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0日 星期五

外篇十二 「萬稅預算案」內容

第二章 算帳
外篇十二 「萬稅預算案」內容

雖然梁錦松為了滅赤,在O三年預算案中推行多項開源和節流措施,弄得天怒人怨,全城咒罵,但實際上,這些措施仍不足以滅赤,全面實施後只能填補其中五百多億的赤字(詳見圖表四十九)。更糟的是,這五百多億元裡頭,近半是倚賴出售政府資產而來的,也就是說,梁錦松「得罪」了全體香港人,卻只能替庫房填補兩百八十多億,跟過去兩年都出現的六百億赤字相去甚遠。更何況不少措施在兩、三年後才能全面實施,包括阻力最大、但滅赤效果較顯著的公務員減薪和增加薪俸稅。說到底,樓市崩潰,政府又停止賣地,庫房傾刻間失去數百億元的土地收入,實在難以在一時之間「填氹」。

不管怎樣,梁錦松還是用盡所有可行的辦法減低赤字。削減開支方面,他為了達至O七年滅赤的目標,強令各個政府部門在未來四年,減少一成的經常性支出,亦即兩百億元。可是佔著七成開支的公務員薪酬和福利,在減薪後只能幫忙節省其中的七十億,各部門首長需要在餘下的三成開銷中,另想辦法削減足足一百三十億的支出。難怪不少高官不住抱怨,一些輿論也指削幅過大,最終得不償失。舉個例說,為了節省開支,警方只好把人手調配到緊急的地方,用來防患未然、阻止中學生被延攬黑社會的「一校一警察」計劃因而取消,無力顧及長遠的治安問題。事實上,董建華在回顧特區十年時,不諱言他知道削減開支的幅度其實是大於實際需要,但為了向炒家展示政府滅赤的決心,才出此下策。

開源方面,除了出售資產可在O三年帶來兩百一十億進帳外,薪俸稅將是最大的增收來源,預期兩年後庫房可多收六十八億。對梁錦松而言,加幅其實很溫和,純粹把基本稅率分兩年逐步回到九七年的水平,把曾蔭權於九八年因應金融風暴而寬減的稅率取消而已。而且多個在經濟衰退時政府給予的免稅額,並沒有一同倒退至九七年的水平。這包括新開設的個人進修開支免稅額、居所貸款利息免稅額、長者住宿照顧開支免稅額等,以及提高了的傷殘受養人免稅額、供養父母及祖父母免稅額和單親個人免稅額。上述免稅額或有削減,卻仍比九七年高,納稅人可省更多稅款。至於邊際稅階與稅率方面,亦一樣要分兩年才回到九七年的水平,唯獨收入最高的「打工皇帝」所繳交的標準稅率,自經濟逆轉以來從沒得到寬減,反而在兩年後要加到16%。

因此綜合來說,若薪酬不變的話,即使梁錦松這趟加了薪俸稅,打工仔繳交的稅款很大機會還是比九七年少,倒是最富有的受薪階級被「針對」。說到底,這一小撮「打工皇帝」才是薪俸稅的主要來源,怨氣最重的中產階級和低下階層所交的稅款,對庫房而言只是杯水車薪。再者,梁錦松顧慮到當時的惡劣經濟環境,沒有推行滅赤功效更大、但窮人傷害最甚的銷售稅,而樓價不斷下挫,按照物業市值計算的差餉金額也必定減少,間接紓緩了中產的負擔。從梁錦松的角度來看,他已盡力在增加稅收之餘,避免對經濟和普羅大眾有太大的打擊。

但問題是,梁錦松始終增加了薪俸稅,增加了小市民的負擔。以一對各自月入兩萬元(假設沒有雙糧或花紅,下同)的夫婦,並養育一名小孩的典型中產家庭為例,兩人在分期加稅完成後,需要繳納三萬七千多元薪俸稅,比未加稅之前要多付三千多元。由於稅率是累進性質,收入越多的人,受加稅的影響越大,於是那些收入不俗,卻跟「打工皇帝」仍有一大段距離的中產階級,自然深深不忿,覺得被梁錦松針對。即使他們多交的稅款其實對滅赤貢獻有限,但這些稅款對納稅者來說卻是不輕的負擔。至於低下階層方面,加稅前起碼要月薪九千元才可能墮進稅網。由於入息中位數只有九千多元,因此不少上班族其實不必交稅。分兩期加稅後,需要納稅的月薪降至八千三百多元。不過稅款還不算多,以一個月入一萬元的單身人士來說,兩年後他僅須多付八十塊的稅款,大約等於三頓快餐的數目。要是這名單身人士仍跟年逾六十的父母同住的話,則要月入超過一萬八千多元才需要納稅。

其他稅種方面,利得稅出乎了商界的預期,加幅高達1.5%,而且不能仿效公務員減薪或增加薪俸稅那樣,分兩年延期執行。加稅以後,利得稅率比九七年的16.5%還要多1%,並縮窄了跟新加坡的距離(當地計劃O五年減至20%),為庫房帶來三十五億的進帳。不過跟薪俸稅相比,增加利得稅對滅赤的效果不大,幾乎只有一半。就這一點來說,人們難免懷疑這是「官商勾結」的又一證明。至於物業稅則分兩年去加,加幅跟薪俸稅裡的標準稅率一樣。還有飛機乘客離境稅增加一半,每人需繳付一百二十元,為庫房帶來每年四億元的進帳,以及賽馬特別彩池博彩稅率由19%增至20%,增加一億五千萬的稅收。

除了舊有的稅項外,這份預算案還建議徵收兩項新稅。一個是俗稱陸路離境稅的「邊境建設稅」,計劃在O三年第二季把草案提文立法會審議,預計有十億元額外收入。另一個則是足球博彩稅,從毛利中抽取50%稅款,並預計新球季將有十五億元的貢獻。

儘管這份「萬稅預算案」受萬人唾棄,不過梁錦松並非一味計劃如何增加收入,對納稅人丁點好處也沒有。這一年,梁錦松為了配合人口政策,鼓勵生育,把第三名或以後的子女免稅額跟頭兩個小孩看齊。他還為了鼓勵私人捐款到大學,增加了慈善捐款的免稅額,柴油稅優惠則再次延期。當然,香港人不敢生育,既害怕經濟負擔大,又擔憂難以管教子女成才。在平均生育率不足一名小孩的情形下,政府增加第三名或以上的子女免稅額,不啻是黑色幽默。

最後要說的,就是預計可多收七億元、令梁錦松丟掉官職的「汽車首次登記稅」。儘管增收的「汽車首次登記稅」對滅赤效果有限,但汽車稅的增幅卻令人咋舌,尤以高價私家車為甚,還取消了冷氣、音響的豁免,通通算進車價內。按照梁錦松的說法,這是因為香港是擁有全球最佳公共交通系統的地方之一,市民無必要擁有私家車輛,能負擔「養車」費用的都是中上層人士,遂向他們大幅徵稅。結果車行殃及池魚,部份車行逼得在其後的沙士期間倒閉。另一方面,跟董建華組成「執政聯盟」的自由黨在預算案公佈後,大表反對,聲稱香港街上若沒有貴價車的話,會損害香港的「國際地位」云云?!事實上,過去價值三十萬元以上的私家車已徵收60%的稅款,梁錦松建議五十萬元以上的貴價車將重重徵收150%的稅率,等於稅款比車價本身還要多一倍半。經過一輪討價還價後,政府終於在六月同意減低增幅,把最昂貴車輛的稅率從原來的150%減至100%,屆時買下這類車的富豪,有一半的錢將會貢獻政府庫房。

至於梁錦松在偷步買車醜聞中涉及的凌志私家車,價值六十七萬元,屬最貴的類別。根據預算案的建議,若他在加稅後才添置,需被徵收150%的稅率。可是他在一月底便購置了這輛貴價車,「逃避」了十九萬的稅款,最後他只好在買車風波中宣佈捐出雙倍的稅款(三十八萬元)到慈善機構。然而新稅率在立法會通過時被調低至100%,因此梁錦松在事件中逃避了的稅款其實沒有十九萬那麼多。不管慈善機構有沒有把多捐出的善款退回給他,其政治生涯已在步入尾聲。

(薪俸稅和原訂汽車首次登記稅率可參考http://www.budget.gov.hk/2003/chi/supplement.htm)


(2749字)


〔圖表四十九 「萬稅預算案」中各種開源和節流措施帶來的收益〕

(請click圖表放大)


目錄
上一章節:2.20 最壞的時候
下一章節:2.21 阿松的浮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