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9日 星期二

3.13 口罩中過活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13 口罩中過活

除了旅遊和酒店業,另一個重災區就是零售、飲食、娛樂等消費行業。自三月底起,市面陷入恐慌,人們避免外出,紛紛取消酒席宴會,商場變得冷冷清清,店舖東主頓時叫苦連天,連帶的士司機、地產經紀等亦大受打擊,公共交通工具也被牽連,繁忙時間沒有往常那麼擠擁。個別「高危」場所如火鍋酒家、卡拉OK,更是首當其衝,轉瞬間便丟失逾半生意,戲院「零票房」(開場時一個觀眾都沒有)時有所聞。即使準備了公筷、咪套等防疫裝備,員工也戴上了口罩,並得到議員親身光顧支持,這類場所還是沒有多少人冒生命危險去幫襯。整個四月份,紅磡體育館罕有地耳根清靜,原定舉行的演唱會不是延期,就是取消。在這期間,影碟店、清潔公司等倒是發了一筆橫財,口罩、清潔用品、健康產品(如維他命C)均賣得不錯。有趣的是,縱使馬場的入場人數跌破紀錄,投注額倒影響不大,一些食肆生意雖受影響,但外賣的比率相應增加。

總的來說,消費市道一片蕭條,特別是人人避之則吉的淘大商場,九成多的商戶被逼關門,要向地產商掙來二十天免收租金的優惠。大多數銀行和證券商在民間恐慌伊始,便即時調低香港的經濟預測,莫不認定沙士比兩年前的九一一恐怖襲擊,為香港帶來更大的傷害,整體損失高達一百億港元。恆生指數也不住下挫,在愚人節當天跌至四年半的新低,但「低處未算低」。一些專家和學者則擔心失業率會從年初的7.5%,竄升至前所未有的10%危險水平(結果只升至8.6%,但年中的失業人數始終較年初多了五十萬人)。至於特區政府最關心的財赤問題,更是屋漏兼逢連夜雨,因為梁錦松需要額外花錢來挽救經濟,稅入又同時因疫症而歉收,一個月前鬧得滿城風雨的預算案頓時顯得太樂觀。人人都認為政府非但不可能完成O七年滅赤的目標,而且一年後結帳時,赤字勢必衝破原先預計破紀錄的六百多億元,國際會計師公會更絕望地說財赤可能會突破一千億(最終財赤反而減少至四百多億)。由於政府的財政狀況看來會泥足深陷,港元在市場遇到貶值壓力,促使年初沒有跟隨標普調低港元評級的另一間評級機構惠譽,在四月底也終於把港元的長期評級展望由「穩定」降至「負面」。隨著疫情蔓延,人人都看淡未來的經濟,作了無數的悲觀預測--雖然除了所謂的「四大重災行業」(旅遊、零售、飲食及娛樂)之外,部份行業其實影響不太大,出口甚至仍在增長,只是速度慢了點而已。

至於民間方面,普羅大眾在愚人節過後,適應了沙士伴隨左右的現實,恐慌日漸消退。尤其是除了新界東(威院)和九龍東(淘大)之外,部份區域(如南區、離島區等)很多時候連一個中招居民也沒有,相對來說很「安全」。當然社會上仍有不少人被傳媒提供的大量沙士資訊轟炸得惶惶不可終日,既把飼養的家貓遺棄(謠傳淘大居民養的貓中招),也有殯儀館拒絕為死去的病人舉殯,甚至連個別私家醫生也拒絕醫治發燒病人。有人甚至擔心外出會被傳染,在家中餓暈,又或是因疑心自己染上沙士而自殺身亡。事實上,社區仍在零星爆發,政府只好延長中小學和幼稚園的停課時間至四月廿一日,連醫管局主席梁智鴻也悲觀得預期沙士病人還要上升一倍至三千人(最終只有一千七百多人),加上張國榮出殯時帶來的一片淒楚,人們難免憂心忡忡、心灰意冷。社會上流傳著抽煙可防沙士之類的謠言,心理學家則警告有市民對沙士過度焦慮,特別是懷孕婦女在這期間,承受著中招後便要墮胎和傳言孕婦死亡率較高的巨大壓力。

不過活在生活節奏急速的香港,人們很快便學會怎樣面對沙士,懂得每天出門前戴上外科手術口罩,而不是不合格的紙製或棉紗口罩。富豪也紛紛購置了空氣淨化機,各行各業亦在準備救亡招數。男士們甚至苦中作樂地笑說城中的女生變得漂亮了,因為口罩把女士的臉蛋遮蓋起來,只露出一雙眼睛,美醜難分。衛生署不時教導市民要常常洗手、消毒家居,向廁所的排水渠灌水,1比99這個名詞變得家傳戶曉(清潔家居時要用九十九份的清水把一份漂白水稀釋)。與此同時,由於病毒據說可在死物表面存活數小時,於是清潔工人頻頻出動,不停在公眾地方拭抹消毒,連升降機按鈕也要蓋上一塊透明膠片。踏進四月份,兵荒馬亂的日子遠去,香港人彷彿一夜之間已經習慣了跟沙士一同生活,手術口罩的供應穩定下來,停課中的學生發覺政府和民間機構自停課令伊始,已為他們預備了各種特備電視節目、問功課的網站,以及輔導心理的電話熱線,醫生則不停勸告大眾注意身體健康,甚至教人邊唱生日歌邊洗手。學者名人亦在市民不敢逛街的沉悶之中,乘機推廣閱讀風氣,介紹《瘟疫》(The Plague)、《十日談》(Decameron)、《槍炮、病菌和鋼鐵》(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愛在瘟疫蔓延時》(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等關於傳染病的書籍。不經不覺間,淘大E座居民的隔離期屆滿,在四月十日早上被送回已被當局消毒過的住所,那裡的疫情亦在四月頃刻間平復下來,調查大爆發的結果也終於在四月十七日對外公佈,縱使淘大居民對報告半信半疑。

及至四月中的時候,躲在家裡達三個星期的香港人開始憋不住了,哪怕疫情還未完全受控,每天依舊有三、四十人證實中招,街上還是慢慢多了戴上口罩的人群。停課的學童在家裡也悶得發慌,多間大學亦決定在四月十四日復課。半個月前的恐慌,早就甩到腦後了,換來的是對政府的滿腔怒火。

〔圖表五十三 沙士病人居住地區分佈〕
 (資料來源:專家委員會調查報告)

(2086字)


目錄
上一章節:3.12 與世隔絕
下一章節:3.14 民間抬頭


圖表五十三 沙士病人居住地區分佈

區域     病人數目
觀塘區     515(淘大花園、聯合醫院所在地)
沙田區     272(威爾斯親王醫院所在地)*
大埔區     197(大埔那打素醫院所在地)*
黃大仙區     94
葵青區      94(瑪嘉烈醫院所在地)
東區       76
西貢區      68
北區       66(北區醫院所在地)*
九龍城區     65
深水埗區     61
元朗區      55
屯門區      50
油尖旺區     43
荃灣區      36
南區       19
灣仔區      19
中西區      16
離島區       4
其他/不詳     5
總數     1755

*新界東聯網範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