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6日 星期六

3.12 與世隔絕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12 與世隔絕

好不容易捱完愚人節的香港人,第二天(四月二日)猛然發覺自己已是坐困愁城,原來世衛發出了針對香港的旅遊警告(Travel Advisory)。事實上,世衛在前一天已在討論此事,所以愚人節的「謠言」倒是空穴來風,並非胡扯。當消息公諸於世後,高官否認香港成為疫埠,因為世衛只會把霍亂、鼠疫、黃熱病這三種傳染病失控的地區宣佈為「疫埠」或「疫區」(Infected Area),沙士肆虐的地方只叫做「受影響地區」(Affected Area),再嚴重一點的則加上「旅遊警告」。但政府這樣說法無疑太取巧,日後記者索性把「受影響地區」直接當作「疫區」,官員亦不再砌詞狡辯。無怪乎翻查沙士爆發期間的報章,只找到被世衛旅遊警告(四月)、解除旅遊警告(五月)和疫區名單除名(六月)這三則新聞,卻找不到香港三月中登上「疫區」的新聞,因為那時「疫區」只喊作「受影響地區」,而當時傳媒焦點則落在梁錦松買車醜聞、美國即將攻打伊拉克、胡錦濤接任國家領導人等大事身上。

不管怎樣,世衛發出的旅遊警告,實際上已等於宣判香港為疫埠了,外地人紛紛避之則吉。一九八六年,香港曾因霍亂而短暫宣佈為疫埠十來天,不過當時只有廿多人受感染,經濟打擊微乎其微,眼下的沙士卻是致命的新疫症,已有十多人喪命,疫情卻一點受控跡象也沒有。多國政府亦密切留意香港的情況,好像剛爆發疫情的加拿大要求國民去香港等地前先行求醫,確保身體健康才起程。其餘各國不是呼籲國民避免到香港,便是要民眾到達香港後,多加小心。這是由於西方國家的沙士患者病發前,湊巧地均曾到過東南亞一帶,不期然加倍留神香港等地。無奈楊永強對外國的緊張態度不以為然,還因此激憤地在記者面前留下「香港無肺炎爆發」的「失節」名言。

最終高官的主觀願望落空,香港日漸被國際社會「孤立」。哪怕特區官員向各國領事費盡唇舌,解釋香港有多「安全」,世衛還是建議各國政府檢查來自香港的旅客,部份國家則要求香港旅客入境後隔離檢疫,澳洲和加拿大甚至考慮跟香港暫時斷絕一切航機往來。在這情形下,去香港的遊客卻步,旅遊業議會甚至早在香港被列入「受影響地區」名單後不久(三月),便發覺外來觀光客銳減了九成,逼使小量航班取消。另一方面,香港人也在外遊途中染上沙士,九名參加北京旅行團的香港人,被一位曾到威院8A病房探病的北京老翁在機上傳染,事件在團員三月底回到香港入院時曝光。其後另一個飛往北京的旅行團,以及到泰國曼谷、美國三藩市的航班均懷疑有人受感染,弄得香港人也不敢隨便坐飛機外遊。

到了四月二日,鑑於香港疫情失控、淘大社區爆發、以及有飛機上散播沙士病毒的先例,世衛只好升級發出旅遊警告,告誡世人不要到香港和廣東省。當天晚上,特區官員立刻向六十個國家的領事講述香港情況,並保證政府會保持資訊透明,盡力控制疫情。然而他們始終無法阻止各國跟隨世衛的警告,勸喻國民如非必要勿去香港,一些國家(如美國)甚至撤走部份使館人員和家屬。接下來,海外交換生紛紛退學回國,在香港工作的外籍人士則暫別家人,把他們送回家鄉,又或是索性舉家遷離,當中最廣為人知的例子為外籍騎師冼毅力和練馬師希斯。香港人在外地變得不受歡迎,抵埗後要自我隔離、檢查身體或戴口罩,甚至被拒入境(例如中東國家),又或是像馬來西亞那樣,狡猾地只准官員或商人入境,謝絕一般遊客。外國一些酒店亦一併拒絕接待來自香港和中國的旅客,而瑞士的「巴塞爾世界珠寶及鐘表展」更乘機「落井下石」,在世衛宣佈旅遊警告的同一天,突然禁止香港等地的商人參加兩天後開始、為期八天的展覽。

按照香港參展商的說法,瑞士一向敵視香港商人,一年前已經把來自亞洲的參展商趕到距離主要展館一小時車程的地方。這次更乘機使用「骯髒」手段來打擊對手,禁止香港人到那邊兜生意,卻又可以戴口罩在場館內做其他事情。由於香港鐘錶業在全球享負盛名,而巴塞爾展覽是世界規模最大的同類活動,三百多家香港廠商可在八天的展覽裡,撈到數十億港元的定單,佔全年定單的四分之一。瑞士單方面的決定使香港商家賠了夫人又折兵,既損失定單,八千萬元的參展開銷也一併泡湯。儘管時間倉卒,廠商還是盡力爭取,「工商及科技局」局長唐英年也代表他們跟瑞士總統交涉,但最終還是談不攏,不少商人要提早空手而回。

自此香港便與世隔絕,各國避之則吉,來到香港的外地人幾乎絕跡,酒店的入住率從八成多急劇下滑,最糟的不足一成,是名符其實的十室九空。香港人則因各國政府不同程度的「歧視」措施,外遊的興致索然,就算報了名趁復活節假期(四月中)出外旅行的人,亦紛紛推遲行程,使旅行社損失不菲,被逼取消大部份外遊團。機場變得非常冷清,世衛發出旅遊警告後,取消的航班數目由每天四十多班,暴增至十天後的一百八十多班以上,亦即超過三分之一的預定航班要取消。餘下照常起飛的航班亦沒有多少乘客,可以低至二、三十人。哪怕董建華在世衛發出旅遊警告後說他「很有信心我們會打贏這一仗」,整個旅遊及酒店業已經大受打擊,成為沙士疫下其中兩個重災行業。危難之中,業界立刻動腦筋止血救亡,旅遊發展局則急忙抽起在英國宣傳香港的廣告,因為廣告說遊客來到「動感之都」香港後,會叫人「透不過氣來」(breathless),大有黑色幽默意味。

(2064字)


目錄
上一章節:3.11 愚人節
下一章節:3.13 口罩中過活

4 則留言:

  1. 今日終於都更新了!! 個時外國佬唔鍾意香港,香港人搞到仲衰過黑人,香港人終於第一次賞到被人岐視的感受係點,其實個次咁多年都未見過,香港個時又性濫交,吸毒問題又嚴重,現實主義大興,結果個天真係要懲罰香港,要香港人感受番呢d野,做番受害者,香港人呢一次沙士真係令佢地學到好多野! 可能係要痛過先可以改。 希望香港人係今次金融海嘯記番當年沙士點樣走出困境啦

    回覆刪除
  2. 香港人,係中國有句說話,我認為好岩係呢單野上面講,就係禍福相生,禍可以係福,福都可以係禍,禍同福又是因也是果,沒有福就沒有禍,沒有禍也就不存在福,其實呢十年間,2003年看似係最差的一年,亞洲金融風暴同科網泡沫危機的後遺症仍在發威時,突然一個月在由復甦之路走向沙士地獄,實在令人難忘,但其實2003年也是香港近十年最好的一年,當年香港人係很團結,在危難當前,彷彿我們返回70 80年代的香港,重情義的香港社會,而且正因為沙士,當年的流感也是近二十,三十年內最少的一年,死既人都係很少,當沙士苦難遠去之時,香港在2003年下半年也度過了最快樂的歡樂時光

    其實現在回想,當年我只是一個小五學生,2003年的下半年真的很開心呢,我和同學相處得非常好^^ 呢一年和2004年上半年成為我最深印象的一年

    回覆刪除
  3. 唔知點解,呢一年係香港人集體回憶的一年,明明2002年都已經經濟差到無得再差架啦,因為911事件,我地曾經以為真係可以係2003年走向復甦,怎知道竟然走向地獄,真正復甦要等到2004年下半年先復甦,天意弄人掛!

    回覆刪除
  4. 希望網主可以快d更新啦,我等了很久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