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7日 星期六

2.22 醜聞曝光

第二章 算帳
2.22 醜聞曝光

一波未波,一波又起,梁錦松正辯解他在電台失言的原委之際,另一枚更大的政治炸彈隨即在第二天爆發。三月九日(星期日),也就是預算案公佈後第四天,《蘋果日報》獨家揭露梁錦松偷步買車來避稅,從此買車醜聞成了梁錦松政壇事業的催命符,最終黯然下台,離開政界。

事緣梁錦松在預算案中,大幅提高「汽車首次登記稅」。然而他明知加稅在即,竟然在一月底先行購買一輛昂貴的凌志私家車,於是他可以趁早兩個月買車,省掉十多萬的稅款。更糟的是,他沒有在事前申報利益關係,這就成了「偷步買車」醜聞,涉嫌觸犯「以權謀私」(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的刑事罪行,可以被判入獄。其實曾蔭權在OO年亦被揭發程度較輕的類似事件,先在英國買車,然後當二手車運回香港,避開的廿多萬稅款比梁錦松更多。不過當年曾蔭權做妥利益申報,而梁錦松卻沒有。其時群情因加稅而洶湧,民怨隨時爆發,碰巧董建華已推行問責制,讓人期待犯錯高官會下台,於是醜聞曝光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報館收到市民投訴指梁錦松偷步買車後,記者於三月七日(星期五)致電梁錦松的新聞秘書譚志源查問,譚志源要到翌日深夜才指梁錦松原有的兩輛座駕不能安裝嬰兒座位,遂決定去買第三輛車,並坦然承認車價在加稅後貴了五萬元。報導在星期天(三月九日)出街後,梁錦松才驚覺事態嚴重,於早上十一時多主動向記者交代買車事宜,強調他為了準備接載快要出生(二月底)的女兒,才趕在一月底買新車,而增加「汽車首次登記稅」是買了新車後才有此決定。為了表示清白,他決定捐出兩倍的差價,即十萬元到慈善機構。這時候,一向「保皇」的政界中人如曾鈺成、葉國謙、鄭耀棠、譚耀宗等,立刻替梁錦松解圍,指他純粹是無心之失,一切應以滅赤為重。有趣的是,也許因為事情發生在星期天的緣故,政府上下對此事均掉以輕心,特首辦公室沒有發表任何聲明或解釋。

到了第二天(三月十日,星期一),事情開始鬧大,一名汽車業人士早上致電商台的烽煙節目《風波裡的茶杯》,指新稅制下,差價應為二十萬元,因為車行不敢把整筆新稅款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只敢加價五萬而已,意即梁錦松實際逃避了足足廿萬元的稅款。由於官員被踢爆算錯差價,加上逃避的稅款已不算少,不少低下階層一整年也賺不到廿萬元,令民怨火上加油。那些在「萬稅預算案」中蒙受損失的人,亦難以原諒梁錦松的過犯,又或是樂見他因醜聞而弄得「一身蟻」,舒一口悶氣。哪怕梁錦松馬上捐出雙倍稅款,市民還是覺得「犯了法」的「財爺」不能夠以錢代罪。當天傍晚,梁錦松急急公開承認疏忽,希望市民接受他是無心之失,董建華亦指梁錦松會汲取教訓。數小時後,譚志源更正實質的差價為十九萬元,並交代梁錦松已經向公益金捐出雙倍差價,即三十八萬。

不過民主派議員和群眾仍不放過梁錦松,有人甚至用「凌志」的諧音「零智」去諷刺梁錦松智商零蛋。「保皇黨」議員則繼續為他護航,有的說差額才數萬塊,不值一哂(黃宜弘)、有的說他從商界空降政府其實已損失不菲,不會貪圖這一點錢(鄭耀棠)、有的認為只是小事一樁,不必小題大做(曾鈺成)、有的相信他只是一時疏忽(田北俊),連中央駐香港官員(高祀仁)亦指他改錯了就好。不過中共喉舌《大公報》的社論竟然指梁錦松的說法令人難以信服,是失了職,倒教人詫異。

其時公眾的焦點是梁錦松是否蓄意避稅。雖然不少人相信此乃一時失誤,但越來越多人指證梁錦松於一月買車前,已經討論過是否加汽車稅,並非買了車以後才有加稅之意。一名車行員工更致電到電台,指一月份看見梁錦松選購新車時,已經有人問他會否加稅,當時他只是笑而不語,因此一些市民覺得他不可能那麼大意,完全沒有察覺他需要避嫌或申報利益。一場政治風暴已經形成,乘著大眾對預算案和偷步買車的不滿,曾健成等激進民主派組織了「杜松行動」(取「杜蟲」的諧音,粵語「松」和「蟲」同音),要求梁錦松道歉,並到廉政公署報案,立法會亦安排在三月十七日(星期一)召梁錦松親自解釋。接下來的數天,親共政黨與民主派屏息以待,同樣「保皇」的自由黨則置身事外,還突然遊說各黨派反對大幅增加汽車稅,彷彿圍魏救趙。

面對來勢洶洶的立法會議員,特區政府嘗試爭回主動,在梁錦松到立法會交代的前兩天(三月十五日,星期六),董建華煞有介事地發表書面聲明,指梁錦松在傳媒揭發的第二天(三月十日),已經向他遞交了報告並提出請辭,而他亦指責梁錦松事先沒有申報買車一事,確是違反了「問責制主要官員守則」,「構成嚴重疏忽」,「行為極不恰當」。不過考慮到梁錦松為了公職而放棄高薪的私人事業,推行問責制後又自願把多加的百多萬薪水捐給慈善機構,以及主動辭職等,這些都是「高尚情操的表現」,因此他裁決梁錦松不用辭職,只須對其過失「作出一個批評」,並希望梁錦松能戴罪立功,推動香港成功轉型。另一邊廂梁錦松亦同時發表聲明,說自己確實嚴重疏忽,「完全接受行政長官的結論」,並向全體市民「致以最誠懇的歉意」。

不過董建華顯然未能安撫公眾。梁錦松是否蓄意避稅是一回事,董建華應否把他革職卻是另一回事。當梁錦松的誠信被外界質疑,甚至揹著嫌疑犯的身份,委實幹不下去。偏偏董建華竟然開腔挽留梁錦松,令香港人喚起他過去對梁愛詩、王䓪鳴、苗學禮、路祥安、馬時亨護短的不快記憶,使問責制的精神徹底破滅。董建華聲明中的一句「高尚情操」,被全城當作笑柄,人們還揶揄他是一個「好老闆」,下屬犯了大錯反會呵護,並替下屬扛下罪過。自此人們針對的目標,不僅是被一本政治漫畫譏為「涼粉虫」的梁錦松,矛頭直指董建華,全因董建華引火自焚,不准失去市民信任的問責官員離職,還說已經考慮民意才挽留。

(2257字)


目錄
上一章節:2.21 阿松的浮沉
下一章節:2.23 落井下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