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 星期三

3.9 淘大淪陷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9 淘大淪陷

三月廿六日,既是疫情踏進高峰期的一天,亦是一個轉捩點。從這一天開始,政府得悉大批淘大花園居民踴到聯合醫院求診,還把急症室擠得水洩不通,昭示新一波的疫情爆發。令人惋惜的是,惟有發生這一連串悲劇,才能逼使官員面對現實,承認社區爆發,並急急想辦法來「補鑊」。

淘大的爆發,可追溯至三月中政府和中大還在爭辯沙士會否社區爆發的時候。源頭病人是一名有腎病的長期病患者,他雖然在深圳居住和工作,卻要每星期回到香港,在威院洗腎(血液透析)。三月十五日,他一如往常到威院作準備,並住在8C病房,跟數天前出事的8A病房在同一樓層。入院不久醫護人員便發覺他發燒至三十八度以上,大為緊張,立即把他送去X光檢驗,並證實有肺炎跡象,懷疑染上沙士,於是他被送到專門接收懷疑沙士病人的8A病房,留院觀察。幾天以後,源頭病人服用抗生素後退了燒,X光片的肺部「花痕」也完全消退,化驗結果顯示病人患上甲型流感,也就是說,他被誤診為沙士病人。由於院方害怕他繼續跟懷疑沙士病人留在同一病房的話,反而會被傳染,於是急急讓病人在三月十九日出院。

按照立法會報告的講法,現時已「永遠無法得知」淘大的源頭病人究竟是在威院內被交叉感染,還是像醫院高層在聆訊中所言,病人在第一次入院(三月十五日)前已經染上沙士,一星期後再次發燒入院(三月廿二日)不過是病情惡化而已。然而他在第一次留院時的化驗結果是他患上了流感,復又跟懷疑沙士病人一同住在重開後的8A病房,加上沙士的潛伏期主要是兩到七天,推算起來,大有機會是在威院內中招。故此我們可以傾向相信淘大源頭是在威院內被傳染沙士,公眾亦有類似看法。但即使是這樣,本來也不致於釀成災難。事後孔明去看,威院沒有安排8A病房的非沙士康復病人在出院前,先搬到另一間病房「過冷河」(緩衝)再住數天,看看有否被交叉感染,然後才准予回家,導致威院出現多條「漏網之魚」。數名出院病人把沙士病毒帶到社區,並重新入院治療,而淘大源頭正是其中一名被院方看漏了眼,誤以為已經「痊癒」的沙士病人。

出院之後,源頭病人便去到弟弟在淘大花園E座的寓所借宿一宵,然後在翌日返回深圳。就像劉劍倫一夜之間在京華酒店傳染十多名住客的翻版,源頭病人在淘大花園僅逗留一宵,卻因肚瀉上廁所,使糞便內含有的大量病毒擴散至E座一帶。不幸的是,這次傳播規模比劉劍倫大得多,足足有三百二十多位淘大居民被直接或間接傳染,當中四十多人喪命。這裡我們得緊記一點:光是淘大居民的感染人數,便跟新加坡、加拿大或台灣的病人總數看齊,足見疫情有多嚴重。這還不止,這三百多名居民是擠在數天之內湧去求診的,但前述三地的醫院有足足兩個月時間慢慢接收,香港的聯合醫院和瑪嘉烈醫院不被即時拖垮才怪。另一邊廂,就在淘大源頭留宿的同一個晚上,衛生署才剛剛查明京華酒店事件的來龍去脈,趕緊在深宵對外公佈。

三月廿二日,源頭病人再到威院定期洗腎。這時他再次發燒,要即時留院,第二天病情已嚴重得要送到深切治療部。同一時候,他的弟弟也開始出現肺炎病徵,並在三月廿四日到淘大花園最近的聯合醫院看病,成為首位留院的淘大住客。至於源頭病人的弟婦,以及其他中招的過百名居民,在第二天(三月廿五日)晚上開始,陸陸續續到聯合醫院求診。最初醫院內只有十多個懷疑沙士病人(絕大多數證實為虛驚),但在這天晚上,突然湧來十來個全是住在淘大花園E座的沙士病人,嚇得醫院翌晨趕緊呈報衛生署,並震驚了政府總部。其時衛生官員察覺淘大疫情的傳播途徑很特殊,教人擔憂,因為一直以來,官員和專家認定沙士病毒主要是藉著病人的飛沫(噴口水花)而傳染他人,不可能在空氣中傳播,何以那麼多不相識的住客會同時病倒呢?衛生署本來懷疑淘大的源頭病人在電梯或樓宇大堂傳染他人,外界甚至懷疑他把沾有病毒的鼻涕觸碰了其他住戶的信箱。可是淘大居民的感染人數急劇上升,而E座附近的幾幢樓宇亦有數十位居民相繼中招,情況極不尋常,較諸劉劍倫在酒店亦不過一傳廿多人來得嚴重。於是多個政府部門一同到淘大花園實地調查及查問居民,以解謎團。

同一時候,淘大爆發的消息不逕而走,即時嚇得沒有中招或未病發的E座居民不敢留在家中,匆忙執拾行李搬到親友家避禍。接下來的數天,這邊廂有過百名淘大居民逼爆聯合醫院的急症室,那邊廂則有淘大住客相繼搬離寓所,當著記者面前攜帶行李舉家「逃亡」。剩下來仍留在淘大花園的,不是無奈地覺得無處可搬(一些酒店拒絕淘大居民入住),便是負責任地避免把病毒傳染給寄居的親友,默默在家中承受巨大壓力,不知何時輪到自己中招。屋苑管理公司則加緊清洗各幢大廈,鄰近淘大的學校也在停課令生效前提早暫停上課。除了淘大居民、衛生署人員和記者之外,誰也不敢走進淘大花園,裡頭的商場和戲院冷冷清清,不少商戶整天也沒有一位顧客,於是大部份店舖及銀行分行索性拉閘休息,只有賣口罩的藥房生意不絕。

不久以後,官員開始懷疑淘大爆發與樓宇環境有關,緊急下令隔離和搬走仍然留在E座的居民。但實際上,政府只是賊過興兵,病毒已經「轉戰」附近的屋苑了。一直到四月中,政府才能證實元兇為污水管,並藉著所謂的「煙囪效應」,讓病毒依附著水蒸氣飄浮到E座及鄰近樓宇的單位,猶如空氣傳播一般,出乎了專家的意料(詳見外篇十六)。

(2108字)


目錄
上一章節:3.8 停課
下一章節:外篇十六 淘大花園爆發之謎

3 則留言:

  1. 好好! 期待作者的文章!! 而家我睇沙士呢篇真係感慨良多! 歡迎作者寫多d呢d野!!

    回覆刪除
  2. 謝謝你, 我會繼續寫畢有關沙士的事情

    回覆刪除
  3. 十三年前仍是小學生,對當時情況不太明白。謝謝作者編撰此巨作,造福港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