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1.30 新界的牛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1.30 新界的牛

在第一屆任期內,董建華等人愛把眾多問題推諉於港英時代埋下的地雷和金融風暴,然則其一手炮製的高官問責制,還不到三個月的歷練,便已出現信任危機,難怪人人都在質疑這位聲稱不愛搞政治的「慈祥老伯伯」的管治能力。

要說董建華辦事能力的缺點,香港人大概可以「如數家珍」,其中最明顯的問題是志大才疏。無疑董建華志向很高、心術正直,從來沒有人懷疑他改造香港的誠意,可是先不談他的價值觀跟香港人有多不同,也別說他的改革目標是否正確,即使找對了方向,也低估了改革的難度。有學者形容,每一項改革,董建華常常用上蠻力強推,不懂因勢利導協調各方,最終惹來各界人士強力反彈,陷入兩難局面--要麼像推行母語教學那樣,繼續嚴厲執行,忍受一代接一代的家長咒罵,要麼像公務員改革那樣,被過萬名公僕上街遊行而震懾,急急打退堂鼓。當朱鎔基在O一年以共產黨的辦事效率(專制政府做事不用受各方監督制衡),指香港「老是在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群眾迅即據此批評董建華處事優柔寡斷。人們紛紛埋怨董建華「好心做壞事」,聽到「改革」兩字便皺眉頭。

儘管如此,董建華卻理直氣壯地認定他的鴻圖大計本質不壞,只是不懂包裝而已,只需改善公關技巧,取悅一下公眾即可。於是一直自稱不屑做戲、討厭政治的他,一度東施效顰地模仿前任彭定康的落區親民舉止,人家吃蛋撻喝涼茶,他就吃馬仔(薩奇瑪),效果差勁,沒多久即放棄。除此以外,董建華是一名絲毫沒有魅力的領袖,用帶點外省口音的廣東話,毫無抑揚頓挫地讀出味同嚼蠟的演詞,教人呵欠頻頻,無法在經濟逆境中激勵人心。董建華這些缺陷,在沙士抗疫時期表露無遺,其時人們根本不想在電視上看見他的尊容,對他的一字一句極不耐煩。

然而公關差勁只是小節枝末,董建華拙劣的處事風格更叫人不滿。例如他作風毫不透明,非但不願向社會解釋清楚施政方向,連他身邊的高官也不大了解他的想法。當中最經典的例子便是「八萬五」建屋大計是否取消,官員互相矛盾,鬧出「不存在」的風波,觸怒了群眾。再者,生肖屬牛的他剛愎自用,嘴裡常掛著「市民享有言論自由,容許批評政府」、「我已經聽到你們的聲音」、要「急市民所急,想市民所想」,最後還是依然故我。這種做法,顯示董建華覺得公眾有機會表達意見,已經很不錯了(特別是比起大陸民眾而言),至於意見是否接受,則由他決定。偏偏不少政府拒絕接受、聽不進耳的民間意見(特別是廿三條立法時期),市民都覺得合理不過,董建華不採納反而是無理,是冥頑不靈。於是人們感到無奈和氣結,覺得說了等於白說,政府不會理睬,所有諮詢都只是一場戲,無怪乎香港人開始流行兩句話:「意見接受,態度依舊」。

可笑的是,董建華一面叫香港人團結,他自己則像鴕鳥般,終日埋首於「土共」和商賈的圈子裡,把民主派邊緣化,連見個面也盡量迴避,遑論私下接觸。普羅大眾質疑其政策時,他便指斥人家把事情「政治化」、叫對方「放心好了」。當民眾對他越來越不滿,他卻自視為高瞻遠矚的智者,說:「若你受到四面的批評,表示你做對了事,走對了路」,還著反對者「不要光是罵,要提出『建設性的批評』」。面對搞了數年仍是爛攤子的局面,他便以經驗不足、需要磨合等為藉口,並責怪前朝英國人留下地雷,無視比起治安敗壞的澳門,英國已經比葡萄牙有「良心」得多,留下被喻為「埃及妖后的嫁妝」的數千億豐厚儲備,遠超中國政府要求的數百億元。他每天辛勤工作,為香港賣命,絕少休息,累積大量假期,還未正式就任便已換來「七.十一」(從早上七點工作到晚上十一點)的外號,卻始終贏不了社會大眾的支持或尊重。眼見董建華勞心勞力,販夫走卒只想到一句話:「新界的牛也夠勤力!」--再多的辛勞,不等於有用。

經歷多年的苦難,香港人終於得到沉重的教訓--「慈祥的老好人」,不等於是一個稱職的領袖。人們終於明白他們需要的不單是一個好人,而是一個能幹的好人。

(1553字)

目錄
上一章節:1.29 細價股事件
下一章節:1.31 民憤難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