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3日 星期二

2.21 阿松的浮沉

第二章 算帳
2.21 阿松的浮沉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梁錦松其時面對的唾罵,跟一年前的掌聲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其實他在宣佈加稅、亂說「折墮」以前,民望已經拾級而下,潛伏了危機。

早在特區政府還未成立前,身為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主席的梁錦松,已得到董建華信任,獲邀撰寫教育政策報告,同期被委以重任的還有譚耀宗(老人福利)和梁振英(房屋)(還記得他被指是「八萬五」的始作俑者嗎?)。隨後梁錦松被邀攬進入行政會議,翌年更獲委任為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主席,負責推動後來叫人怨聲載道的教育改革。不過香港人大多忘記他曾參與教育事業,只記得他與錢有關,因為O一年時,梁錦松從美資銀行空降政府,接替曾蔭權擔任財政司長。不過外界盛傳梁錦松並非董建華的首選,當許仕仁連北京官員的說項也婉拒後,董建華便退而求其之,找梁錦松出任「財爺」,不久即成為O七年繼任董建華做第三任特首的熱門人選。

雖然梁錦松在香港大學唸書時是「國粹派」出身,在所謂的「火紅年代」(七十年代初)裡,跑到正被文化大革命蹂躪的中國大陸參加「井崗山學習團」,可是他畢業後便到銀行界打滾,跟親共組織沒有公開往來,也沒有爭逐政協之類的名銜。這時他已放棄了「理想」,全面擁抱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一套。他上台沒多久即曾說過,年輕時不激進,就是「無心肝(良心)」,但老了仍激進的話,就是「無腦(笨蛋)」。不過他把只看成本效益的商界思維,引進到他擔任的公職,使一些人不以為然。例如他有份推動的教育改革,便惹來教育界不滿。事實上,他為了滅赤,只看帳目數字而不按情理地強令各部門一律削減1.8%開支,叫好些同僚看不過眼。連同減薪一役的爭拗,徒令十八萬公務員跟十四萬公營機構員工對他懷恨在心。

不過對大眾而言,梁錦松算是政府高官中,最有魅力的一位,特別是跟叫人悶出個鳥來的董建華相比。他上任沒多久,便大出風頭,作風開放,多次落區聆聽小市民的意見,著記者親切地喊他「阿松」,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跟終日躲在辦公室和權貴酒會的上司董建華完全相反。他最成功的一著是在O二年首份預算案裡,重溫香港的成長故事,畫龍點睛地引用著名歌手羅文的七十年代名曲《獅子山下》的部份歌詞,勸勉香港人「放開彼此心中矛盾」,在經濟困境中「攜手踏平崎嶇」,重塑香港人六、七十年代無懼艱辛、樂觀向上的精神。事實上,獅子山是九龍區的一座山,「獅子山下」的意思就是山下的萬家燈火,而歌曲是當年一套講述平民百姓故事的同名單元劇集的主題曲。預算案公佈後,社會掀起懷舊熱潮,劇集在徇眾要求下重播,而「獅子山下」更成為研究香港社會的學術名詞,連朱鎔基半年後訪問香港時,也用國語誦讀了其中兩句歌詞。

同一時候,曾經離婚的梁錦松突然宣佈他的新戀情,對象是曾經代表中國跳水隊在三屆奧運會中奪得四塊金牌的「國寶」伏明霞。雖然兩人的年齡相距很大(梁錦松五十歲,伏明霞只有廿三歲),惹來一些人(特別是大陸人)的非議,但O二年預算案的成功,加上戀情喜事,令梁錦松的聲望在O二年三月達至新高,差不多跟民望居首的曾蔭權平起平坐,難怪這時梁錦松如沐春風。

可是花無百日紅,儘管他算是擁有近年香港政壇罕見的魅力,可是他愛侃侃而談,向公眾談及工商管理理論,例如用「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來比喻香港的脫困之道,向大眾推介《誰搬走了我的乳酪》(Who Moved My Cheese?)一書,又說「賺的錢不是你的,所花的錢才是」之類的理財「哲學」,並舉出湯水生意經的例子,鼓勵大眾在經濟不景下多動腦筋想辦法,以及推動香港成為「超曼克頓」(Manhattan Plus)等。結果他耍了太多嘴皮,經濟卻久久未見起息,甚至厲行加稅,人們不期然對他失望,甚至反感,覺得他幹不出成績之餘,只會花言巧語。到了O三年三月,梁錦松在宣讀預算案時故技重施,再次引用歌手羅文(其時剛剛身故)的另一支歌《前程錦繡》的歌詞「敢抵抗高山,攀過望遠方」作結尾。可是公眾已厭倦他大談「獅子山下」精神,只為加稅而發愁和憤怒,他也風騷不再。最終他更講多錯多,因為一句「有咁耐折墮」而激怒全民。

與此同時,梁錦松的戀情亦為他帶來不少麻煩。由於伏明霞是大陸人,不能長期逗留香港,因此有報導指梁錦松需要不停往返北京和香港見伊人,難免使一些市民覺得他只顧泡妞,不理政事,甚至懷疑他借娶「國寶」來攀附中央,爭取當下屆特首的本錢,因為伏明霞本身就是中共十五大黨代表最年輕的共產黨員(縱使伏明霞在人大會議內只是花瓶)。及至兩人「奉子成婚」,適值股市發生細價股事件(O二年七、八月,詳見第一章),灰頭土臉的梁錦松不敢高調宣佈結婚喜事,只是在傳媒披露後,低調地向外界證實,轉頭便去處理事件帶來的麻煩。這還不止,個多月後(O二年九月)傳媒揭發中文大學繞過一般程序,特別批准伏明霞來香港報讀工商管理課程,梁錦松遂被指責搞特權,伏明霞亦只好自行撤銷申請。到了最後,也就是預算案公佈前夕,伏明霞於二月底在香港誕下女兒,非但再次惹來特權疑雲(政府一向不鼓勵大陸孕婦來香港產子以獲取居留權),更萬料不到產女一事,竟使丈夫捲進「偷步買車」的醜聞,黯然下台。

(2025字)


〔圖表五十 梁錦松與曾蔭權、董建華的民望對比 1997-2003〕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

(請click圖表放大)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十二 「萬稅預算案」內容
下一章節:2.22 醜聞曝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