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3日 星期一

3.3 不尋常的二月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3 不尋常的二月

當中國衛生部副部長帶領專家南下廣州的同時,市內爆發疫症的消息終於走漏了風聲。翌日(二月十日)香港傳媒在中國政府否認或拒絕透露疫情之下,廣泛報導廣州的流言,指市內流傳一種神秘疾病,多人染上這怪病後斃命,連醫護人員都不能自保,羊城一片混亂。這項消息嚇得一小撮香港人仿效廣州人那樣,到處搜購白醋和板藍根,價錢一下子暴漲數倍。也有香港人替大陸的親友張羅,或大批買下當水貨運到大陸出售圖利。

不過香港人只搶了一天半的白醋,便在頃刻間平靜下來,沒人再去搶購,價格也回復正常。這是由於眼見事情被外地傳媒揭發,廣東省衛生廳便順勢在消息曝光後第二天(二月十一日),召開記者會「闢謠」--所謂神秘疾病只不過是較罕見的「非典型肺炎」,不是生化襲擊或爆發鼠疫,並承認省內已有三百零五人染上此病,其中五人病歿。雖然病原未明,但省政府呼籲群眾不要恐慌,因為疫情已經受控,也告知了世衛。既然「真相大白」,疾病的神秘面紗迅即被撕破,香港的搶醋潮也就驟然平息下來。事實上,廣東的流言越鬧越不像話,有人乘機亂發手提短訊,訛稱化學品跌到河裡,嚇得廣州市民的搶購目標由白醋改為白米和油鹽,也有當地人因煲醋而中毒枉死。見慣中國各種「騎呢」(光怪陸離)事情的香港人,不期然對整件事一笑置之。加上香港的科學家力證白醋對殺菌無大幫助,特區政府也表示正在聯絡廣東省政府瞭解事件,於是較「文明」的香港人都把白醋事件當作是「笑話」和「鬧劇」。記者會的第二天,一些香港球迷如期北上,到廣州觀賞巴西對中國的國際足球友誼賽,無懼跟六萬名當地球迷擠在同一個球場。

只是表面上的「穩定」,卻不代表事情可以告一段落。就在香港人開始搶醋的同一天,楊永強和他的下屬衛生署長陳馮富珍才剛剛從傳媒的報導,得悉廣州爆發疾病,衛生署即時致電和傳真英文函件到廣東省和廣州市對口單位(注意:英文不是中國大陸的官方語文,香港才是)。結果他們的查詢一一落空,無人回應,只好轉向中央求助。當時香港市民並不曉得廣東幹部對特區政府不愀不睬,更不知道原來廣東省只會向香港通報四種指定的傳染病,而平凡的「非典型肺炎」當然不在規定之列,故此理論上粵省政府無需把疫情向特區相告。說穿了,粵港兩地政府的交流一向不算暢順,香港往往要經過北京中央政府作中間人施壓,才能跟廣東省在各種事務打交道。

經歷一天的空手而回後,廣東省政府逕自召開上述的記者會以平息民間謠言,香港的衛生官員終於可以從中略窺神秘疾病的真貌。負責統領全香港所有公立醫院的醫院管理局(醫管局)開始戒備,成立了工作小組,並根據粵省幹部透露的零碎資料,著各間公立醫院(後來擴展至私家醫院)對「社區感染的嚴重肺炎」病人多加留意,並馬上把這類病例告知負責追蹤疫情的衛生署。這時候,楊永強和衛生署副署長梁柏賢均提議派人到廣州,以取得更多疫症的資料,但兩人反被陳馮富珍勸服。她認為香港已經從中央政府和世衛拿到疫情的一些資料,而衛生部也派了專家到廣東調查,並在數天之後(二月十八日),公佈疫潮的病原為「衣原體」(chlamydia,又名披衣菌,此結論後來自然被推翻,因疫潮並不是「非典型肺炎」,而是前所未有的傳染病沙士),因此香港沒有必要另派官員到廣州調查,只需等待北京捎來的消息即可。再者,港大醫學院已經在省政府舉行記者會當天派了兩人到廣州,跟有份調查河源和中山疫情的鍾南山聯絡上,從他那裡拿到沙士病人的樣本,港大教授袁國勇亦私底下兩度跟她討論廣州的疫情。既然有中央政府和港大學者在跟進,陳馮富珍便覺得無需再派人北上。事後她被立法會調查報告批評,指她當時沒有重視「軟性情報」,從更多非正式渠道去理解北鄰的廣東省發生何事,她本人需要為此負責。

不管怎樣,中國政府自二月中起,淡化和隱瞞沙士疫情。雖然廣東省幹部在記者會上曾公開「非典型肺炎」的情況,但往後他們沒有認真警告民眾沙士仍在市內蔓延,提醒市民預防,反而給人錯覺,以為疫情已受控制。事實上,廣東省政府沒有再更新病人數目,直到全國疫情曝光,才被逼吐多一分事實。為了保住經濟繼續繁榮,也為了三月初召開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前夕保持社會「穩定和諧」,省政府決意低調處理疫情,阻撓傳媒報導,連中央軍方派到廣東調查的科研人員,也無法取得病人樣本,要隱瞞身份和動用私人關係,才能拿得到。至於中央方面,他們不但誤以為肺炎病原是衣原體,衛生部長張文康也跟著廣東省幹部那樣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來處理疫情,最終影響到依賴北京消息的香港和世衛。一直到越南、新加坡、加拿大、香港、甚至北京市本身也大規模爆發疫情,國際社會才猛然察覺一種新的傳染病正在威脅人類。

偏偏香港除了受廣東瞞騙之外,卻又禍不單行,受同期發生的禽流感個案混淆,令人以為廣東爆發的「非典型肺炎」,可能是禽流感變了種。嚴格來說,多種細菌或病毒都可引起肺炎,而H5N1禽流感正是這樣的其中一種病毒(詳見外篇十四)。換句話說,沙士固然使病人呈現肺炎,禽流感也一樣。九七年香港首次爆發變種禽流感時,部份死者便在感染H5N1病毒後,出現肺炎而死。自此香港間歇有家禽染上高致命性的(lethal)禽流感,港大的專家們緊盯病毒的變化,惟恐病毒由禽傳人再變種為人傳人(詳見外篇十三)。

及至O三年初,香港已連續三個多月發現水禽或家禽染上禽流感。二月十九日,也就是發生搶醋潮之後不到十天,政府宣佈再有街市雞檔的活雞染上禽流感,並同時公佈自九八年以來,再次有人感染H5N1禽流感--春節期間路經廣東到福建探親的一家五口中,有三人被確定或懷疑染上禽流感。其中兩人去世以前,剛好曾出現肺炎病徵,而三名病人的發病時間有一星期的差距,不禁讓人懷疑廣州的神秘肺炎,其實就是變了種的人傳人H5N1病毒。雖然事後證明這種聯想並不正確,卻足以在當時擾亂大眾視線,連同二月中發生的白醋「笑話」,中國政府錯把新疫症當作久而有之的「非典型肺炎」,乃至誤以為疫症病原為衣原體等等,這一連串奇怪事件令人墮進謎宮,無法理解當時發生何事。

(2401字)


目錄
上一章節:3.2 國家機密
下一章節:外篇十三 禽流感在香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