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2.3 同工不同酬

第二章 算帳
2.3 同工不同酬

當特區政府決定堅守聯匯後,代價便是全城承受「減價」的壓力。不論樓價、工資或貨品價格,無一例外。這是因為港元的幣值在金融風暴後,頃刻間較鄰近地區高了一截,削弱了出口競爭力,同時鄰國幣值驟跌,令進口貨變得便宜。故此香港進入通縮年代,由「官鱷大戰」後到O二年底為止,消費物價指數一共下滑了一成多,卻還未看到隧道的盡頭(通縮要到O四年七月才告終)。

那麼由誰來承擔「減價」的壓力呢?面對削價的威脅,僱員不願減薪、業主不肯減租、商人不欲減價,甚至連政府也不想減免各項收費,彼此都在逃避「減價」的「責任」。結果各種價格的調整步伐不一,出現了經濟學家說的「頑固」(rigidity)。部份人和機構仗著議價能力較強,或是制度的庇蔭,僥倖避過「減價」一劫,成為通縮年代的大贏家,金融風暴對他們的打擊有限。議價力最弱的一群,例如被裁員的打工仔和小商家,則成了時代的犧牲品,承擔較大的「減價」壓力。而壓力之大,足以取去他們的性命,以破產自殺收場。最終社會上出現了不公平的現象,還因為彼此推卸「減價」壓力而掀起大大小小的爭端,考驗著董建華政府擺平各方既得利益的能力。這是官員干預股市前,很少人能預見得到的情境。

薪酬是通縮期內,其中一項承受巨大「減價」壓力的「物價」。由於港元在金融風暴過後太昂貴,企業需要壓低工資支出來恢復國際競爭力。湊巧香港經濟與人工低廉的中國大陸日趨融合,更令本地僱員的薪酬「抬不起頭」。然而香港的打工仔在金融風暴前的高通脹年代,已習慣年年大幅加薪,按照人力資源管理學會的計算,九六年以前員工每年加薪一成是等閒事,要他們在經濟逆轉後一下子薪金長期凍結,還遭到減薪的威脅,不期然士氣低落。每間公司的優秀員工皆萌生去意,不願長年留在某間機構,因為只有藉跳槽來升職,才有機會加薪。事實上,不少上班族在OO年趁著科網熱的短暫興旺,急不及待要求僱主加薪,分享經濟「復甦」的成果,足見當時打工仔仍未習慣連年凍薪。在這情形下,僱主勒令員工集體凍薪儼然極限,要是下令全體僱員不論良莠,一刀切減薪兩成來維持競爭力,更是強人所難--須知道很多員工沒有轉職,純因外面「風大雨大」,難找薪酬相若的新工作,更何況不少人都在吃力地償還住所貸款(按照「合約精神」,業主還款額是不會因通縮壓力而削減)。倘若薪酬被砍掉兩成的話,優秀員工便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企業只剩下走不動的「老弱殘兵」。

可是老闆們終究要想辦法來減省成本。既然集體減薪對機構損害最大,那麼公司的主管只好把「減價」的壓力,透過裁員而讓一小撮不幸的下屬來承擔。而更流行的做法,就是不再增補另謀高就或退休的員工,把離職員工的工作由留下來的同事分擔,這樣僱主就不必集體減薪或裁員,仍可節省薪酬開支--反正大多數公司莫不趁著人浮於事,取消發放加班費,可謂「一舉數得」(見圖解五)。因此保住飯碗的打工仔,工作量和工作時間不斷加重和延長,甚至即使無事可幹,也刻意晚點下班,以免上司覺得他們是可以炒去的冗員。就是這樣,員工「秘撈」(偷偷到外面兼職)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但比起裁掉的同僚,他們仍是幸運的,哪怕每天下班時天色已黑,他們尚有能力償還按揭,免被負資產吞噬(詳見外篇四)。值得一提的是,金融風暴過後流行「自我增值」,這四個字既是管理學名詞,也隱含著港元幣值比鄰近地區高了一截,故此員工要急急增值(如增強工作能力、延長工作時間),以抵消高昂的成本,讓僱主覺得划算。

另一個老闆常用的削減成本招數,就是壓低新晉員工的薪酬。反正那是「人搵工」而不是「工搵人」的年代,僱主不愁沒有選擇。於是不幸被裁掉的中年失業者,很多只能找到一份薪金被大削的新工作,又或是被逼轉行去當的士司機之類。至於剛畢業、沒啥工作經驗的年輕人,更是全皆遭殃。金融風暴前的大學畢業生,盡是月入過萬的天之驕子,而且前途無限。可是在O三年經濟最惡劣時走進「社會大學」的大學生,一樣的才幹,薪水只有學兄學姊的五到七折,不少人甚至要「紓尊降貴」,找一份六、七千元的低微工作,跟中學生爭飯碗。被視為最有前途的專業如醫生、律師、建築師、會計師等也無一例外,薪水固然被砍,工作機會亦不多,晉升階梯更是一片黯淡(年長一輩誰捨得離開舊公司的庇蔭,到外面另找薪水少一截的工作?)。最終各行各業出現了「同工不同酬」的不良現象--同樣的工作量,只因在金融風暴前早出道一年,舊人便可比新丁領著高出一截的起薪點。

除此以外,老闆們還想到其他招數來減省成本,例如取消各種員工福利,把年終雙糧改為按業績發放的花紅。僱主還想到只用一到兩年的短期合約來聘請伙計,藉此省掉如醫療保險的福利開支,更可方便裁員--當合約屆滿時,倘若機構需要再削減開支,便可堂而皇之拒絕續約,避免僱員罷工的威脅,「乾手淨腳」得很。至於合約員工,縱使表現出色,也未必可以轉作長期僱用,純粹視乎公司的「預算」多寡。這些招數,全是一眾「無良僱主」不欲直接向全體員工一刀切減薪而採取的權宜之計。到了最後,業績欠佳的公司當然會毫不猶豫地把工作外判,關掉整個部門。一些僱主更索性大刀闊斧地裁員,在「同工不同酬」下,把經驗豐富、但薪酬「過高」的中年人炒掉,由「平、靚、正」的下屬替補(見圖解五)。有「良心」的大企業則會以較豐厚的「退休金」,利誘中年以上的員工提早退休。還有一些保守的老闆以保障舊人為主,「遲來先走」地辭退新人。要命的是,身為全城最大的僱主,特區政府因為財赤的緣故,也當上「無良僱主」,想盡辦法向公僕開刀,這一點以後再詳述。

基本上,各種職位的「市價」已暴跌兩、三成以上,其幅度已反映政府鎮守聯匯後帶來的「減價」壓力。只是大部份保住職位的打工仔因為老闆採納凍薪和增加工作量的策略,沒有向他們開刀,讓他們依舊能領著泡沫年代的高薪酬,逃避了「減價」的壓力。然而他們知道跟「市價」相比,自己的薪金高了一截,加上「供樓」(償還房屋貸款)的負擔,使他們不敢貿然跳槽,害怕找不到另一份同等高薪的工作,莫不拚命保住手中的飯碗。無論如何,只要僱員沒有被裁掉,又能避過減薪厄運的話,便可在通縮期內,享受更大的實質購買力,變相加了人工--雖然他們因悲觀的心情而不敢多點消費,工作壓力也比從前大。至於誰能多領實質工資,則很多時候是一個人的際遇使然,不一定跟工作能力有關。

不管怎樣,各大機構舊員工的減薪步伐緩慢,非要等到「同工不同酬」現象消失以後,調整才算真正完成。奈何自O三年經濟復甦以後,此現象繼續存在,遺禍甚深。特別是年青一代,他們第一份工作的薪水仍受通縮期的「同工不同酬」影響,教人氣煞,間接導致學者呂大樂論及的「世代之爭」(見第八章)。

〔圖表廿六 物價消費指數 1991-2002〕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http://www.info.gov.hk/censtatd)〕
〔圖表廿七 大學畢業生平均入職薪酬 1997-2003〕
  〔資料來源:合眾人事顧問〕
〔圖解五 部份僱主省錢招數〕
(請click圖表和圖解放大)

(2659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八 聯繫匯率
下一章節:外篇九 通縮的由來


圖表廿六 物價消費指數 1991-2002


圖表廿七 大學畢業生平均入職薪酬 1997-2003

1997:$12000~$15000
1998:$12000~$14000
1999:$10000~$12000
2000:$10000~$11000
2001:$ 8000~$10000
2002:$ 7000~$ 8000
2003:$ 6000~$ 7500


圖解五 部份僱主省錢招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