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30日 星期一

3.5 威院爆發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5 威院爆發

從二月底到三月上旬,被劉劍倫傳染的二十人陸續病發,紛紛入院留醫。在香港醫治的除了劉劍倫的妹夫之外,還有一名加籍旅客和一名京華酒店的訪客。前者就是上一節提及過的聖保祿醫院個案,他於三月二日送進醫院,並在院內傳染了十一人,造成小規模爆發。至於那名酒店訪客,則在威院釀成災難,足足有二百人直接或間接被他感染,儼如中山二院的翻版。

其時香港人並未發覺神秘肺炎已是「兵臨城下」,負責醫療的楊永強才剛剛解決削減綜援和增加醫療收費這兩個燙手山芋,在立法會上窘迫地說「錢從何來」,普羅大眾則先為加稅而發愁,繼而為梁錦松偷步買車的醜聞而發怒(詳見上一章)。然而就在醜聞曝光的第二天(三月十日),傳來一則毫不起眼的新聞--謠傳威院8A內科病房的醫護人員集體生病請假,記者在病房門外發現掛上「謝絕探訪」的牌子。儘管威院當天向記者指沒有證據顯示院內爆發流感或肺炎,可是這個連衛生署事前也不知悉的突如其來舉措,昭示威院內部已經爆發疫情了。

威院爆發的經過是這樣的:廿六歲源頭病人在「黑色星期五」(二月廿一日)那天,到劉劍倫留宿的京華酒店去「探訪」一位住客,因而染上沙士。他在數天後開始發燒,一度往急症室求醫,但醫生只處方藥物著他回家休養,直到三月四日他第二次求診,才被送到8A病房治療。不過他的情況跟劉劍倫和另一名在京華酒店內被傳染、於同期飛返香港治療的越南源頭有所不同,這位酒店訪客的病況不算嚴重,無需送往深切治療部。因此威院的醫護人員沒有像廣華和瑪嘉烈醫院那樣,對劉劍倫和越南源頭病人嚴陣以待,穿上特別防護裝備。加上他在病發前不曾北上中國大陸,遂未被診斷為醫管局重點監察的「社區感染的嚴重肺炎」個案,純粹當作普通肺炎病人看待,不用把病況上報總部。於是半個月前醫管局設立的監控制度,終究走漏了一名病人。入院以後,醫護人員在三月六日起為他使用噴霧器來施藥,結果噴霧器把病人呼出來的沙士病毒擴散開去。由於威院病房擠逼,也沒有裝設負氣壓的通風系統,未能第一時間抽走懷有病毒的病人飛沫,於是沙士病毒瀰漫整個8A病房,讓曾踏進8A病房的一百四十多人相繼中招,幾乎無一倖免(註:個別中大教授不同意噴霧器為元兇)。這就解釋了為何聖保祿、東區等醫院同期也有沙士病人,卻只曾出現小型爆發,唯獨威院失守,釀成災難。

就是這樣,流行病學界定為其中一位「超級傳播者」的威院源頭病人,直接傳染了五十位醫護人員、十八名湊巧到8A病房作臨床考試的中大醫科學生、廿八位同房病人、四十二名曾到8A病房的探病者、以及源頭本身的四位親戚。在這一百多位沙士受害人中,包括了後來殉職的醫護人員、把沙士帶到大埔和沙田私人診所的兩名同房病人,以及曾到8A病房探望姪兒,觸發後來北京市大爆發的其中一位源頭病人。日後導致淘大花園出現災難疫情的源頭,也曾在重開的8A病房裡住過。與此同時,由於威院是中大的教學醫院,使中大也捲進抗疫內。從此香港僅有的兩所大學醫學院先後參與了抗疫,並在三月十三日各派代表一同加入政府成立的專家小組。

最初8A病房的醫護人員接連病倒,一個挨一個請病假,嚇得威院急急召回放假的員工檢查身體,並在三月十日下令封鎖8A病房,停止接收新病人,不准病房內的病人出院,謝絕家屬探訪,醫護人員則要穿起高度保護的衣物。不過翌日威院礙於自己沒有權力阻止任何患者出院,為免恐慌的病人執意要離開,於是重開病房,以便安撫病人及其家屬的情緒。惟病房重開後只准一名親友進去探訪,並要戴上口罩、保護袍和手套,並繼續停收新症。這時候,中大醫學院耳聞目睹神秘肺炎怎樣在威院內肆虐,使大批同僚病倒,同房病人也被「交叉感染」,便在三月十二日向高層要求封院或關閉急症室等部份服務。其時一眾醫管局高層和政府高員雖然得知香港有若干神秘肺炎個案,並向世衛報告了一切,促使世衛向全球發出警告,不過他們卻覺得事情還未惡化到封院的地步,醫管局「專業事務及人力資源總監」高永文也覺得即使關閉了急症室,對控制8A病房疫情沒有幫助,陳馮富珍亦指此乃重大事情,要跟楊永強商量一下。結果中大封院的建議被否決,只決定把部份病人分流到同屬「新界東聯網」的大埔那打素醫院(那打素)和北區醫院。

儘管如此,威院和中大還是不敢怠慢,把措施逐步升級。雖然封院之議被拒,但威院在同一天把八樓多間病房轉作收容證實或懷疑染上神秘肺炎的病人。後來威院更一律暫停非緊急的手術和覆診服務、產前護理等,而中大亦停止到威院臨床教學,禁止醫科生踏足醫院,還撤走在威院上班的文職人員。無奈病人數目仍在倍增,深切治療部擠進越來越多的沙士患者,有人已在鬼門關邊緣徘徊。加上不少醫護人員染上沙士後病倒,人手短缺,催使「新界東聯網」總監馮康於三月十六日,再度要求關閉急症室。奈何他們的期盼再次落空,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和高永文親臨威院後,仍不批准,前者甚至覺得需要先安撫醫護的情緒,才能「理性」分析和討論,氣得中大醫學院長鍾尚志在翌日召開記者會,聲言疫症會在社區爆發。

到了最後,威院的醫護人員終於能夠用越來越糟的事實(一百多人染上了肺炎),以及鍾尚志的公開警告,逼使醫管局頭領何兆煒准許威院急症室在翌日(三月十九日)停收所有病人,不再考慮封鎖威院後,病人湧到其他醫院的壓力。然而拖到這個地步,中大已不再單純要求停止急症室運作,光把所有求診者轉到別的醫院已不足夠。他們把焦點轉到社區來,憂慮神秘病毒在醫院外擴散開去。最終他們不幸言中,就在關閉急症室的同一天,威院的醫生診斷一名病人「康復」了不少,便趕緊把他送出院,以免他受院內的沙士傳染,結果反而逼使他把病毒帶到借宿一宵的淘大花園,導致下一波疫情爆發。

無論如何,威院可說是香港首間「淪陷」的醫院,要到三月底才捱過高峰期,有限度重開急症室。而立法會報告讚揚了威院的醫護「表現值得嘉許」,「展現了無比勇氣,盡忠職守」,並「立下了崇高的專業典範」。

(2365字)


目錄
上一章節:3.4 一夜之間
下一章節:3.6 社區爆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