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2.1 財赤

第二章 算帳
2.1 財赤

踏入二OO三年,疲憊多年的香港經濟看來將雪上加霜,因為特區政府正為了消滅財政赤字而準備不論貧富,向全體六百萬市民開刀。一月八日,特首董建華宣讀第六份施政報告,花了頗大篇幅去列明財赤危機的源頭、後果和解決方法,還刻意把這份施政報告的宣讀時間,從慣常的十月份,挪後至一月,以便跟三月份公佈的財政預算案相應配合(請留意,董建華又一次因為一時需要,改變歷年規矩)。綜觀這份施政報告,九成篇幅都是經濟和滅赤事宜,半個月前激起十萬人支持或反對的廿三條立法,只有寥寥兩段提及。至於其他議題,更是隻字不提,足見董建華對滅赤有多著緊。

儘管當時政府已在不斷收緊開支,但坊間預計該年度(O二/O三年)的赤字,勢將錄下破天荒的七百多億港元(最終是六百一十多億,只是史上第二大)。在經濟不景下,政府稅收大幅萎縮,令官員「逼不得已」地向市民的荷包打主意,天天向大眾嚇唬要開源(加稅)和節流(削減開支)。可是滅赤的討論反過來叫民眾更加悲觀、更加煩躁,連堂堂特區政府也受經濟衰退波及,自顧不暇了,小市民的情況豈不更糟?不少人雖然理解庫房緊拙,可是一個五年來無力振興經濟的政府,一個民望極低、香港人一致認定為無能的特首董建華,居然還厚著臉皮來「討錢」,「壓榨」生活本已艱苦的普羅大眾。為此人們少不免怒氣難消,容易躁動。就在財政預算案公佈後第四天,財政司長梁錦松被傳媒揭發「偷步買車」來避稅,民間的盛怒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原先梁錦松拿著入不敷支的帳目向群眾「算帳」,要加這個稅減那個開支,這下可輪到群眾反過來跟梁錦松算帳,質疑他的誠信,特區政府的權威隨之掃地,最終逼使他掛冠求去。

這一章將嘗試剖析赤字的原因,並理解梁錦松為了滅赤而掀起的各方爭論,以及梁錦松買車風波的始末。不過在此以前,我們不得不先認識「聯繫匯率」(聯匯),也就是特區政府的貨幣匯率(港元)政策。這是因為聯匯不但對香港經濟舉足輕重,也是特區政府急於滅赤的最根本因由。不少香港人,甚至高官本身,都把金融風暴後的痛苦歸咎於從前的泡沫經濟,說這是樓市崩潰的後遺症。但實情是,這些問題很大程度是聯匯作怪,既催生過去的泡沫,也窒礙後來的復甦。把港元鎖緊在1美元兌換7.8港元的聯繫匯率其實是一把雙刃劍,雖然它帶來港元較穩定等好處,可是伴隨而來的副作用倒是不少。例如金融風暴過後,表面上香港避免了東南亞各國的動盪,但代價是漫長的通縮期。全城上下陷進「減價」的壓力,但礙於人們和制度的「頑固」,使社會不斷內耗(例如爭論公務員減薪)和出現不公平現象,拖慢了經濟復甦。相比之下,南韓雖在金融風暴蒙受重創,卻能夠在「手術」(讓韓圜大幅貶值)後急速復甦,跟只靠「吃藥」(靠內部「減價」)而不肯動「手術」的香港相比,痛苦期短得多。

到了最後,O一年開始忽然出現的巨額赤字,大大消耗財政儲備,使建基於大量儲備的聯匯制度陷入垮塌的危機,繼而經濟大亂,過去數年苦撐的努力便前功盡廢。面對如斯困局,很多人仍繼續把聯匯視為動彈不得的圖騰,擔心脫鉤後將向本已疲弱的經濟多踩一腳,無奈地支持政府滅赤。惟另一邊廂,部份經濟學家不忘提醒官員,振興經濟才是正本清源,滅赤不應是首要目標。有人甚至呼籲政府索性放棄聯匯,希望置諸死地而後生,一勞永逸地解決經濟困局。各界辯論在O二年達至頂峰,而梁錦松私底下也真的打算放棄聯匯。不過特區政府後來還是沒有替香港動這場「手術」,只取滅赤一途,這才有了O三年惹來滿城風雨的「萬稅預算案」。

現在就讓我們先由聯匯說起,重溫一眾高官在金融風暴後面對經濟起跌的「心路歷程」,從而瞭解為何梁錦松明知小市民生活艱難,卻依然在O三年向他們「捅上一刀」,決定加稅。

(1483字)

目錄
上一章節: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外篇七 經濟大蕭條
下一章節:2.2 聯匯惹的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