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日 星期六

外篇十 阿根廷的教訓

第二章 算帳
外篇十 阿根廷的教訓

無疑聯繫匯率可帶來匯率穩定的好處,但聯匯並非免費午餐,實行起來要有多個先決條件。例如庫房要有足夠的外匯儲備去支持本國貨幣,政府亦不能濫發銀紙來應付開銷,要嚴守「財政紀律」,而且國家需要為此放棄貨幣政策來調節國內經濟,代價不菲。更糟的是,倘若財金官員維持不了聯匯制度的話,可以瞬間賠掉一國的經濟,到頭來得不償失,廿一世紀初的阿根廷便示範了這樣的一次慘痛經歷。

原是二十世紀初十大富有國家之一的阿根廷,於八十年代末物價飛漲,通脹率高達百分之三千,等於一年加價三十倍。有見及此,經濟部長卡瓦洛(Domingo Cavallo)於九一年推行聯繫匯率,保證阿根廷披索(Peso)將以1:1的匯率兌換美元。結果經濟穩定下來,通脹降至正常水平,並帶來興旺的景象。可惜好景不常,鄰國巴西在九八年底發生金融危機,並在翌年讓巴西的貨幣雷阿爾(Real)貶值三成。這場風暴既打擊了南美的經濟,也頓時令披索的幣值在區內「鶴立雞群」,情形跟亞洲金融風暴後的港元類似。自此以後,阿根廷陷入經濟衰退,一沉不起,問題終在O一年底爆發。

其時阿根廷已屢屢向國際貨幣基金會(國基會,IMF)求助,欠下不少外債,但政府開支卻還是沒有節制,最後無力償還債務。偏偏其外匯儲備竟有三分一是阿根廷政府發行的美元債券,而不是真實的美元,儲備數目不足以支持披索的匯價。結果可想而知,有著十年歷史的聯匯制度崩潰收場。最初阿根廷官員嘗試在O一年中更改聯繫匯率,同一時間與美元和歐元掛鉤,可是人們已失去信心,開始拋售披索,新一輪拍賣的國債無人問津。這時官員才意識事態嚴重,急急要求削去公務員的薪酬和退休金一成多以控制開支,並派人向國基會和美國借錢應急,償還即將到期的外債。

奈何一切事與願違,銀行存款和披索不斷流失,經濟出現動盪,湧現失業和倒閉潮,工人示威頻生。到了十一月,阿根廷政府準備重組千多億美元的國債,變相拖欠還款,使形勢急轉直下,出現銀行擠提。官員遂在十二月初限制存戶提取款項和換取美元的數目,結果反令局勢一發不可收拾,一方面新措施使國基會等國際貸款卻步,不願資助阿根廷政府,另一方面則激怒了無數平民和存戶。打從十二月中開始,全國多處出現暴亂,多人死亡,市民到處搶掠糧食,在街上敲打煲鍋,逼使總統德拉魯(De la Rúa)下達戒嚴令。但德拉魯旋即便受到壓力,被逼跟隨內閣成員請辭,改由薩阿(Adolfo Rodriguez Saá)出任臨時總統。

然而薩阿無法控制局勢,即使放寬了提取存款的限制,大規模示威和暴動仍然持續,群眾跟警方衝突起來。加上計劃發行的新貨幣胎死腹中,於是薩阿上任僅十天便黯然離去,總統一職再度易手,最終由杜阿爾德(Eduardo Duhalde)於O二年一月初接任。有別於他的前任,這位新總統終於宣佈披索脫鉤,先把匯率重新訂定為1.4披索兌1美元,變相把披索貶值近三成,一個月後則任由披索在自由市場浮動,並著手削減政府開支。此時提取存款的限制亦逐漸放寬,只是美元存款被強制以1.4:1的匯率轉作披索,銀行亦被禁止向民眾出售美元,包括香港匯豐銀行在內的外資銀行,莫不損失慘重,大多關閉阿根廷的分行。

最後阿根廷披索由脫鉤前的1:1美元,大幅下挫至O二年六月的3.87:1美元,足足暴跌了七成多,並連累鄰國巴西、烏拉圭等國的貨幣一同貶值,需要向國基會求助。不過阿根廷經濟總算穩定下來,披索更在O二年底開始反彈,提款限制亦再度放寬。至於先前未能償還的外債,則繼續撒賴不還,只肯商討債務重組,藉機減低還債額。脫鉤後的劇烈陣痛持續近一年,經濟開始復甦,國民生產總值(GNP)雖在O二年大跌一成,但接下來的數年,每年回升近一成,而貶值後的披索使阿根廷的農產品在國際市場變得便宜,出口大增。哪怕這樣做導致通脹高企,但流失了的外匯儲備卻能漸漸重新累積。然而陣痛始終令一半國民在脫鉤後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營養不良的農民兒童不計其數,代價慘重。不管怎樣,杜阿爾德在O三年功成身退並舉行大選,由基什內爾(Néstor Kirchner)繼任,而後者更在O七年不角逐連任,由妻子(Cristina Kirchner)繼承他藉經濟復甦而贏得的高民望,獲選為阿根廷首名民選女總統,做新的貝隆夫人(Eva Peron)。

對香港而言,阿根廷的慘痛教訓是實行聯匯制後,特區政府要奉行「有紀律」的財政政策,要極力避免外債和入不敷支,以及保住龐大的外匯儲備。這便是梁錦松拒絕「開倉派米」,不斷削減政府開支,逼令公務員減薪的因由。雖然有人認為兩地不能比較,因為香港的儲備比阿根廷豐厚得多,傲視全球,更不會像彼邦那樣,手中持有的部份外匯儲備竟不是真金白銀的美元,連最基本支撐聯匯的「貨幣基礎」也不足夠。加上香港只有極小量的外債,不會像阿根廷或金融風暴時期的南韓那樣,有大額債主登門催債,因此香港脫鉤的代價必定小得多。只是看到地球另一邊的現成例子,足以教本地財金官員在決定解除聯匯制度前三思,要小心行事。無論如何,若真的要脫鉤的話,不應等到走入絕境時才動手,最好趁著經濟興旺、港元有升值壓力時行動,屆時便能跟聯匯「無痛分手」。

(1984字)

目錄
上一章節:2.7 脫鉤的爭論
下一章節:2.8 脫鉤的疑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