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外篇十三 禽流感在香港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外篇十三 禽流感在香港

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一九九七年不是慶祝英國殖民統治終結的一年,而是災難的開始。金融風暴、樓市崩潰,多年來人們仍歷歷在目。同一時候,交上了惡運的香港爆發禽流感,頓成全球醫學界的焦點。

其實早在九六年,廣東省便率先在一個農場飼養的鵝身上發現高致病性的H5N1禽流感病毒。及至翌年四月,香港流浮山一帶也有大批活雞染上了這種病毒。一個月後,也就是香港主權交給中國前夕,一名三歲男童感染這種病毒後身亡,成為全球首宗H5N1禽流感傳染人類的個案。不過當時衛生署查不出男童的死因,只好把樣本送到美國化驗。直到八月份,專家才確定禽流感變了種--過去只在禽鳥之間互相傳染的H5N1病毒,開始傳染人類。到了十一月,也就是新政府成立四個多月,再有小童受感染,於是事情鬧大,公眾驚覺香港出現了一種全新的疾病。接下來的一個月,政府陸續公佈染上禽流感的個案,連街市售賣的活雞身上也發現這種病毒,使得剛在金融風暴中捱過國際炒家第一輪衝擊的特區政府,轉眼間便要接受另一挑戰。

最初政府嘗試安撫大眾,衛生署長陳馮富珍甚至說:「我天天吃雞」,以示安全。可是群眾並沒有因此而放心,因為數天之後,她自己推翻吃雞很安全的說法,突然下令家禽批發市場停止運作三天(十年後陳馮富珍說她不後悔當年說了這句話,因為此乃事實,她真的天天在吃雞)。其時(十二月十九日)香港已有十人證實或懷疑感染禽流感,包括兩名死者,香港大學(港大)的學者也在警告禽流感可能變種為人傳人。加上部份病人不曾觸碰活的禽鳥,亦沒有去過街市,結果還是中招,在這情形下,市民難免有點擔心。唯獨董建華卻覺得這種事不值得大書特書,公開抱怨記者大事渲染。適逢傳媒揭發衛生福利局長霍羅兆貞(亦即楊永強的前任)放了大假,不理禽流感事宜,而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則為了保護下屬,聲稱無人需要為這事而辭職,兩人均惹來公眾口諸筆伐。

到了最後,政府聽從專家的建議,把措施逐步升級。先在平安夜(十二月廿四日)停止輸入來自中國大陸的活家禽,數天之後,官員更決定宰殺所有本地農場飼養的一百三十萬隻活雞,並延長「禁雞令」至九八年初,使人們無法在春節用活雞來祭祀,「拜神唔見雞」。一個多月後,禽流感總算告一段落,共有十八人證實感染,其中六人病逝。

事後世衛對殺雞行動讚不絕口,頌揚特區政府成功阻止禽流感蔓延開去。可是香港人卻質疑公務員的辦事能力,異口同聲責難官員欠缺危機感,而陳馮富珍還因為天天吃雞的言論,換來「雞珍」的諢號。再者,政府前線人員殺雞時的狼狽、把雞殺光的造孽,皆令市民不滿,為董建華日後改行高官問責制埋下其中一條伏線(詳見第一章)。值得留意的是,禽流感一役可說是沙士前的一次「演習」。在這期間,衛生署要追蹤病人親屬,官員則要學習在前所未見的傳染病爆發後,怎樣向市民交代,如何跟專家合作等。不幸的是,政府沒有完全汲取這次經驗--陳馮富珍在禽流感時,跟港大教授袁國勇曾意見不合,沙士時她和楊永強依舊拒絕聆聽中大教授的忠告;九七年公眾批評官員「缺乏危機感」,O三年人們則認定政府做事「慢半拍」,評價沒有兩樣;至於在禽流感爆發時曾有追蹤病人親屬經驗的衛生署,在沙士時竟然要在新加坡和加拿大政府反覆提點下,才驚覺劉劍倫和京華酒店的關係,難怪立法會在調查報告裡,點名批評他們的追蹤工作。當然禽流感爆發的規模跟沙士不可相提並論,染上禽流感的人數那麼少,群眾也就處之泰然,沒有阻礙他們在聖誕佳節湧到戲院,使電影《鐵達尼號》創下香港史上最高票房紀錄的熱情,跟沙士時戲院零票房、滿街蕭殺的情景有天壤之別。不管怎樣,「保皇黨」在沙士期間民怨高漲時,以「沙士是新病毒,官員沒有經驗」來為董建華政府開脫,實在欠缺說服力,也太善忘了。

九八年春節後不久,特區政府恢復輸入中國大陸的活雞,並為殺雞一事向雞場和街市的雞檔賠償了一億多元及提供低息貸款,官員也推行了中央屠宰鴨、鵝這類高風險的水禽。然而禽流感還是在香港頻頻爆發,差不多成為「風土病」。九九年香港有兩名小童染上禽流感,但病毒屬於殺傷了較弱的H9N2,最終兩人皆康復。到了OO年底,一個雞場飼養的活雞發現有H5病毒抗體。半年之後(O一年五月),多個街市雞檔的死雞發現曾感染禽流感,逼得政府再次大開殺戒,殺掉全城一百二十萬隻禽鳥,並下令今後每月二十五號,所有街市雞檔必須停業和清洗檔口(後來再多加一天)。O二年初,農場和雞檔再三出事,這次政府雖沒有把所有的雞殺掉,只在數處出事地點動手,但前後還是屠宰了足足八十多萬隻雞。到了同年年底,當沙士正在廣東省神秘地傳播之際,香港的農場、雞檔,甚至是公園裡的水禽,陸續發現染上了H5N1病毒,要勞煩政府再次拿起屠刀之餘,也要為大部份農場飼養的雞注射疫苗,並暫時關閉沙田彭福公園、九龍公園,事情一直糾纏到O三年二月才告終。

這時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廣州謠傳有神秘肺炎,香港則有一家五口回鄉探親時,染上了禽流感。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一對夫婦跟三名子女,在春節前分批到福建探親。年紀最小的女童在抵埗後第三天,因肺炎入院,並在一星期後(二月四日年初四)在當地醫院病逝。二月十日,夫婦二人跟兩名子女回到香港,不久父親和排行第二的男童病發,趕緊到醫院求醫。出現了肺炎病徵的父親在入院後第六天(二月十七日)不治,而他的兒子則康復出院(詳見圖解七)。這是自九八年以來,再次有人感染H5N1禽流感,並因此而去世。其時福建省政府否認這一家人是在當地感染,因為他們的親友皆沒有病發,而且他們到福建前,曾路經爆發沙士的廣東省。究竟在福建省病逝的女童死因是什麼?大陸幹部皆說不清楚,卻又不願承認是禽流感,把公眾弄得胡里胡塗。由於女童死後沒多久,遺體即遭火化,外地專家已無法確切肯定她是染上沙士,還是死於禽流感,只有在香港求醫的男童和父親,才證實是禽流感個案。

不管怎樣,禽流感由O三年開始,在東亞一帶零星爆發,從印尼到中國,已有上百人中招。唯獨香港在往數後年,只有間歇發現死在路旁的候鳥帶著禽流感病毒,沒有一人感染--畢竟嘗過沙士的慘痛教訓,誰敢再掉以輕心?

(2442字)


目錄
上一章節:3.3 不尋常的二月
下一章節:3.4 一夜之間

1 則留言:

  1. 內容主要根據勞永樂 10年追兇 禽流感 變種疫戰.
    1997年12月13日,勞永樂公開要求殺雞.
    同年12月24日,內地雞隻停止輸港一周.
    12月28日.最後確診第十八例.於次年1月11日死亡.
    12月29日.開始殺雞.
    ---------------
    按勞永樂書中所說 : 香港12月29日殺雞.
    12月28日起,全世界安樂五年.

    真的雞九泉之下有知.
    立即改邪歸正.
    不再作惡 !
    http://338.za.net/viewthread.php?tid=601&pid=1813&page=1&extra=page%3D1#pid1813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