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

外篇十五 楊永強失言的來龍去脈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外篇十五 楊永強失言的來龍去脈

既然我們明白醫學上有不止一種非典型肺炎,而沙士又不能和「非典」劃上等號,那麼大家就更能理解當天楊永強為何會爆出「香港無肺炎爆發」這句「名言」。三月十四日,世衛給神秘肺炎命名的前一天,記者不住追問楊永強跟世衛開會討論的結果。楊永強雖感煩憂,但仍向記者交代一切,並嘗試澄清公眾的「誤解」,結果越描越黑,留下「失節」之言。

當時世上還未有「沙士」這個名詞,全城跟隨中國大陸的叫法,以「非典型肺炎」稱之,使本已有之的「一般非典型肺炎」(如「枝原體肺炎」等)跟沙士混為一談,容易把人搞得頭昏腦脹。同一時候,自從二月的白醋風波開始,醫管局便成立監察小組,但政府觀察了整整一個月,社區感染肺炎的病人數目沒有異樣,數字跟往年相若,仍是每月一千五百至二千人,近半屬於常見的「一般非典型肺炎」,於是高官斷定社區沒有爆發肺炎。可是每月終究有上千人患上肺炎,亦即平均每天至少五十人病倒,記者不難發掘大量患上「典型肺炎」或「一般非典型肺炎」而要送院救治的真實個案,彷彿在說神秘肺炎(亦即沙士)正在社區爆發。但其實這些病者,十居其九都不是染上沙士(三月下旬傳媒報導各區的肺炎患者才是)。鑑於報章在「胡亂報導」,楊永強便覺得他有需要向公眾澄清一下,讓人明白社區出現(普通)肺炎病人是等閒事,以平息民間恐慌。

真正叫楊永強擔心的,是那些在威院和東區醫院等四個地方出現的「特殊模式的非典型肺炎」(即沙士)個案。那裡的病人病況特殊,模式跟「一般非典型肺炎」或「典型肺炎」有所分別,也不知如何診治,幸而政府還未發現這種「特殊模式的非典型肺炎」(沙士)擴散到社區的跡象。事實上,導致社區全面爆發疫情的淘大花園源頭,在楊永強失言當天還未進去威院呢。因此楊永強在三月十四日的記者會上,主要是交代兩件事:第一,每個月的(普通)肺炎個案數目本來就眾多,公眾不必因傳媒列舉大量肺炎病例送院而大驚小怪,只需注意健康和衛生即可;第二,刻下出現的「特殊非典型肺炎」(沙士)病人全部來自醫院,沒有人在社區中招,因此「香港無肺炎爆發」!

問題是,楊永強一心以為「特殊的非典型肺炎」(沙士)只在醫院裡出現,事實卻不然。雖然當天淘大源頭病人還未到威院定期洗腎,淘大居民仍相安無事,但是沙士病毒早已潛伏在社區之中,京華酒店的「黑色星期五」便是一例,更別說其他如仁安醫院等早期在社區中招的病人。無奈衛生署對此尚未察覺,酒店的案情還得外國政府兩度提醒,才能解開謎團。再者,楊永強指社區沒有爆發,醫院內部的神秘肺炎沒有流傳出去,卻沒有反過來去想,院內的疫情可能就是來自社區,難道疫症會在醫院病房內無中生有嗎?更重要的是,即使當天真的沒有一人在社區感染「特殊的非典型肺炎」(沙士),不等於第二天仍能平安無事。無奈楊永強對中大的警告不以為然,以為只需加強追蹤出院病人就夠了。事後鍾尚志也說他不明白為何楊永強看不到箇中危險,不肯相信沙士會人傳人地遍佈社區每一角落。

與此同時,楊永強在記者面前越描越黑。本來他想向傳媒解釋「一般非典型肺炎」和「特殊非典型肺炎」(沙士)的分別,但他卻同時著意安撫群眾,務求消除「不必要的恐慌」。於是他花去大量篇幅「教訓」傳媒,著他們「應該發放準確的信息」,不要把香港說成疫埠,以免「國際社會誤會」,否則「對香港是不利的」,翌日他在立法會上也說「香港其實很安全」。結果他白忙一場,直到今天一般平民仍分不清沙士和非典型肺炎有何分別,也不知道非典型肺炎原來有不同的種類。更糟的是,疫情後來急轉直下,全盤推翻了楊永強的說法。當人們在事後回望沙士始末,很自然覺得掌握第一手資料的楊永強於疫症還在萌芽之際,用鐵定甚至責備的語氣「安撫」大眾不要憂心,不斷強調香港很安全,其實是刻意把事情淡化,以免經濟雪上加霜。加上中大教授在三天後哭訴沙士病毒潛伏於社區,更叫人一口咬定楊永強乃至董建華蓄意隱瞞一切,把中大醫學院長鍾尚志推舉為「踢爆」政府黑幕的英雄。最後連專家委員會也同意群眾的看法,在報告裡指楊永強當天把話說得混亂不清,徒惹人「誤會」。這就注定楊永強在疫後面對大眾責難時,只能啞子吃黃蓮。

值得留意的是,世衛在楊永強留下「名言」那天(三月十四日)向香港政府瞭解情形後,迅即在翌日為「特殊的非典型肺炎」命名為「沙士」,繼而把香港放在「受影響地區」名單(後來香港人稱為「疫區名單」)之內,並警告世界各地,疫症有擴散危險。世衛對局勢的緊張,明顯跟楊永強對疫情的安心背道而馳。接下來的三數天,他還要繼續重申肺炎並未在社區爆發。無奈事與願違,楊永強叫人不必擔心的呼籲,賠掉了特區政府的公信力,失去了群眾的信任。最明顯的是人們在醫管局頭領何兆煒病倒後紛紛戴上口罩,完全漠視陳馮富珍或醫學界的「專業」意見--只有出現咳嗽等呼吸道病徵的人,才需要把口罩戴上--街上行人不管有病沒病,無不緊張兮兮地「一人一口罩」。

整件事唯一可取的,是儘管楊永強長久不肯問責下台,但他終究沒有無賴地以生於馬來西亞,所以他的英語比粵語流利作藉口(其實他也不大懂得書寫閱讀中文),為自己開脫,反而在立法會聆訊上為當天的混亂言論致歉--別忘記O二年的細價股事件調查報告中,董建華委任的調查「專家」便曾以粵語不佳,替證監會主席沈聯濤免除責任。說到底,董建華在八年掌政期內,弄出過不少荒誕事情,大家不能期望太高。

〔圖解八 肺炎的分類〕

(2147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十四 非典型肺炎與沙士的分別
下一章節:3.7 步向深淵


圖解八 肺炎的分類(請click圖表放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