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6日 星期一

3.1 百日戰事

警告:因本人並非記者或學者,未能向前線醫護取得第一手資料,或向任何醫學教授印證,所有內容皆根據報章報導、政府新聞公報、「430記者會」、世衛調查 報告、專家和立法會的調查報告等文字及視象紀錄,以及大英百科全書、維基百科和一些醫學百科全書。因此本章內容或有不正確之處,敬請留意。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1 百日戰事

一百天,三個月多點的時間,相當於一個季節的長度,但對於O三年春天的香港人而言,卻是度日如年。

二OO三年三月,可說是香港最倒楣的日子。在這灰暗的春天,外有伊拉克戰爭陰霾,油價創下歷史新高,向衰退了五年多的本地經濟落井下石,內部則受到失業和加稅困擾,全城籠罩著悲觀的情緒,看不到前景和出路,復甦遙遙無期。恰巧傳媒踢爆財政司長梁錦松偷步買車,使其誠信破產,特區政府亂作一團,陷入主權移交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就在這段黑暗的歲月,一場不知名的瘟疫正在悄悄地散播。當香港人在三月四日像待宰羔羊般,默默等待梁錦松在翌日宣判「刑期」(加多少稅)之際,導致威爾斯親王醫院(威院)大規模爆發沙士的源頭病人,正好在這一天留院醫治。五天之後(三月九日),《蘋果日報》揭發梁錦松偷步買車的醜聞,威院也在同一時間,有十多名醫護人員和醫科生接連病倒,逼使醫院在第二天下令關閉8A病房。再過一星期(三月十七日),白天有梁錦松到立法會解釋偷步買車一事,說他把公事與私事分得太開,遂忘了申報利益,晚上則有中文大學(中大)醫學院長鍾尚志在記者面前,含淚反駁「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的說法,力指疫症已在社區爆發。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神秘疫症大舉「侵襲」香港。先是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不敵病毒狙擊,宣告中招入院,其後淘大花園爆發大規模疫情,數百名住客在數天之內染病送院,導致多間醫院應付不來,如骨牌般倒下,連帶前線醫護也紛紛被傳染病倒。在這情形下,全體香港人只好暫且拋開滅赤的爭拗,放過梁錦松的罪狀,更無閒理會美英聯軍推翻伊拉克暴君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的歷史時刻。疫症來得既急且兇,全城上下莫不戴上口罩,奮起迎戰自家爆發的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抵抗一種名叫「沙士」的新爆發傳染病(沙士原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

經歷一百天的艱難日子,香港人總算擊退沙士的「入侵」。在這期間,普羅大眾耳聞目睹三百人病逝,當中更包括八位殉職醫護人員,還有演藝界巨星張國榮在風雨飄搖、人心惶惶的時刻,從高處殞落,教人惋惜傷痛,更別說疫症導致數十億元的經濟損失,失業率創下前所未見的高峰。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前線醫護和科研人員秉承專業精神,沒有當逃兵,甚至冒上生命危險而自願上「戰場」,加上人們踴躍捐助受難家庭,香港人在危難時期展現了人性的光輝,部份人更被歌頌為英雄人物。與此同時,疫症揪出一連串潛藏已久的問題,從醫管局的積弊,到特區政府的怠慢,讓社會積壓空前的怨氣。每當一條寶貴性命犧牲掉,群眾便對董建華多添一份恨意,既為七.一大遊行埋下大量火藥,也教香港人覺得唯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才能在絕境中重生。在這短短三個多月裡,香港人嘗遍喜怒哀樂(當然悲傷的成份較多),在腦海留下難忘的「集體記憶」,使二OO三年成為香港史上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年份--單是沙士一役,已令社會人仰馬翻。

沙士遠去後,遺下不少問號有待解答。雖然政府、醫管局和立法會事後分別撰寫了三份檢討報告,總結經驗和追究責任,可是董建華一如過往的作風,不許楊永強揹上政治責任,不讓他為沙士事件鞠躬下台,使公眾對三份報告的焦點通通落至楊永強一人身上,爭辯他孰去孰留。至於沙士是怎樣在香港爆發?為何香港擁有先進的醫療體系,竟然在沙士一役不堪一擊?董建華政府緣何被公眾批評為做事緩慢、處事不濟?這一大堆問題,人們已經無閒細想,大部份的精力都花在爭論董建華永遠不會明白的「問責」。

可是如此慘痛的經驗,人類總該好好汲收一下教訓。

〔圖解六 各大醫院及其他地方的位置〕
〔年表九 沙士疫情日誌〕

(1425字)


目錄
上一章節:2.24 輕舟已過萬重山
下一章節:3.2 國家機密


圖解六 各大醫院及其他地方的位置(請click圖表放大)



年表九 沙士疫情日誌
*=公眾當時未知的事情

二OO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全球首名沙士病人在廣東省佛山市病發入院

二OO二年十二月~二OO三年一月
*廣東省河源市、中山市等地爆發小型沙士
 沙田彭福公園和九龍公園的水禽、新界多個農場飼養的活雞感染H5N1禽流感

二OO三年一月廿二日
*調查員完成河源市和中山市的疫情調查報告,並提交廣東省衛生廳
*東區醫院出現香港首位沙士病人,但沒有在院內爆發疫情,死後數月才證實曾感染沙士

一月廿三日
*廣東省衛生廳根據兩地調查報告,撰寫紅頭文件(即《二號文件》),並送到中央政府和省內各級衛生單位

一月三十日(年廿八)
*廣州市一名沙士病人病發入院,傳染一百多人,最終導致市內大規模爆發沙士,中國傳媒稱他為「毒王」。後來把病毒帶到香港京華酒店的劉劍倫,便是曾經治療這名病人的廣州中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中山二院)的醫科教授。

二月四日(年初四)
*一名八歲的香港女童跟隨家人到福建探親,染上肺炎,於這天去世,死因不明

二月十日
香港傳媒報導廣東省出現神秘疾病,引發市民購買白醋和板藍根熱潮
*「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這天才從傳媒報導中,得悉廣州爆發疫症
*香港衛生署多次致電及發傳真向廣東省詢問神秘疾病事宜,但沒有回覆,轉向中央政府求助

二月十一日
 廣東省衛生廳於記者會承認爆發非典型肺炎,共有三百多人染病,五人死亡,疫情是由O二年十二月開始,但辯稱高峰期已過
 廣東省市民搶購白醋潮加劇
 醫管局成立監察非典型肺炎小組,集中留意社區感染的嚴重肺炎個案
 香港大學(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主任袁國勇派人到廣州收集沙士病人的樣本作調查

二月十二日
 香港搶購白醋潮完全平息
 廣東省市民轉為搶購鹽、油、米
*袁國勇跟衛生署長陳馮富珍討論廣州疫情
*楊永強和衛生署副署長從這天起兩度提議陳馮富珍派人到廣州搜集疫症資料,但反被說服

二月十三日
 廣東省政府拘捕引發搶購鹽、油、米的造謠者,物價回復正常
*醫管局工作小組由留意公立醫院的社區感染嚴重肺炎個案,擴展至私家醫院

二月十五日
*劉劍倫在廣州病發

二月十六日
*袁國勇第二度跟陳馮富珍討論廣州疫情

二月十七日
*早前於福建患肺炎病逝的八歲女童的父親返回香港後病發入院,於這天去世,證實死因為禽流感
*一名曾到中國大陸的香港人因病到仁安醫院求診,後被轉送威爾斯親王醫院(威院),康復後(四月份)才證實曾感染沙士

二月十八日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疾控中心)指非典型肺炎(指沙士)的病原為衣原體(Chlamydia),此說法後來被國際醫學界推翻

二月十九日
 衛生署公佈一名九歲男童染上肺炎和禽流感,其父親與八歲妹妹數天前已去世
 衛生署公佈再有街市雞檔出售的活雞帶有禽流感病毒

二月廿一日
*劉劍倫偕妻子到香港,入住京華國際酒店,最終傳染十多名外國遊客和本地人,將沙士帶到多倫多、河內、新加坡、中國大陸等地,其中兩人成為威院和聖保祿醫院的源頭病人
*醫管局向各間醫院發出有關非典型肺炎的預防措施和指引文件

二月廿二日
*劉劍倫到廣華醫院求診

二月廿三日
*一名曾到中國大陸的香港人到旺角一間私家診所求醫,把沙士傳染給醫生和護士

二月廿四日
*廣州中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山一院)院長致電廣華醫院外科部主管葉維晉,著他考慮找專家診治劉劍倫,並在下午連同兩人,親自到廣華醫院探望劉劍倫。後來葉維晉決定請昔日同窗袁國勇參與治療

二月廿七或廿八日
*一名曾到京華酒店探訪的市民到急症室求醫,醫生認為他的病情不算嚴重,無需留院,病人取藥後回家。此人日後成為威院的源頭病人

三月二日(星期日)
*曾到過廣東省中山市的東區醫院源頭病人病發入院,後造成院內小型爆發
*曾住京華酒店的旅客病發入院,成為聖保祿醫院的源頭病人

三月四日(星期二)
 董建華飛往北京參加人大、政協兩會會議
*威院源頭病人再到急症室求診,送到8A病房留醫
*劉劍倫在廣華醫院病逝

三月五日(星期三)
 財政司長梁錦松公佈預算案,建議增加多項稅收和削減開支,引起公憤

三月六日(星期四)
 劉劍倫個案曝光
 梁錦松說香港人「有咁耐折墮」,惹來全城痛罵
 董建華從北京飛返香港
*威院開始為源頭病人用噴霧器治療,無意間讓沙士病毒在8A病房內擴散,傳染多人
*中文大學(中大)醫科生到威院8A病房臨床考試,十八人因而染上沙士,於三、四天後病發留院
*曾住京華酒店的越南河內源頭病人,由越南飛到香港,送往瑪嘉烈醫院醫治,一星期後(三月十三日)不治

三月八日(星期六)
*多位威院8A病房的醫護人員開始告病假
*新加坡衛生部告知香港衛生署該國三名懷疑沙士病人曾入住京華酒店,但衛生署未有到酒店追查

三月九日(星期日)
傳媒揭發梁錦松買車醜聞,梁錦松隨即認錯
*伊利沙伯醫院首名沙士病人病發入院

三月十日(星期一)
 威院因醫護人員集體請病假封鎖8A病房
 梁錦松更正買車醜聞中的避稅金額

三月十一日(星期二)
 威院重開8A病房,但訪客必須戴上口罩、保護袍等,亦不接收任何新病人

三月十二日(星期三)
 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發出全球警告,指越南、香港、廣東省有不知名的呼吸道疾病,提醒醫護人員要小心處理
*威院首次提議封院,惟醫管局和政府沒有接納

三月十三日(星期四)
 威院暫停一切非緊急手術,非肺炎急症個案轉送大埔那打素醫院(那打素)和北區醫院處理
 楊永強成立「督導小組」和「專家小組」處理非典型肺炎和威院的疫情
*東區醫院向衛生署呈報同一病房有多名醫護感染非典型肺炎
*威院源頭病人的親戚病發,到浸會醫院求醫,使浸會內部爆發第一輪疫情

三月十四日(星期五)
 楊永強指香港沒有爆發肺炎,市民不用恐慌,日後被公眾視為政府低估或隱瞞疫情的證據之一
 董建華和楊永強巡視威院
 政府把「督導小組」和「專家小組」合併為由楊永強帶領的「專責小組」
 政府首次公佈非典型肺炎(沙士)病人數目等資料,但只交代醫護人員染病情形,隱瞞其他患者的數目
*威院確定誰是源頭病人
*衛生署得悉聖保祿醫院的源頭病人曾入住「旺角某酒店」,仍未意會是京華酒店

三月十五日(星期六)
 世衛將神秘肺炎正式命名為「沙士」,並向全球發出「緊急旅遊指引」
 楊永強反駁國際社會在沙士一事上,把矛頭指向香港
 衛生署顧問醫生謝麗賢指未來七天若沒有新病例,代表非典型肺炎(沙士)沒有在社區擴散
 董建華發聲明指梁錦松在買車醜聞中嚴重疏忽,但強調梁錦松有「高尚情操」,無需辭職下台
 胡錦濤在全國人大會議中,接替江澤民當上國家主席
*淘大花園的源頭病人到威院洗腎時發現有燒,到8A病房留醫
*一名來自北京的8A病房訪客乘飛機返回家鄉,在機上傳染多人,包括九名香港旅行團旅客,以及日後成為內蒙古疫情源頭的兩名空姐。翌日他在當地入院後傳染多名醫護,成為北京市疫情的源頭之一

三月十六日(星期日)
 香港、廣東省、越南河內、多倫多、溫哥華和新加坡一同被世衛列入沙士「受影響地區」,亦即後來俗稱的「疫區名單」。由於當時香港還未有這樣的俗稱,因此市民和傳媒沒有為意香港已淪為疫區
 有市民到廉政公署投訴梁錦松涉嫌觸犯「以權謀私」罪
 溫家寶在全國人大會議中,接替朱鎔基當上國務院總理
*威院再提議關閉急症室,但被醫管局高層否決

三月十七日(星期一)
 楊永強再三重申社區沒有爆發肺炎,當晚中大醫學院長鍾尚志向傳媒反駁,眼泛淚光指擔心肺炎在社區擴散
 威院宣佈暫停多項非緊急服務
 政府公佈找到威院源頭病人
 政府首次公佈醫護人員以外的患者數目等資料
 新加坡政府把沙士列入法定傳染病,以便執行各種抗疫措施,香港要多等十天
 梁錦松到立法會解釋他因為把公事與私事分得太開,才忘記申報買車

三月十八日(星期二)
 中大宣佈發現沙士的病原為副黏液病毒(Paramyxoviridae),後被港大的發現推翻
 醫管局最終同意威院在翌日暫停急症室服務
 政府公佈伊利沙伯醫院首次有醫護人員染上沙士
 超過一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加拿大衛生局通知香港衛生署,多倫多的源頭病人曾入住京華酒店,陳馮富珍這下才急急徹查京華酒店跟威院的個案是否關連

三月十九日(星期三)
 衛生署終於察覺劉劍倫在京華酒店將沙士傳染多倫多、新加坡、越南等地方的源頭病人,並在即晚向市民公佈,但仍未查到威院源頭病人也是在酒店內受感染
 威院暫停急症室服務三天,其後延長至三月底
 商業電台(商台)烽煙節目主持鄭經翰發起「一人一口罩」運動,籌錢買N95口罩予前線醫護人員--其時已有不少醫護投訴沒有N95口罩、高層又不准下屬自備戴上
 政府首次公佈死亡及出院人數等資料
 世衛剔除溫哥華於疫區名單
*淘大源頭病人被威院診斷為流感康復,可以出院,病人隨即到弟弟在淘大花園E座的寓所借宿一宵,結果釀成災難,三百多名淘大居民被直接或間接感染
*中大的鍾尚志向陳馮富珍提議,運用法定權力強制沙士病者的親友隔離檢疫,但被拒絕

三月二十日(星期四)
 政府首次公佈有學童感染沙士,首間學校因而宣佈停課,掀起家長恐慌
 美英聯軍攻打伊拉克
*大埔一名私家醫生被來自威院8A病房的出院病人傳染沙士,於這天到威院留醫
*沙田一名私家醫生被來自威院8A病房的出院病人傳染沙士,於這天入院留醫
*淘大源頭病人返回深圳

三月廿一日(星期五)
 政府公佈浸會醫院有醫護人員染上沙士,並已轉到公立醫院留醫
*首名那打素隱形病人於這天入院,他跟另外六名隱形病人使院內爆發疫情,最終一百多人被交叉感染

三月廿二日(星期六)
 港大宣佈發現沙士病原為一種全新的冠狀病毒(Coronavirus),推翻數天前的中大發現,後獲世衛確認
 衛生署承認有私家醫生染上沙士,也有病人在辦公室內傳染同僚
 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到訪香港,參與世衛會議,楊永強等政府官員亦有出席
 超過二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淘大源頭病人到威院洗腎時再次病發,留院診治

三月廿三日(星期日)
 教統局長李國章宣佈准許出現沙士個案的學校停課七天,並下令有家人感染沙士的學生也要停課七天,但拒絕全香港或整個沙田區的學校停課
 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深夜因出現肺炎病徵入院,後證實患上沙士,職位由高永文暫代

三月廿四日(星期一)
 何兆煒入院掀起民間恐慌,市民開始大批搶購口罩,即使沒病亦開始在室外戴上口罩,市面則於一星期內變得冷清
 首次有學校在未有學生或教職員證實或懷疑感染沙士的情況下,自行宣佈停課
 無線電視抽起黃金時間節目,開始逢星期一至五,每晚花半小時講解沙士資訊
*聯合醫院首名隱形病人在這天留院,日後連同另外兩名來自淘大的隱形病人,使院內爆發疫情,數十人被交叉感染
*楊永強首次向陳馮富珍查問需否把沙士納入檢疫法例,成為法定傳染病,但被勸服沒有此需要

三月廿五日(星期二)
 董建華成立「特首督導委員會」去應付沙士爆發
 大批學校(主要為沙田區)自行宣佈停課,但董建華跟政府高層商議後,認為毋須下達停課令
 政府公佈九名參與北京旅行團的遊客在飛機上感染沙士,航空界開始受打擊
*陸續有淘大花園E座居民到醫院求診,翌晨震驚政府總部

三月廿六日(星期三)
 大批淘大花園居民湧往聯合醫院求醫,主要為E座住客,嚇得不少淘大住客在接下來數天,搬走避禍
 政府官員首次承認沙士在社區內有蔓延跡象
 中央圖書館因一名居於淘大的職員染上沙士,傍晚即時休館,清洗消毒
 楊永強向立法會申請撥款兩億元抗疫
 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指政府抗疫怠慢,質疑楊永強失職,楊永強語帶不忿反擊,指議員不要像以往那樣挑撥,否則是不負責任
 超過三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其中一名淘大E座居民飛往台灣,被指是當地疫情爆發的其中一個源頭

三月廿七日(星期四)
 政府宣佈一連串控制沙士疫情的措施--除大學外所有學校停課(兩天後實施)、與病人緊密接觸者須每天到衛生署報到和檢查(四天後實施)、旅客須在邊境申報健康(兩天後實施)
 在世衛命名沙士後第十二天,特區政府終於將沙士納入《檢疫及防疫條例》內,使之成為法定傳染病之一
 新界東聯網總監馮康病發入院,職位由李錦滔暫代
 港大宣佈成功發展快速測試方法,但準確度有限
 中國北京市和山西省被世衛列入疫區名單
*醫管局計劃把所有沙士新症集中到瑪嘉烈醫院醫治,康復中的病人則悉數送往黃大仙醫院療養

三月廿八日(星期五)
 各間大學宣佈停課至四月七日,後來延長停課時間
 政府關閉所有公眾泳池、兒童遊樂場等
 因淘大爆發疫情,使聯合醫院有太多沙士病人,瑪嘉烈要提早接收患者
 中國政府進一步向世衛交代疫情,感染人數較一個多月前公佈的數目增加一倍以上,但仍拒絕世衛專家到廣東省調查
 中國的「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龍永圖批評香港傳媒報導疫情時不夠平衡,「才」三百多人感染便弄得全城恐慌
 坊間傳出有孕婦感染沙士。最後共有十二名孕婦中招,約有一半需剖腹產子,其餘則人工流產
 超過四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三月廿九日(星期六)
 政府在邊境實施檢疫制度,所有旅客必須申報健康狀況
 暫定所有學校停課九天至四月六日,後來延長停課時間
 瑪嘉烈關閉急症室,集中醫治沙士病人
 醫學專家指醫治沙士的藥物可引致孕婦誕下畸胎,政府隨後呼籲僱主准許懷孕員工無休止放有薪假期
 醫管局拒絕部份懷孕員工放假
 首批康復的威院醫護和醫科生公開亮相
 被越南河內源頭病人傳染的世衛專家烏巴尼(Dr. Urbani)在泰國曼谷病逝殉職
*多個政府部門開始一同到淘大花園調查大爆發原因

三月三十日(星期日)
 威院重開急症室,但有限度運作
 超過五百人證實感染沙士,其中過百人為淘大花園居民,約佔總數四分之一
*楊永強決定向淘大E座發出隔離令,但陳馮富珍「抗命」,要董建華在晚上開會確認執行隔離令

三月卅一日(星期一)
 政府早上六時下令封鎖淘大E座,所有住客被隔離十天,必須留在家中
 約一千名「病人緊密接觸者」從這天起,須每天到衛生署的醫療中心報到及檢查,為期十天,並勸喻他們盡量留在家中,不要上班或上學
 四名青年建立sosick.org網站,披露哪些大廈有沙士病人居住或上班
 醫管局開始在內部發行「抗炎日訊」,以作溝通
 新證實感染沙士人數最多的一天,多達八十人,大部份為淘大居民
 超過六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四月一日(星期二)
 中午一名青年盜用《明報新聞網》的格式,指香港已成為疫埠,晚上被警方拘捕
 傳出香港成為疫埠後,市民在下午搶購食物及日用品,股市下瀉,不久政府即澄清並無其事
 藝人張國榮傍晚在中環的文華東方酒店跳樓自殺身亡
*早上政府找到初步證據,證明污水渠為病毒在淘大花園E座散佈的元兇
 深夜政府把被隔離的二百多名淘大花園E座居民送往郊區兩個度假村改裝而成的隔離中心
 *那打素發現院內有交叉感染,通知衛生署
 世衛以為北京疫情平復,將其剔除於疫區名單

四月二日(星期三)
 世衛向全球發出針對香港和廣東省的「旅遊警告」
 瑞士禁止香港、中國、新加坡和越南商人參加巴塞爾「世界珠寶及鐘表展」
 中國政府終於批准在北京等候多天的世衛專家到廣東省研究疫情
 超過七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聯合醫院發現院內有交叉感染
*首名黃大仙東頭邨興東樓沙士病人病發

四月三日(星期四)
 首名醫護人員(劉大鈞)不治,死者為私家醫生
 醫管局禁止所有人到急症病房探望,到普通病房探望的時間和人數亦受限制
 醫管局規定所有留院病人必須戴上口罩
 政府決定延長中小學和幼稚園的停課時間至四月廿一日,即復活節假期後才復課,各間大學亦決定延長停課至四月十三日
 聯合醫院的醫護人員在員工大會痛斥管理層運作失當,如缺乏口罩等
 貿易發展局決定帶領香港商人退出巴塞爾鐘表展,抗議瑞士政府無理對待

四月四日(星期五)
 商台鄭經翰發動「一人一個橙」運動支援前線醫護人員

四月五日(星期六)
 那打素內部交叉感染的疫情曝光
 衛生署已向警方借用電腦分析系統來追查病毒擴散途徑
 超過八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美英聯軍攻入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機場
*美國華裔流行病學家吳錦祥義務參與政府調查淘大爆發的原因,於這天跟高官開會。後來吳錦祥指楊永強在會上以避免香港暴動為由,隱瞞老鼠為爆發元兇,甚至說為了大局,總有人要犧牲

四月六日(星期日)
 威院急症室恢復全面運作
 聯合醫院不再讓急症室的內科病人留院治療,轉送其他醫院
 將軍澳有市民證實感染沙士後,拒絕入院,十數小時後被警方勸服

四月七日(星期一)
 醫管局終於准許懷孕十三週以下的員工放有薪假期
*醫管局放棄由瑪嘉烈集中治療沙士病人,瑪嘉烈開始停止接收九龍西聯網以外的轉介病人,此安排翌日才向外公佈
*因瑪嘉烈的深切治療部核心員工悉數感染沙士,要調動內部人手和明愛醫院派人接管
*政府決定應盡快強制沙士病人家屬隔離檢疫

四月八日(星期二)
 衛生署在外界追問下,才承認毗鄰淘大花園的牛頭角下邨有多名居民感染沙士
 政府公佈最多醫護人員感染沙士的一天,廿四小時內有十八人中招,單是瑪嘉烈醫院已佔去一半數目
 超過九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藝人張國榮出殯,遺體火化
*衛生署建立電子病人資料庫

四月九日(星期三)
 美國《時代》雜誌引述退休軍醫蔣彥永之言,揭露中國政府及衛生部長張文康隱瞞北京市的沙士疫情
 馬來西亞突然要求香港人需要簽證才能入境
*首名大埔醫院的隱形病人由那打素醫院轉過來,最終大埔醫院接收了那打素六名隱形病人,在院內傳染了至少廿八人

四月十日(星期四)
 政府由勸喻改為強制與患者有緊密接觸的人必須留在家中或到隔離營十天,不准外出,警方會突擊檢查
 傳媒揭發鄰近淘大花園和牛頭角下邨的德福花園有多名居民患上沙士
 政府終於決定把患者居住的大廈名稱將於日內公開
 淘大E座居民隔離期滿,可返回已消毒的居所
*大埔醫院發覺院內出現由那打素轉送過來的隱形病人
*首名屯門醫院隱形病人於這天入院留醫,他跟另一名隱形病人導致院內爆發小規模疫情,十多人被交叉感染

四月十一日(星期五)
 政府宣佈隔離者不准離境(四天後實施)
 四天之內瑪嘉烈醫院已有超過三十名醫護人員中招,停止接收九龍西聯網的病人
 超過一千人證實感染沙士
 北京重新被世衛列入疫區名單內

四月十二日(星期六)
 衛生署開始公佈沙士病人居住的大廈名稱(疫廈名單),但病人工作的商業大廈則由始至終拒絕透露
 加拿大率先完成沙士病毒的基因圖譜
 超過一千一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胡錦濤突然南下深圳召見董建華和廣東省幹部,翌日才對外公佈

四月十三日(星期日)
 衛生署再次在外界追問下,才承認柴灣高威閣有數名住客感染沙士
 董建華夫人董趙洪娉以紅十字會義工身份探訪牛頭角下邨居民時,穿著整套保護衣物,惹來非議及譏諷
 民間人權陣線計劃七月一日舉行反廿三條立法遊行

四月十四日(星期一)
 除理工大學外,各間大專院校復課
 聯合醫院急疫室服務回復正常
 何兆煒康復出院,但仍繼續請病假,留在家中休養
 美英聯軍攻入薩達姆.侯賽因的家鄉提克里特(Tikrit)

四月十五日(星期二)
 政府公佈首次有孕婦死亡,孕婦生前已剖腹產子
 深切治療部最多沙士病人的一天,高達一百二十七人,佔去全香港過半的床位,醫療體系承受最大的壓力
 大埔區的疫廈數目超越淘大花園位處的觀塘區及威院位處的沙田區,成為全城之冠
 超過一千二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四月十六日(星期三)
 政府宣佈中小學將分批復課
 政府宣佈半夜十二點後,所有機場離境者必須探熱檢疫,機場入境者及陸路、海路的出入境旅客要遲一步才實施
 繼加拿大和美國之後,港大和中大同日各自宣佈完成病毒基因排列

四月十七日(星期四)
 政府公佈淘大大爆發的調查報告,指污水渠為主要傳播途徑
 機場離境者需要探熱
 董建華到高威閣巡視
*明愛醫院開始爆發小規模疫情,最終廿多人染上沙士

四月十八日(星期五,復活節假期)
 出院病人數目首次超越新證實的病人數目
 超過一千三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四月十九日(星期六,復活節假期)
 政府推動一連兩天的「全民清潔保健行動日」,全體高官連續兩天到街上清潔或巡視
 民間組織舉辦「心連心.全城抗炎大行動」,六間電子傳媒攜手舉辦連續三十六小時的節目
 死亡人數最多的其中一天,多達十二人
 中國內蒙古自治區被世衛列入疫區名單

四月二十日(星期日,復活節假期)
 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及北京市長孟學農遭免職,中國政府開始公佈較真實的感染人數
 過千人被困西貢黃石碼頭巴士總站數小時,等候巴士回家
*導致浸會醫院第二輪爆發的首名隱形病人於這天留醫,他跟另外一名隱形病人在院內把沙士傳染給十多人

四月廿一日(星期一,復活節假期)
 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宣佈研製出紅外線快速測溫儀,翌日在羅湖陸路口岸為出入境旅客測量體溫
 傳媒報導黃大仙東頭邨興東樓多人感染沙士
 超過一千四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四月廿二日(星期二)
 經歷三星期停課後,中三及以上學生復課
 董建華宣佈撥款兩億作醫護人員培訓之用
 鄭經翰發起「一學生一樽維他命C」計劃

四月廿三日(星期三)
 政府公佈一百一十八億元的救市方案
 政府宣佈午夜十二時後,為所有機場入境旅客探熱,陸路和海路的旅客探熱措施則要再遲一步才實施
 世衛發出針對中國北京市、中國山西省和加拿大多倫多的旅遊警告
 中國副總理吳儀出任「國務院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揮部總指揮」,三天後兼任衛生部長
 北京市及太原市出現恐慌
 北京市政府否認封城傳聞,並宣佈學校停課,以及公佈沙士患者居住的大廈、乘搭過的飛機航班和火車班次
*北區醫院的其中一名隱形病人病發入院,他跟另外一名隱形病人導致院內小規模爆發,至少十多人被交叉感染
*首名沙田瀝源邨榮瑞樓的沙士病人病發

四月廿四日(星期四)
 那打素醫院因院內爆發疫情,停止急症室服務,病人轉送同屬新界東聯網的威院、北區醫院等
 政府宣佈中一及中二學生於四月廿八日復課
 政府為所有機場入境旅客探熱,並首次在陸路口岸抽樣檢查旅客體溫
 世衛的環境專家小組抵達香港,調查淘大大爆發的原因

四月廿五日(星期五)
 醫管局署理行政總裁高永文在電台激動地嗚咽,說公眾若不滿意其表現,他願意辭職
 政府把家居隔離令擴大至懷疑感染者的家屬
 政府開始公佈懷疑感染者居住的大廈名稱
 恆生指數跌至沙士時期最低點,只有8409點
 超過一千五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台北市政府封鎖和平醫院,醫護人員在院內紛紛抗議
 北京市開始興建小湯山隔離醫院

四月廿六日(星期六)
 醫管局高層重組分工,由馮康主力負責統籌物料供應,分擔高永文的工作
 開始在羅湖邊境裝設紅外線體溫測量器
 首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劉永佳)殉職

四月廿七日(星期日)
 台灣政府下令半夜十二時後(四月廿八日),所有中國大陸及香港入境旅客將被強制隔離十天
 到台灣旅遊的一名香港女童發燒,懷疑感染沙士,當地政府把全團三十多人強制留在酒店隔離
 醫管局公佈那打素的內科部主管陳學深已於數天前辭職,只保留顧問醫生職銜
 馮康康復,開始上班,並分擔了高永文的工作
 死亡人數最多的其中一天,平了四月十九日的紀錄,共十二人
*屯門醫院告知衛生署院內爆發交叉感染

四月廿八日(星期一)
 中一及中二學生復課
 一名中三學生懷疑感染沙士,其就讀的學校於翌日起停課數天
 董建華傍晚赴泰國曼谷參加東盟會議
 貿易發展局堅持舉辦一連四天的「香港家庭用品展」、「香港禮品及贈品展」等,惟海外買家寥寥無幾
 世衛剔除越南於疫區名單,成為首個爆發疫情後成功控制的地區

四月廿九日(星期二)
 政務司長曾蔭權下令派專機到台北接回被隔離多天的旅行團成員,懷疑感染沙士的女童返抵後立即送往醫院檢查,證實虛驚一場
 董建華在曼谷跟溫家寶會面時遲到
 死亡人數最多的其中一天,平了四月十九日、廿七日的紀錄,共十二人

四月三十日(星期三)
 何兆煒完全康復,開始上班
 四位女高官成立「護幼教育基金」、自由黨亦成立「工商界關懷非典受難者基金」

五月一日(星期四)
 沙田瀝源邨榮瑞樓疫情曝光
 再有學童在復課後懷疑感染沙士,第二間學校須再度停課
 零售業及旅遊業攜手推出「同心為香港」運動,鼓勵香港人消費
 已有一千六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台北和天津市被世衛列入疫區名單

五月二日(星期五)
 政府宣佈全面復課日期

五月三日(星期六)
 兩名來自廣州的中醫藥教授獲邀到香港診治沙士病人

五月四日(星期日)
 一艘馬來西亞貨輪懷疑船員集體感染沙士,駛到香港求救,證實虛驚一場
 新證實感染沙士人數跌至個位數字

五月五日(星期一)
 董建華委任曾蔭權為「全城清潔策劃小組」主席,負責疫後清潔工作,後被揶揄為「掃街大隊長」
 董建華委任梁錦松為「振興經濟專責小組」(後易名為「重建經濟活力策略小組」)主席,負責疫後在全球推廣香港
 董建華撥款成立沙士科研基金和「傳染病預防及控制中心」(後易名為「衛生防護中心)

五月六日(星期二)
 浸會醫院第二輪疫情曝光,院方被指責隱瞞事件

五月七日(星期三)
 首次醫護零感染
 大埔區疫廈數目不再是全城之冠,顯示該區疫情減退
 菲律賓馬尼拉被世衛列入疫區名單
 立法會否決對梁錦松的不信任動議

五月八日(星期四,佛誕假期)
 大埔醫院的疫情曝光
 中央政府向香港送贈醫護人員防護衣物
 世衛發出針對天津、內蒙古和台北的旅遊警告
 三萬人湧往長洲觀賞太平清醮活動

五月九日(星期五)
 衛生署在傳媒追問下,才證實榮瑞樓多人中招

五月十日(星期六)
 --

五月十一日(星期日,母親節)
 大批市民慶祝母親節,市面回復熱鬧

五月十二日(星期一)
 小四至小六學生復課

五月十三日(星期二)
 第二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謝婉雯)殉職
 河北省和吉林省被世衛列入疫區名單

五月十四日(星期三)
 立法會否決要求董建華下台的動議
 世衛剔除多倫多於疫區名單

五月十五日(星期四)
 董建華成立由專家組成的檢討委員會以總結經驗,防範入冬後可能重臨的沙士,但委員會主席由楊永強擔任,被公眾罵為「自己查自己」
 再有公立醫院醫護人員(鄧香美)殉職
 超過一千七百人證實感染沙士
 董建華在立法會斥責民主派議員「唱衰香港」、「膚淺」,著他們要「與時並進」

五月十六日(星期五)
 --

五月十七日(星期六)
 數萬人排隊申請馬會為賭波合法化而開設的三千多個職位,人龍由灣仔延伸至中環
 世衛正式發表淘大花園大爆發調查結果,大致認同政府的結論
 世衛發出針對中國河北省的旅遊警告

五月十八日(星期日)
 首次沒有社區感染個案,新增個案全數在醫院內被交叉感染

五月十九日(星期一)
 小三及以下的學生,以及特殊學校復課,自此所有學校回復正常
 吳儀與楊永強到日內瓦參加世衛年會

五月二十日(星期二)
 世衛剔除馬尼拉於疫區名單

五月廿一日(星期三)
 世衛把整個台灣列入疫區名單,並同時把針對台北的旅遊警告擴展至全台灣

五月廿二日(星期四)
 --

五月廿三日(星期五)
 世衛撤銷針對香港及廣東省的旅遊警告
 梁錦松晚上到蘭桂坊慶祝世衛撤銷旅遊警告,惹來非議
 袁國勇稱果子貍可能是沙士源頭

五月廿四日(星期六)
 全城首次零感染,但翌日即再有人證實感染沙士個案
 演藝界舉行1:99演唱會,為「沙士孤雛」籌款
*北區醫院告知衛生署院內爆發交叉感染

五月廿五日(星期日)
 數千名參加了香港遊的本地市民在尖沙咀等候出發,把部份街道擠得水洩不通

五月廿六日(星期一)
 浸會醫院為隱瞞疫情一事,暫停行政總監曾慶華的職務,由李川軍代替
 那打素有限度重開急症室
 多倫多爆發第二輪疫情,重登世衛疫區名單

五月廿七日(星期二)
 再有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劉錦蓉)殉職

五月廿八日(星期三)
 曾蔭權領導的「全城清潔策劃小組」公佈一系列改善衛生措施

五月廿九日(星期四)
 北區醫院疫情曝光
 中央政府向香港送贈第二批防護衣物

五月三十日(星期五)
 立法會決定當專家報告於十月公佈後,考慮是否自行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沙士事件
 醫管局宣佈成立專責委員會,檢討沙士時的表現
 世衛剔除新加坡於疫區名單

五月卅一日(星期六)
 一名私家醫生(張鍚憲)和一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王庚娣)因沙士殉職

六月一日
 香港最後一名殉職醫護(鄭夏恩)於這天病逝
 廣東省重新准許居民「港澳遊」

六月二日
 衛生署公開指責浸會醫院沒有及時呈報病例,又向病人隱瞞疫情
 中國大陸首次零感染

六月四日
 浸會醫院為隱瞞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小組

六月七日
 民間團體在機場舉辦「心連心.香港再起飛」活動,事後特首夫人董趙洪娉的保鑣被指趕跑藝人,為她霸佔廁所

六月十一日
 公佈最後一名證實患有沙士的病人,最終香港共有一千七百五十五人感染沙士,其中三百零四人病逝

六月十二日
 廣東旅遊倒閉
 香港首次同時無人死亡和證實中招

六月十三日
 世衛剔除廣東省、河北省、內蒙古自治區、吉林省、山西省、天津市於疫區名單

六月廿三日
 世衛剔除香港於疫區名單,宣告香港終於成功控制疫情
 董建華到淘大花園視察

六月廿四日
 世衛撤銷針對北京市的旅遊警告,並同時剔除於疫區名單,宣告中國大陸疫情平復

六月廿八日
 瑪嘉烈重開急症室

六月廿九日
 總理溫家寶到訪香港

六月三十日
 溫家寶在董建華等人陪同下,到淘大花園探望在沙士中失去懷孕妻子的郭姓居民及其女兒,並手抱孕婦死前剖腹誕下的早產男嬰。後來他亦有去威院視察,並在晚上出席紀念沙士的聚會,頒發英勇勳章

七月一日
 溫家寶早上離開香港
 下午超過五十萬人上街示威反對廿三條立法,並高喊董建華下台,醫學界則同時抗議政府拒絕由獨立人士調查沙士事件

七月二日
 世衛剔除多倫多於疫區名單

七月五日
 世衛剔除台灣於疫區名單,至此沙士在全球告一段落

七月六日
 田北俊辭去行政會議職位,四小時後(七月七日凌晨)董建華宣佈押後廿三條立法

七月十六日
 梁錦松和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在晚上先後宣佈辭職

七月十八日
 那打素急症室服務回復正常

七月十九日
 陳馮富珍宣佈獲世衛邀請,到瑞士日內瓦擔任保護人類環境部門主管。最後她留任衛生署長一職至八月二十日,由副署長林秉恩接任

八月一日
 「全城清潔策劃小組」推行屋邨清潔扣分制,以改善公共屋邨的環境衛生

八月廿二日
 浸會醫院董事會主席鄭崇羔在公佈獨立調查報告多天後,終於肯向病人公開道歉

九月八日
 新加坡再有人染上沙士,懷疑在實驗室工作時感染

九月十五日
 香港出現一名懷疑沙士病人,翌日證實為虛驚一場

十月二日
 政府公佈專家檢討委員會的沙士報告,因結論不需任何人為沙士一事負責,也沒有點名批評任何官員,引起公眾不滿,楊永強則拒絕辭職

十月三日
 殉職醫護人員劉永佳的遺孀企圖自殺

十月十日
 立法會初步通過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沙士事件及追究責任
 最後一名去世的沙士病人於這天離世

十月十六日
 醫管局公佈獨立調查報告,沒有點名譴責任何官員,但政府發聲明指報告內容與事實不符,醫管局亦表示不同意部份內容

十月十七日
 政府回應專家委員會的報告建議,成立「沙士信託基金」,給予沙士受害人撫恤金和經濟援助

十月廿九日
 立法會正式通過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沙士事件及追究責任

十一月廿六日
 懷疑浸會醫院有一名日本籍沙士病人,證實為虛驚一場

十二月十三日~二OO四年四月廿四日
 立法會展開沙士聆訊,傳召楊永強、陳馮富珍、何兆煒、高永文等關鍵人物公開作供

十二月十七日
 台灣有人染上沙士,懷疑在實驗室工作時受感染

十二月廿七日
 中國《南方都市報》揭發廣東省政府隱瞞一宗社區感染的沙士病例,患者否認曾吃野味。最後報章的編採人員反被政府控告或撤職

二OO四年一月四日
 中國大陸出現入冬後第二宗社區感染沙士個案,患者為食肆女工

一月五日
 廣東省政府決定宰殺所有果子貍

一月七日
 三名無線電視新聞部員工到廣州街市採訪後不適,懷疑感染沙士,最後證實為虛驚一場

一月十一日
 廣東省政府確認入冬後第三宗沙士個案

一月十四日
 醫管局高層被揭發在財赤下仍可享有一千多萬元的年終「獎勵金」,惹來非議

一月十八日
 最後一名康復的沙士病人(鍾待政)出院

一月卅一日
 廣東省政府公佈第四宗沙士個案,但病人已出院數天,翌日衛生署長林秉恩指做法「可以接受」

二月十九日
 鍾尚志宣佈辭去中大醫學院長一職,到巴布亞新畿內亞行醫,其後選出由副院長霍泰輝接任

三月二日
 董建華表示無意到立法會出席聆訊,最終妥協於五月廿二日在禮賓府內閉門作供

三月三日
 曾誤以為副黏液病毒是沙士病原的中大教授談兆麟宣佈辭職,到美國藥廠工作

三月四日
 中大教授沈祖堯宣佈辭去威院內科及藥物治療部主管一職,專注大學教研工作

四月廿三日
 中國政府公佈一名研究生在實驗室感染沙士後,於四天前(四月十九日)去世,其後揭發多人被她傳染

五月五日
 立法會調查報告初步內容曝光,中大教職員即時聯署為沈祖堯平反,聲稱下令威院8A病房重開者另有其人,立法會則調查誰人洩密,並向公眾致歉

六月一日
 衛生防護中心正式成立
 揭發北京市疫情的蔣彥永醫生因上書要求中共平反六四屠殺,被當局扣留

七月五日
 立法會公佈調查報告,點名批評楊永強、陳馮富珍等十一名政府高官和醫管局高層,亦同時點名讚揚多名前線醫護人員

七月六日
 溫家寶曾親自探望的淘大E座郭姓居民,在電台上直斥楊永強拒絕辭職是「厚顏無恥」

七月七日
 楊永強表示為了「體現政治問責」,決定為沙士事件辭職下台,但留任至十月初
 醫管局主席梁智鴻在董事局大會上提出呈辭,被董事局成員挽留,部份人更以集體辭職來要脅梁智鴻留下

七月八日
 梁智鴻拒絕醫管局董事會挽留,堅持辭職下台,留任至九月三十日。隨後有人發起聯署公開信挺楊永強和梁智鴻,但被指高層強逼下屬簽署

八月廿六日
 醫管局宣佈高永文留任至十二月底,之後約滿離職

十月九日
 政府宣佈由周一嶽接替楊永強,當「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

十月十二日
 政府宣佈由胡定旭接替梁智鴻,當醫管局主席一職

十月十八日
 死因庭為六名殉職的公立醫院員工召開死因聆訊,十一月十八日裁定六人死於自然

二OO五年三月十日
 董建華以健康理由宣佈辭去特首一職,轉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六月曾蔭權正式接任特首

四月廿二日
 吳儀辭去衛生部長一職,其後宣佈由衛生部副部長高強接任

六月廿三日
 何兆煒宣佈九月約滿後離任,其後胡定旭決定由黃譚智媛於九月二十日起暫代行政總裁一職

六月廿四日
 陳馮富珍獲升為世衛的「傳染病監察及行動總監」

十月十四日
 梁智鴻被曾蔭權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

二OO六年一月十三日
 政府宣佈由澳洲籍的蘇利民正式出任醫管局行政總裁一職

三月份
 部份沙士受害人在三年追溯期屆滿前夕,入稟控告醫管局索償

四月二十日
 蘇利民宣佈取消惹人爭議的醫管局高層花紅制

七月廿五日
 中國政府推舉陳馮富珍競逐世衛總幹事一職

十一月八日
 陳馮富珍獲選為世衛總幹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