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日 星期六

2.7 脫鉤的爭論

第二章 算帳
2.7 脫鉤的爭論

梁錦松首份預算案獲通過後,O二年下半年的香港,經濟繼續衰敗,財赤不斷擴大,叫人反思現行的經濟和匯率政策。不少人對政府堅守聯繫匯率,繼而為這個制度大肆削減開支和徵稅,大大不以為然,認為這樣的政策只會本末倒置地把經濟犧牲掉。於是越來越多人爭論聯匯存廢問題,還惹來脫鉤的疑雲。

前面說過,全城為了堅守聯匯,得要承受「減價」的壓力。奈何人們和制度的「頑固」使然,加上美元不斷攀升,把掛了鉤的港元也帶了上去,使物價調整了四年多還未完成,還多添一個財赤問題,勢讓普羅大眾集體背負滅赤的「責任」,公務員已經成了首批犧牲者,薪酬被削。這時有識之士才發覺,原來實行聯匯制度需要賠上比想像中更高昂的代價,褲頭被勒得太緊--穩住了聯匯,只能維持表面的社會穩定,不等於復甦的來臨,反而令經濟元氣大傷。就像香港大學經濟系教授饒餘慶所言:「如果經濟死掉,維持聯匯又有何意義呢?」

於是自O一年開始,不少學者或知名人士紛紛進言官員應廢除聯匯,讓港元跟美元脫鉤。他們詳細列舉一大堆脫鉤的理由,例如前面說過的,聯匯把政府的貨幣政策報廢,難令官員調節經濟;漫長的通縮令香港成為唯一一個仍未從金融風暴中恢復過來的地區;聯匯用作穩定人心的政治作用早已在主權移交後失效,當下反而成為負累。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克魯明(Paul Krugman,O八年奪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在O一年到訪期間,雖然不認為香港到了脫鉤的適當時間,但他也贊成聯匯最終應廢除,並警告若要貶值的話,不要拖延至山窮水盡的地步,因為其時人心已崩潰。

主張脫鉤的人還聲稱倘若梁錦松下定決心廢除聯匯的話,通縮的惡性循環便可立即被打破,「減價」壓力隨之煙消雲散,經濟亦能重拾正軌。與此同時,貶了值的港元有利出口,訪港旅客也會增加,外國投資者亦被吸引過來,香港的國際競爭力便可藉港元貶值而一下子恢復增強。而甩掉聯匯後,政府再也不用為赤字而過度憂心,不必為每項支出而「斤斤計較」,因為被「扣押」作捍衛港元和聯匯的數千億儲備從此得到「解放」。對於世界評級機構的指指點點,財金官員更無須過份上心,為其動怒(曾蔭權)或過份緊張(梁錦松)。

他們還設想了脫鉤的方法及隨後的情形,當中不少人認為香港和大陸各自擁有龐大的外匯儲備,有本錢阻嚇國際炒家在港元脫鉤後乘機混水摸魚。而且不少香港人已經擁有大量外幣存款,港元暴跌的話,便會吸引他們將外幣轉換為港元,從中賺取匯率差價,最終令港元在暴跌後反彈。此外,也有人提議港元索性改跟尚未自由兌換的人民幣掛鉤,因為兩地經濟越來越密切,升跌循環比美國更接近,可避免九十年代那樣,向泡沫經濟火上加油又是或「冷卻」衰退中的經濟。不管怎樣,他們認定只消短暫的混亂,經濟便可在兩、三年後大幅反彈,問題只是港元應該重訂匯率(即re-peg,例如從1:7.8改為1:9),有秩序地讓港元自行貶值至應有水平,還是任由市場決定,令港元在頃刻間盡快跌至谷底。總言之,他們覺得香港經濟已跌近深淵,應趁尚有力氣時來個反撲。

支持堅守聯匯的當然亦大不乏人。他們雖然完全同意主張脫鉤人士的理據,聯匯的確有諸多弊端,可是他們怯於脫鉤後的短期劇烈陣痛,無法預料屆時社會和經濟有多動盪,譬如物價會一下子大幅飆升,銀行出現擠提,樓市再次暴跌,重演八三年施行聯匯制前夕的混亂。再者,他們懷疑董建華政府無力駕馭這短期的紛亂局面,於是他們勸勉政府不要貿然動脫鉤這場「大手術」,寧可堅守聯匯,或是等到經濟復甦以後,再作考慮。除了被脫鉤後的風險嚇怕外,一些人覺得脫鉤未必帶來太大的好處,光是動盪的局面便足以把外資嚇跑,遑論使香港經濟復甦。因此盡快轉型至高增值行業才是脫困的正路,而且匯價穩定,也有助金融業發展。

湊巧阿根廷在O一年底放棄實行多年的聯匯制度,脫鉤後的阿根廷披索在半年內暴跌七成,社會騷動、平民捱餓的新聞時有所聞,遂被反對脫鉤者拿來作活生生的反面教材。雖然有人力斥阿根廷的失敗是外匯儲備已經花光,不能跟香港的一萬億豐厚外匯資產相提並論,可是當地的混亂情形足已教不少市民對脫鉤卻步,不敢冒險,尤其是那些對金融制度毫不認識的普羅大眾,他們只希望生活安穩。當官員以昔日炒家來襲時的金融動盪,以及目下阿根廷的慘況來描繪脫鉤後出現的情景,卻閉口不提南韓在韓圜貶值後數年急速反彈,小市民自然被「手術」的風險嚇壞,莫不贊成維持聯匯制度。然而群眾卻不一定瞭解他們每天都在承受堅守聯匯的代價,經濟病入膏肓。

不論脫鉤與否,支持或反對的人都得承認一件改變不了的事實--O二年的港元幣值依然過高,依然有貶值的風險。雙方的分歧只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而已。有人要求脫鉤,一勞永逸地解決經濟困局,主張堅守聯匯的人則希望盡快在社會內部「減價」完畢。由於港元過高的問題仍然存在,兼且赤字暴升,等於鎮守聯匯的儲備大減,一些投機份子便揣測港元快要脫鉤,教財金官員坐立不安。

(1946字)

目錄
上一章節:2.6 梁錦松上台
下一章節:外篇十 阿根廷的教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