「董陳怨」。

就是這樣,民望高企的陳方安生,「功高震主」,成為董建華連任的心腹大患。雖然她曾在屆滿退休之年得到董建華挽留,留任到他第一屆任期完結(O二年六月)才離去,可是她在OO年九月底突然被召上京,接見她的副總理錢其琛公開明示她與公務員要「更好地支持董建華」,傳媒則繪影繪聲地報導她在閉門見面時,被錢其琛和港澳辦主任廖暉訓斥了一頓。結果三個多月後,陳方安生宣佈她不等待任期結束,提前在O一年五月離職。雖然被譽為「香港良心」(Hong Kong's Conscience)的陳方安生否認因為要做違背良心之事,才突然掛冠求去,但她直認有人在挑撥離間。事已至此,陳方安生明顯然得不到北京的「祝福」,「競選」特首只屬自討沒趣,於是董建華連任路上除去一大勁敵。而陳方安生離任後,由財政司長曾蔭權接任,其空缺則由來自銀行界的梁錦松空降填補。

另一方面,早在陳方安生被京官訓斥前,社會上便謠傳過工商界有人上京打董建華小報告,毛遂自薦取代他,甚至組織「倒董基金」。這是因為商界不敢得罪北京,表面上要「挺董」,但心底裡卻瞭解董建華有多不濟,遂私下北上「倒董」。只是一眾商賈的「小動作」皆不得要領,全城富豪反而在OO年六月通通被召上京,恭聽江澤民教導他們要「支持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的「聖訓」。往後香港的趨炎附勢者亦乘機配合中央意旨,大發「挺董」謬論,例如「他不做(特首),誰會做?你做得來嗎?」、「他累積了多年的經驗,比誰都優勝」、「他為香港勞心勞力」、「董先生落實一國兩制也很成功」、「他要做的事還未做完,需要多五年時間」、「換了人就可以解決問題嗎?」等等。最後代表商界的自由黨主席田北俊也要為董建華幫腔,說出「人無十全十美」等牽強理由來支持董建華連任。

結果香港人在陳方安生被打壓、工商界無人敢站出來挑戰後,眼巴巴看著董建華連任。事實上,除了陳方安生之外,普羅大眾實在想不到理想的特首替代人選。過半選民即使投票給民主派,心底裡始終覺得他們只宜搗蛋制衡卻非治國人才,民主派本身也無法推舉一名合孚眾望的「候選人」。另一方面,部份激進的民主派聲言杯葛「小圈子選舉」,組織了「反董連任大聯盟」,發起簽名運動和絕食靜坐,卻只有不痛不癢的半點漣漪。如此一來,哪怕小市民於O一年十月致電電台的烽煙節目,直接勸董建華不要連任,社會運動家「長毛」梁國雄和議員劉慧卿也在立法會內喊他下台,他還是偏執地說要「堅定不移為香港做事」。兩個月後,董建華宣佈角逐連任,多位中央領導人隨即公開支持他。

雖然第二屆特首「選舉」的「選民」從四百人增加一倍到八百人,但無可奈何的香港人已不再像九六年那樣天真,看穿了特首「選舉」不過是北京操控的把戲。早在特首「選舉」前一年多(OO年十月),香港的有線電視記者張寶華便在北京當面追問江澤民,是不是要欽點董建華連任,氣得江澤民破口大罵,用英語斥喝她和其他香港記者「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太簡單,有時幼稚)、「too young」(太年輕),還高喊「I'm angry」(我憤怒了),就是不肯承認他要欽點董建華連任(事後張寶華一罵成名)。後來不知是北京省掉門面功夫,免得節外生枝,還是沒有人願意假戲真做,站出來跟董建華陪跑,第二屆特首「選舉」由始至終只有董建華一人參與。就是這樣,篤定連任的董建華索性不出席民間舉辦的論壇,甚至一度聲稱他不需要任何政綱,只需在宣佈「參選」的造勢大會裡,和妻子董趙洪娉細聽歌星譚詠麟等八人表態支持他連任,親共富豪霍英東更把預先準備的演詞拋掉,直接高呼:「我挺董!」。最終董建華在八百名選委中,一口氣拿下七百多人的提名,封殺其他人的提名機會(需要一百人提名才能競逐),使這場「選舉」淪為一齣「獨腳戲」,氣氛跟五年多前大異其趣,還變相把公開提名等同記名投票,工商界縱有不忿也不敢不提名他(提名名單見外篇廿七)。可悲的是,董建華得到七百多人提名以後,使他以為自己真的眾望所歸,被自欺欺人的小圈子選舉所瞞騙。

在角逐連任期間,董建華曾許諾他會「急市民所急,想市民所想」。結果諾言久未兌現,經濟益發惡劣,他卻反而另啟爭端,為大眾毫不焦急的廿三條立法而大費周章。難怪普遍香港人覺得董建華連任簡直是夢魘成真,五年災難變成「十年浩劫」(文代大革命的別稱)。可笑的是,當年挺董的人,在他連任後開始見風駛舵,一個接一個靜悄悄地離棄他。好像曾在O二年一月特首選舉諮詢會裡,勸勉董建華把不聽話的人「out左佢」(趕走他)的鄉事派簡炳墀,一年半後便變臉混在數十萬高叫「董建華下台」的七.一大遊行中,大方地接受電視台記者的訪問,忘記自己曾是七百多個簽字提名董建華連任的其中一人。同樣提名他連任的何鴻燊,更在他下台後說自己七年來掩著良心,說了贊同董建華「八萬五」建屋大計的謊言,不可謂世態炎涼。


〔圖表廿三 彭定康、董建華與陳方安生的民望對比 1994-2001〕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

(請click圖表放大)

(2431字)

目錄
上一章節:1.26 紫砂茶壺
下一章節:1.28 高官問責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