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0日 星期五

2.20 最壞的時候

第二章 算帳
2.20 最壞的時候

因著O一年開始累積龐大赤字,梁錦松只好著手滅赤,甚至乎在O二年初便明言他將會加稅。果然他花了一年時間,一面籌劃各種各樣的開源節流計劃,一面讓一連串的客觀事實,例如標普調低港元評級、財赤每月創下新高等,來營造赤字嚴峻的氣氛,說服大眾不能避免加稅。只是不少商界人士和普羅大眾仍抗拒加稅,異口同聲政府應先行節流,不要再出現有部門購下一百年也用不完的文具的醜聞。因此梁錦松一早便著令部門做好其「本份」,「攘外必先安內」,以堵住市民反對加稅的聲音。

最初梁錦松提出「3R1M政策」來精簡政府部門運作,其後他由拖慢政府開支上升速度,改為推行「節約效益計劃」,不分青紅皂白地下令所有部門,一律在未來四年砍掉一成開支,而O三年將率先削減1.8%。最初不少部門首長向傳媒大吐苦水或在內部抗令,指部門沒有削減空間,因為各部門大部份的開銷都花在公僕身上,但公務員減薪幅度有限(別忘記這邊廂梁錦松立法減薪,那邊廂部份公務員仍可憑年資來加薪而互相抵銷),更不可能效法私人機構那樣,裁減人手,可省地方根本不多--畢竟自從過萬名公務員多次上街後,董建華和梁錦松已不敢推行公務員改革,刪減各部門的規模,只敢提減薪。後來曾蔭權以政務司長的身份,在內部喝令部門首長必須跟從梁錦松的目標,甚至不點名批評警務處長曾蔭培--也就是曾蔭權的胞弟--等人公開施壓不當,自此各部門首長只好乖乖按照目標削減開支。

內部節流差不多弄好以後,是時候「攘外」了。踏入O三年,先由董建華打頭陣,把施政報告挪後至一月宣讀,並在報告內大談滅赤的必要。到了第二天,梁錦松到電台講述加稅的原則,是向那些高收入、經濟不景時仍有加薪、還有不少儲蓄存款的一類人開刀,好使經濟及消費市道打擊較小。這個說法雖然教低下階層暫時鬆一口氣,月入數萬元的中產人士卻大表不滿,覺得他們為滅赤承擔了過多的「責任」,莫不破口大罵梁錦松。有人甚至錯誤詮釋梁錦松的說話,以為政府要向有大筆儲蓄的人開刀,重新施行「存款利息稅」,弄出不小的風波,需要官府即時澄清,並再次證明社會對加稅已達到草木皆兵的地步。

不管怎樣,加稅的陰霾籠罩整個香港,所有市民已有勒緊褲頭的心理準備。接下來的兩個月,全體市民像待宰羔羊似的,眼睜睜看著還未到宣佈預算案的日子,一個接一個的節流措施,如公務員分期減薪、削減綜援金額、有實無名的外傭稅等,在二月底陸續登場。剩下來的,只有利得稅和薪俸稅等待梁錦松「判刑」,但前者已盛傳加1%,後者則是倒退到九七年的水平。這時候,縱使政府刻意預告各項滅赤措施,好讓市民不用一下子承受那麼多的壞消息,但終究無補於事,普羅大眾莫不怨恨董建華和梁錦松,民怨一觸即發。

二OO三年三月五日,星期三,《通勝》裡寫著:「日值歲破,諸事不宜」的一天,公佈這份歷來最受關注的預算案的日子終於來臨。人人都在盯著自己要承擔多少滅赤的「責任」,唯獨一人例外--公佈預算案的前一天,特首董建華已飛到北京參加一年一度的人大、政協橡皮圖章大會,留下梁錦松孤身作戰。在預算案的演辭裡,梁錦松指財赤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先提出一些刺激經濟的措施,然後公佈早前已談好的公務員減薪和削減綜援等節流方案,最後是各項加稅事宜--薪俸稅差不多回到九七年的水平,利得稅一口氣加1.5%,物業稅將要分兩期加稅、飛機乘客離境稅和博彩稅通通要加,汽車首次登記稅的增幅更叫人咋舌,邊境建設稅(即陸路離境稅)和足球博彩稅快將開徵,還有未來五年將出售千多億元的政府資產,務求四年後成功滅赤。不過推行上述措施後,政府還是預算未來一年(O三/O四年度)將有破紀錄的六百七十多億元赤字。

雖然大眾早有心理準備加稅,但正式「判刑」以後,人們還是氣憤難平。為此梁錦松多番向公眾解釋他已平衡各方利益,沒有針對中產人士。此外,他還要為不能「派糖」而向低下階層解釋,並試圖平息大眾對公務員薪酬偏高的不滿,呼籲大眾不要斤斤計較。在預算案演辭裡,梁錦松再次引述歌星羅文另一首歌(《前程錦繡》)的歌詞,希望大家「敢抵抗高山,攀過望遠方」,去迎接錦繡的前程。預算案公佈翌日(三月六日),梁錦松依慣例到電台接聽市民的意見。聽眾一窩蜂向他喝倒采,罵他是「敗家仔」,令香港淪落至此。為了安撫民眾,梁錦松說對於「政府近年可能得不到市民支持」而公開道歉,卻又同時指金融風暴前的繁華不過是經濟泡沫,當下香港人要面對現實,並說了兩句叫人難堪反感的說話:「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意即香港人今天的慘況,全是當天自作孽。由於這兩句話帶有「活該」的嘲諷奚落,遂火上加油地激起全城怒火,上至政黨議員,下至販夫走卒,莫不抓住這兩句話跟梁錦松算帳,甚至要他下台。即使兩天之後(三月八日),梁錦松辯說他是讀「番書仔」(英文學校)出身,中文不大好,所以把英文的「What goes up must come down」,錯誤翻譯為語帶譏諷的兩句廣東話,但群情激憤的香港人沒有原諒他。禍不單行的是,口舌招尤的梁錦松,翌日被傳媒揭發「偷步買車」,操守和誠信出了問題,一場更大的政治風暴悄然到來。

有趣的是,他在預算案演辭的開首,引用了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的頭兩句:「這是最好的時候,這是最壞的時候」(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想不到竟然一語成籤,為二OO三年留下最佳的註腳--跌進了煉獄的香港,陷入絕望之冬,但不久竟又絕處逢生,走進希望之春,成就了傳奇的一年。


(2170字)


目錄
上一章節:2.19 還有別的辦法嗎?
下一章節:外篇十二 「萬稅預算案」內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