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5日 星期六

外篇十四 非典型肺炎與沙士的分別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外篇十四 非典型肺炎與沙士的分別

到了今天,幾乎所有尋常香港百姓都認定「非典型肺炎」(atypical pneumonia)等同「沙士」,兩者並無分別。事實卻不然,兩者之間不能劃上等號,國際社會甚至未必把沙士視為非典型肺炎的其中一個類別。箇中誤會,得從O三年二月說起。

當沙士在廣東省悄悄擴散,繼而演變成一場恐慌時,當地人視之為神秘的奪命肺炎。後來省政府為了安撫民心,便於二月十一日召開記者會,解釋省內只是爆發一場「非典型肺炎」,而非鼠疫或生化襲擊。於是香港人便跟隨大陸的官方說法,稱呼這個詭秘莫測的新傳染病為「非典型肺炎」。哪怕世衛在三月十五日已經把神秘肺炎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沙士),上至行政長官,下至販夫走卒,依然把新疫症喊作「非典型肺炎」。民怨積重的群眾甚至把這個名稱改作「非典型廢柴」或「非典型廢人」,來諷刺董建華或其他高官。

一直到四月中以後,公眾才慢慢改口,按照世衛的名字把疫症音譯為「沙士」。事實上,從「非典型肺炎」過渡到「沙士」期間,社會上曾冒出「冠病毒肺炎」等新名稱。後來官員縱然也改口遵從世衛的叫法,但最初他們曾一度把沙士的英文名SARS,分開四個字母唸作「S.A.R.S」。而傳媒把疫症改稱沙士後,初期亦不太習慣,一度用上引號來特意說明。經歷短暫的混亂後,如今香港人已約定俗成,稱呼這新冒出來的傳染病為沙士,也毋須加上引號,甚至不用中文翻譯,直接用英文唸出來。只有少數唯北京馬首是瞻的人,至今仍「政治正確」地緊跟中國大陸的叫法,稱之為「非典」。

然則把沙士喊作「非典」也好,「非典型肺炎」也好,其實一點也不科學。首先我們得理解一點,就是綜合大英百科全書、英美的醫學百科全書,以及維基百科等資料,肺炎是指由不同種類的細菌(bacteria)、病毒(viruses)或真菌(fungi)等不同病原,又或是不小心吸進去的異物,所引起的肺部發炎。當中最流行的病原是名叫「肺炎鏈球菌」(pneumococcus / streptococcus pneumoniae)的細菌,以及稱作「枝原體(或菌質體、漿菌)」(mycoplasma)的微生物。因此肺炎只是籠統叫法,可以有上百種的病原。要分類的話,主要是靠病原屬於那一種物質來分辨,例如細菌性肺炎或病毒性肺炎,甚少簡單地分作典型或非典型。有些時候,醫學界會替某種病原引起的肺炎,另起一個名字,例如一九七六年美國新發現一種名叫「退伍軍人」(Legionella pneumophila)的細菌。這種細菌可引致病人肺炎,算是肺炎的一種,但由其引起的疾病還是被特別喚作「退伍軍人症」(Legionanires' disease),令人以為此病跟肺炎毫不相關。至於非典型肺炎,則是上世紀三十年代出現的叫法,專指病徵或治療方法有所差別的肺炎類別,其病原主要是較常見的「枝原體」,以及另一種名叫「衣原體(又名披衣菌)」(chlamydia)的微生物。

儘管如此,超過一半的肺炎病例其實是沒有查明由那一種病原引起。這是由於驗明病原需時甚久,可長達數週,沒理由讓病人一直擔擱下去,等候化驗結果。於是醫生會先讓患者服下能治療常見肺炎的抗生素(antibiotics)。如果這類抗生素見效,醫生就不必深究病人所患的肺炎是由那一種病原引起(香港在OO至O五年期間,便有一萬七千多名五歲或以下兒童因肺炎入院但病原不明)。唯有病人久未痊癒,醫生才會考慮轉用別的藥物,並懷疑病人所患的肺炎並非常見的類別。事實上,若果碰上較罕見的病毒性肺炎,根本沒有一套公認的治療方法。

O三年初,當沙士在廣東省爆發後,病人對治療普通肺炎的抗生素當然沒有反應,群醫束手無策。但省政府卻在二月安撫群眾恐慌的記者會上,指省內三百多名病者是患上了「非典型肺炎」,數天後更表明引致肺炎的病原是「衣原體」。由衣原體引起的肺炎,病徵和診治方法跟一般肺炎略帶不同,故被視為非典型肺炎的一種。既然中國政府說得像模像樣,香港人在疫症初起的階段鸚鵡學舌地稱之為「非典型肺炎」,一點也不為過。

豈料這個核子大國的科學家錯誤判斷病原,神秘疫症原來不是由衣原體引起。事實上,由衣原體引起的肺炎、鸚鵡熱(psittacosis / parrot fever),甚至是性病(lymphogranuloma venereum),皆非不治之症。當省內的呼吸病專家鍾南山按照慣常對付「衣原體肺炎」的方法來診治沙士病人,自然無功而還,難怪他在三月初不諱言已邀請了「境外」專家介入研究,希望能找到真正病原(註:中國幹部愛以「境外」一詞形容香港、澳門,以區別大陸內部,而港大教授袁國勇曾在二月中經鍾南山取得沙士樣本,因此我們可以懷疑鍾南山口中的「境外專家」,就是港大的教授)。最終港大專家在三月下旬發現神秘肺炎是由前所未有的「冠狀病毒」(coronavirus)所致(詳見外篇十七)。一個月後,世衛根據荷蘭專家的測試結果,一鎚定音,確認了港大的發現。從此國際醫學界便把所有由這種簇新的「冠狀病毒」所引起的肺炎,喊作「沙士」,而不是什麼非典型肺炎,以資識別。

但不知何故,中國大陸竟然沒有跟隨國際社會,把「非典」改口稱為「沙士」,或個別華人地區稱呼的「沙斯」、「薩斯」。說到底,世上不止一種病原可引致「非典型肺炎(非典)」,枝原體也罷,衣原體也罷,它們引發的肺炎,同樣屬於這一類別,那麼我們又怎能在沙士和非典之間劃上等號呢?今天沙士在世上絕跡,按照中國的邏輯,是不是說「非典」已經消滅了,世上再也無人感染非典型肺炎呢?中國政府的做法,根本是混淆了沙士和非典型肺炎,既不科學,更誤導蒼生,連翻譯作簡體字版本的《大英百科全書》,硬是要在SARS的條目下,加上兩句原裝英文版本沒有的句子,指SARS「又稱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英文版沒有提及atypical pneumonia一詞)。無怪乎國際學術都奉英文為圭臬,而不是某些正在崛起的大國語文。

(2191字)


目錄
上一章節:3.6 社區爆發
下一章節:外篇十五 楊永強失言的來龍去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