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6日 星期五

2.12 全體減薪

第二章 算帳
2.12 全體減薪

上一章說過,梁錦松O二年的首份預算案尚算溫和,沒有為滅赤而全面加稅,甚至出乎意料地花掉六十多億向市民「派糖」,只有公務員因減薪而深感不滿。這不是因為他厚公眾而薄公僕,而是他瞭解到市民對公務員的「高薪」怨聲載道,不能馬上叫大眾承擔滅赤「責任」。於是梁錦松「攘外必先安內」,第一年(O二年)從政府內部做起,下令集體減薪。若赤字依舊惡劣的話,才著全體市民逐步承擔滅赤重任,先在O三年收回金融風暴後給予公眾的減稅寬免,繼而推行銷售稅等最惹爭議的稅種。

一般而言,公務員的加薪幅度是由參考私人機構的「薪酬趨勢調查」而釐定。可是特區年代的經濟大起大跌,衰退與復甦更迭,令調查變得不合時宜,有著一年「時差」。當樓股泡沫與科網泡沫在九七年和OO年分別爆破,經濟陷入了衰退,調查卻仍按照泡沫時期的標準,建議公務員在九八和O一年加薪。結果可想而知,公眾兩度嘩然。此外,正如前面所述,私人機構僱員多是集體凍薪,「減價」壓力只由個別員工承擔,因此薪酬「趨勢」調查結果必然是輕微下降,反映舊有員工大多只是凍薪,只有小部份人薪水被減。舉個例說,不少文員在凍薪後每月繼續賺取一萬多元,跟金融風暴前沒有兩樣,只是工作量和上班時間增加而已(詳見圖解五)。若果他們在外面另找同類工作的話,月薪卻隨時低至八、九千,因為文員的「市價」在「減價」壓力下已大跌,薪酬「趨勢」則未有大變。故此除非政府展開多年沒做的「薪酬『水平』調查」,查看文員的「市價」跌了多少,否則每年按「薪酬『趨勢』調查」的數字,只會反映大多數留在原職的文員薪酬被凍結在一萬多元的高薪,無法顯示其薪水比「市價」高出一截。

無論如何,由於O一年經濟再次下滑,幾可肯定翌年的「薪酬趨勢調查」結果是負數(始終有小部份企業會集體減薪),於是政府趁機在戰後首次削減公務員薪酬。預算案公佈前一個月(O二年二月),梁錦松向公務員工會表明其意,但雙方卻鬧翻,一些工會希望政府暫時凍薪,以經濟復甦後放棄加薪作交換,個別工會代表則痛罵庫務局長俞宗怡的言論是「不知所謂」,手法「卑鄙」,事緣俞宗怡曾說連同通縮在內,公務員實際已加薪兩成。工會還警告政府減薪將引起法律訴訟,因為《基本法》第一OO條規定公務員的「薪金、津貼、福利待遇和服務條件不低於原來的標準」。條文的原意是安撫人心,保證主權移交後香港將一切不變(類似保障個別團體如新界原居民的條文著實不少),只是一眾《基本法》起草委員活在高通脹的環境太久,大概未有想過世上有通縮這麼一回事。於是公務員得到護身符,指減薪是「服務條件低於原來的標準」。

一個月後,梁錦松公佈首份預算案。但他不待「薪酬趨勢調查」完結,便先行假設調查結果是-4.75%,並計劃十月厲行減薪,令事情火上加油。工會斥他破壞互信基礎、打擊士氣、沒有按機制行事云云(其實曾蔭權在九九年時,亦同樣不待調查結果便先行決定凍薪,但後來的調查結果卻是負數,即公務員應減薪)。他們還指減薪省下來的六十億元,悉數用作紓解民困,等於犧牲他們的利益去接濟大眾,對滅赤毫無幫助。可是對梁錦松來說,這樣做既滿足商界要求公務員減薪一成的呼聲,做到「攘外必先安內」的第一步,也藉著「派糖」而掩住低下階層的呼求,使其民望上漲至個人新高。

預算案公佈後,高官欲安撫下屬。可是工會代表並不領情,他們一邊遊說政府轉作凍薪,或要求成立仲裁委員會定奪,另一邊則籌措逾百萬打官司,尤以紀律部隊最落力。到了五月,政府公佈薪酬趨勢調查結果:高層減薪4.42%,中低層則要減不足2%,幅度皆低於梁錦松在預算案中假設的4.75%。一些中低級官員甚至可以藉年資遞增而補償被削去的薪酬,一減一加下仍有些微進帳,使梁錦松預計可節省的開支劇減一半。這次調查結果,既暴露調查方法有所缺陷(薪酬趨勢難反映薪酬水平大降),也令各方矛盾再起--商界和不少市民固然不滿減幅太溫和,公務員工會之間也為立場鬧分歧,文職的想妥協,紀律部隊則極力頑抗。

另一個爭議之處是減薪形式。由於勞工集體談判權在中國收回主權後,已被臨時立法會廢掉(即所謂「還原惡法」),因此工會無權代表十八萬同僚跟政府討價還價,任何一位公務員皆有權不遵從工會和政府達成的減薪協議,於是政府欲以立法形式來規限所有公僕。不過有人質疑這種做法於理不合,也無補於事,公務員仍可根據《基本法》來訴諸法庭。最後政府在五月底堅決按照調查結果「立法減薪」,工會則動員了三萬多人在七月初遊行抗議。遊行後四天,民建聯改變初衷,繼續「保皇」,減薪法案總算在立法會過關。

然而爭議並未就此結束,各方開始爭辯來年(O三年)的薪酬安排。公務員當然希望別再減薪,紀律部隊更已派代表入稟法庭,以求推翻通過沒多久的減薪法令,商界和經濟學家則繼續力主大幅減薪。夾在中間的董建華一邊承諾不減長俸和任內不強迫裁員,一邊繼續削減開支,第二輪「自願離職計劃」(俗稱「瘦雞餐」)火速上馬,計劃年省五十億,連政府資助機構也紛紛節流。到了O二年底,梁錦松為滅赤準備加利得稅,可是商界明言政府要先節流,他們才肯接受。這時候,儘管紀律部隊工會矢言抗爭到底,斥商界要脅政府,但礙於形勢,其他工會已經軟化,只希望政府按照調查結果去釐定減薪幅度,別減太多。

踏進O三年,董建華率先宣佈問責高官減薪一成,並再次暫停招聘公務員,紀律部隊不再獲豁免,而政府亦停止「薪酬趨勢調查」。這時社會盛傳梁錦松將在三月公佈的預算案全面加稅,要全民肩負滅赤擔子,公務員凍薪變得渺茫,所有政黨皆轉為支持減薪。如此一來,剩下的問題便是減多少而已。由於《基本法》的規限,公務員薪酬最多只能減到港英末年的水平,但怎樣才算九七年的水平呢?商界認為應把通縮計算在內,一共減薪兩成才對,但政府怯於訴訟挑戰,只好按表面數字減薪6%,年省七十多億。偏偏這時再起波折,親共的民建聯和工聯會突然拋出「零三三」方案,即O三年凍薪,O四年一月先減3%,O五年才減去剩下的3%。這個建議使不少人覺得政府可欺,莫不嚷著利得稅和薪俸稅也要分期去加。最終「零三三」方案得到各黨派支持,在預算案公佈前(二月廿一日)匆匆拍板,爭拗告一段落。

經歷一年多的減薪風波後,公務員士氣跌至谷底,商界、經濟學家和不少市民也不甚滿意,嫌減得太少,梁錦松的滅赤大計則受工會和法律所限,幫補赤字的效果打了折扣。此後誰也不敢向公務員福利部份(如公務員可享子女到海外升學的津貼)開刀,以免再起事端,反正赤字危機在O三年後已過。至於減薪訴訟則在法庭內爭辯不休,工會和政府還要糾纏多兩年,直至終審庭宣判政府勝訴才告終。總括而言,公務員減薪令社會嚴重內耗,全都是輸家,沒有人滿意,但這不是唯一的爭議。


(2680字)

〔圖表四十 各級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幅度與通脹的比較 1996-2003〕

(請click圖表放大)


目錄
上一章節:2.11 輕敲鐵飯碗
下一章節:2.13 向窮人開刀


圖表四十 各級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幅度與通脹的比較 1996-2003
註: 公務員的薪酬變動是參考上一個財政年度的私營機構員工的薪酬趨勢而釐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