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2.16 開拓稅源

第二章 算帳
2.16 開拓稅源

要滅赤的話,除了節流,官員還得動腦筋想辦法開源。在梁錦松的滅赤大計中,除了增加現有稅項的稅率,還打算開徵新的稅項。

最先在社會討論的新稅種是銷售稅(又名「商品及服務稅」)。徵收銷售稅的計劃並非財赤問題積重後才冒出來的,早在港英年代便有人倡議過。九九年曾蔭權仍是財政司長的時候,也曾為此跟學者討論,並認為稅基狹窄,交給OO年成立的「擴闊稅基委員會」研究,因此普羅大眾一直有開徵銷售稅的憂慮。O一年梁錦松上台後不久,記者便不時追問政府會否開設此稅,要勞煩他本人明言未來三年都不是開徵銷售稅的適當時機。

可是人們仍不放心,特別是O二年梁錦松公佈首份預算案前夕,用上了「狼來了」的策略,由「擴闊稅基委員會」公佈研究了兩年的結果,嚇唬群眾。報告認為三至四年後可以實施3%的銷售稅,從而為庫房帶來每年一百八十億的收入,連抽稅的細節也列舉出來,例如每年營業額少於五百萬的中小型企業毋須代政府收稅、低下階層會得到津貼等。雖然梁錦松沒有把這項建議放進預算案內,並指銷售稅不會在經濟低迷時開徵,然而報告內容繪影繪聲,足以引發大眾熱烈討論。事實上,庫房赤字若非隨著經濟復甦而在O三年開始大為改善,繼而盈餘滿瀉,誰敢肯定政府只會把銷售稅備而不用呢?O三年繼任梁錦松的唐英年可真的繼續為銷售稅認真地諮詢,無視赤字已經消失的現實,直到O六年底才突然撤回(詳見第八章)。

不管怎樣,對那些純粹從財政角度去考慮的人來說,銷售稅確實可以擴闊稅基,全體市民皆墮進稅網,並為政府帶來一筆既穩定又可觀的收入,有助減輕六百億的赤字。然而更多人有著不同理由反對開徵銷售稅,小市民覺得新稅項叫他們百上加斤,在經濟不景下無不群起反對,部份人則點出銷售稅累退的本質,只會劫貧濟富--富人不會介意丁點的稅款,但對一分一毫也要計算的窮人來說,3%的銷售稅實是百上加斤。此外,銷售稅被指破壞了香港特有的簡單稅制,而外國通常是減低薪俸稅來換取徵收銷售稅的,但特區政府為了滅赤,看來不會這樣交換。一些經濟學家也直言銷售稅只會使疲弱的消費市道更惡劣,也打擊旅遊業,著官員要引日本的經驗為鑑--日本經歷六、七年的衰退後,稍為有點復甦的眉目,便冒昧地下令銷售稅由3%加到5%,把尚未生根的復甦於九十年代中毀滅於萌芽。就是這樣,無論基層也好,商家也好,罕有地聯手一致反對開徵銷售稅。經歷一番討論後,董建華和梁錦松雖說銷售稅「長遠來說有需要開徵」,但兩人再三保證不會由他倆開徵。於是銷售稅率先摒除於O三年「萬稅預算案」的考慮之列,讓香港繼續成為全球少數沒有銷售稅的地方。

另一項新建議稅種是陸路離境稅,向任何經陸路北上中國大陸的人抽稅,跟機場旅客看齊。這可能是有人眼見貪便宜北上深圳消費的香港人越來越多,遂有此建議。不少市民亦基於相同理由,紛紛贊成開徵這項新稅,成為最受市民「歡迎」的新稅種,藉此阻遏北上消費及振興本土經濟。然而實行起來,仍有一些問題。先是親共政黨民建聯覺得「陸路離境稅」這個名字「概念」(政治)上不正確,於是政府後來將之易名為「邊境建設稅」。接著有人擔心新稅打擊香港的貨櫃運輸,徒讓深圳港口搶走更多生意。不過最麻煩的卻是通往羅湖邊境的鐵路,實際上已在徵收陸路離境稅--單是羅湖到上水一個站的距離,九鐵已經收取二十元了,其他一個車站的收費只不過三、四元。連九鐵高層也承認羅湖的票價是刻意提高,用作補貼其他虧損路線。

儘管如此,既然市民對陸路離境稅甚為受落,急欲滅赤的梁錦松自然順水推舟,在O二年的首份預算案裡宣佈計劃每人徵收十八元,估計每年帶來至少十億元稅收。「擴闊稅基委員會」也在搖旗吶喊,指這項新稅最受民意支持。到了O三年初,九鐵答應代收稅項,並減低羅湖票價,而政府在其餘陸路關口收取稅款的細節也差不多想好了。於是董建華和梁錦松分別在該年的施政報告和預算案內,再三表明翌年開始徵收這項新稅。只是後來不知怎的,特區政府在七.一大遊行後,無聲無息地擱置了陸路離境稅,跟下了台的梁錦松一同消失,再也沒有官員提起,也就「不存在」了。

(1632字)


目錄
上一章節:2.15 從投資到削資
下一章節:2.17 與民同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