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9日 星期五

外篇十一 如何解讀儲備

第二章 算帳
外篇十一 如何解讀儲備

長久以來,普羅大眾聽過不少有關公共財政的說法,好像為了捍衛聯匯不能亂動儲備、香港市民有權瓜分外匯基金逾萬億的儲備、香港沒有外債等等。與此同時,政府高官在金融風暴後常常喊說滅赤,說庫房沒有錢了,但明明香港的外匯儲備數目,總是擠身世界十大之內,也就是說香港並非一窮二白。究竟上述種種說法,是否真確呢?

姑且舉一個例子來說吧。倘若閣下剛剛置業,買了一所三百萬元的單位,表面上你手上的資產確實擁有三百萬元,家境不俗,但實際上,你是向銀行借來兩百一十萬貸款才有能力買下的。因此你還不算是真正的「百萬富翁」,扣除兩百餘萬的銀行「外債」,只有九十萬首期是真正屬於你的,你總不可能自吹自擂說自己購下物業後,身家暴漲至三百萬。同樣道理,以O二年底的外匯基金數目來說,當中確實有近萬億港元的「資產」,但內裡卻有三千餘億的「外債」,這包括用來鎮守聯匯的兩千多億「貨幣基礎」,以及數百億的銀行和法定機構存款。

事實上,當發鈔銀行欲印製港元紙幣時,必須按1美元兌7.8港元的匯率來交換,把相應的美元扣押在金管局內(詳見外篇八圖解四),好使外匯基金有百分百支持港元的美元儲備,並在帳簿內列為「貨幣基礎」的一部份。因此很多議員說政府有萬億儲備,香港人有權瓜分,並不正確。他們不該以外匯基金的資產數目多寡來定奪,無視這筆資產當中,有三千億是發鈔銀行等機構有權隨時取回的,不屬於香港市民。坊間常常說香港沒有「外債」,純粹是指沒有可釀成經濟災難的長期國庫債券,金管局平時發行的短期票據,乃至發鈔銀行存放的美元,實際上仍是外債。


 貨幣基礎及其他負債:3262.22億(貨幣基礎佔其中2461.02億)
+財政儲備     :3016.69億
+外匯基金累計盈餘 :3271.74億
____________________
=二OO二年底外匯基金共有9550.65億港元的資產


儘管如此,那些常常要求政府「開倉派米」的議員並非完全無理,他們雖弄錯外匯基金內有多少錢屬於全體市民,但他們卻道出一個事實:政府庫房的確有很多錢,大有本錢紓解民困。一直以來,很多中產和富有階層明白為了捍衛聯匯,政府不能亂花儲備,遂覺得這些議員無理取鬧,不懂經濟。但問題是,究竟政府需要多少錢才能保障聯匯呢?答案就是「貨幣基礎」的數目。以O二年底來說,只是兩千四百多億。只要政府不碰這兩千多億,聯匯便能保障,哪怕人們把港元悉數換成美金,政府仍足以讓他們以1兌7.8的匯率來提取,把港元換個乾淨,一毛錢也不剩。如此說來,撇除兩千四百億的「貨幣基礎」和數百億的外債,特區政府便有六千億餘額可花。

這六千多億「可動用儲備」之中,可分成兩個部份:「財政儲備」和「外匯基金累計盈餘(下稱累計盈餘)」,各佔三千億。前者是指政府的稅收減去支出後,歷年來滾存的財政盈餘。這筆「財政儲備」(連同土地基金)在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際,高達四千多億。惟自從O一年出現嚴重財赤後,於O三年初跌至兩千多億,按此消耗速度真的會在三五年內花光,逼使梁錦松要想辦法補救。然而鮮為人知的是,金管局另有三千億的「累計盈餘」,這是政府的「財政儲備」、「貨幣基礎」等寄存在金管局後,金管局用來投資的歷年滾存收益,也就是任志剛在投機市場炒賣所得的利潤。由於金管局除了O一年外,每年均在股票、債券和外匯賺取一定回報,丁點不受財赤或經濟衰退影響,反而有能力上繳部份收益予庫房,幫補一下官府開銷(常常上繳逾百億元),於是金管局投資累積下來的利潤,從九七年底不足兩千億(已扣除上繳數目),漲升至O二年的三千兩百億,數目更超越被巨額赤字侵蝕的「財政儲備」。

此消彼長下,雖然「財政儲備」大幅下瀉,可是「累計盈餘」卻在水漲船高。相加起來,政府因財赤而流失的可動用儲備,其實不算很多,底子厚得很。偏偏財金官員甚至整個社會在討論赤字問題時,只講流失量大、快將乾涸的「財政儲備」(圖表三十A),看不見身家正在上漲的「累計盈餘」,兩者加起來長期保持在六千億以上(圖表三十B)。這就是官員天天說庫房沒錢,但議員總是說政府有龐大儲備,應該「開倉派米」的原委。

事實上,「累計盈餘」基本上是閒置的,其主要用途不過是用作「炒賣」的其中一筆「本金」,然後每年向庫房上繳部份「投資收益」,餘下來的回報便滾存在「累計盈餘」內,越滾越大。除此以外,這數千億的「累計盈餘」便是用來嚇唬密謀衝擊聯匯的對沖基金,必要時政府便會以此跟外來炒家對賭,就像九八年的「官鱷大戰」那樣。然而政府在「官鱷大戰」只曾動用一千多億,尚有數千億的「彈藥」未曾碰過,更別說這一千多億並非花掉,而是購進價錢低殘的股票,等到日後股市回升,政府在出售這批「官股」時倒賺了一大筆,猶如孔明借箭,防避外來炒家的「子彈」反而在「官鱷大戰」後多了。

因此如果財金官員把「累計盈餘」一併考慮,而不是只盯著「財政儲備」的話,董建華政府其實仍有時間和空間多想刺激經濟的辦法。說到底,政府欲從金管局每年的「投資收益」分帳多少,全由梁錦松一人決定。所以政府若有需要,這筆數千億的「累計盈餘」還是可以巧妙地撥過去「財政儲備」,填補一時的財赤,給香港時間等候刺激經濟措施收效。以會計角度去看,金管局的帳目就像一般商業銀行,存放在金管局的「財政儲備」便是客戶存款,「累計盈餘」便是股東應得的權益。湊巧政府既是金管局的存戶,也是金管局的大股東,當政府經濟出現困難,入不敷支(財赤),要靠存款(「財政儲備」)度日,它當然有權、也應該叫幾乎年年賺大錢的金管局派發更多股息(上繳投資盈餘)給股東(政府),以幫補家計。身為大股東,梁錦松總不可能讓負責管理企業(外匯基金)的任志剛藏著大筆「私己錢」(「累計盈餘」)去炒賣,賺了大錢也不救助財困的股東吧!

(2279字)

〔圖表三十一 財政儲備與外匯基金累計盈餘 1997-2003〕
 〔資料來源:香港金融管理局年報 1997 - 2003〕
(請click圖表放大)


目錄
上一章節:2.9 富人喊窮
下一章節:2.10 財赤的因由


註: 1997年的財政儲備數目包括了當時仍未被併入的土地基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