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4日 星期一

外篇十七 沙士冠狀病毒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外篇十七 沙士冠狀病毒

相比起愛滋病要花上兩年時間才能揭開病毒神秘面紗,醫學界破解沙士的行動極為迅速。疫症爆發不過一、兩個月,各地專家便找到神秘肺炎的病原,繼而拆解病毒的基因圖譜,並大致掌握了其特性、傳染方式和患者的病徵,以及找出鑑定病人是否中招的方法。最終各國都能慶幸在夏季來臨前,把這場春瘟完全撲滅,剩下來的功夫只是需時經年的疫苗研製。

自從廣東省於O三年二月爆發沙士以來,雖然中國抗疫專家鍾南山曾聲稱邀請了「境外專家」介入(港大?),但國際社會對沙士仍懵然不知。直到劉劍倫南來香港時意外地把沙士一併帶來,並在京華酒店傳染多國旅客,導致世界各地爆發疫症,這才催使全球專家參與破解神秘肺炎的行動。不久以後,他們便發現肺炎是由一種前所未見的冠狀病毒所致,跟過去在動物甚至人類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不同。這種源自果子貍、蝙蝠等身上的沙士病毒本來很「溫馴」,但傳染人類時,病毒結構有所改變,自我複製能力大大增強,於是病毒變得「兇猛」起來,成為人見人怕的傳染病。

此外,專家還指出沙士病毒需要依附生物(包括人類的飛沫)而生存,若在死物表面的話,只有三小時的「壽命」(糞便內則可多活數天),而這也跟溫度有關,氣溫越高,病毒生存時間越短,這是不少市民猜測沙士自四月中起於社區急速消散的原因之一。過了沒多久,專家更發現由於沙士病毒依賴RNA(核糖核酸)而不是DNA(去氧核糖核酸)來「繁殖」下一代,使病毒在複製過程中容易出現變異,於是原以為病毒脫離人體只能存活三小時,竟可生存一整天,而經歷淘大一役後,竟有六成多的中招居民出現腹瀉,但其他患者只有一成有此徵狀,不禁使人懷疑病毒在淘大源頭體內突變。最後由於病毒每一次複製都不穩定,越是傳播開去,越是不斷變異,連「兇猛」程度也可能打回原型,這或是疫情突然消散的另一原因。不管怎樣,專家認為沙士病毒並非完全絕跡,只是廣東省屠宰所有野味以後,人類接觸病毒的機會大減,但病毒一直存在於大自然之中,因此大眾再吃野味的話,便有機會再惹禍。

至於沙士的傳染方式,按本地專家之言,主要是人與人近距離(一公尺之內)接觸時,患者咳嗽或噴嚏時噴出來的飛沫傳染他人。他們也發覺威院的8A和8B病房雖使用同一冷氣系統,但沙士只局限在其中一間病房爆發,遂斷定病毒不會在空氣中廣為傳播。因此若要預防中招的話,人們僅需經常洗手和消毒清潔物件,以免沾上死物上的沙士病毒即可,口罩不用天天戴上,除非要接觸出現呼吸道病徵的患者,又或是本身有咳嗽等毛病,為他人著想才需戴口罩。於是政府在沙士爆發初期,只鼓勵市民「勤洗手、少握手、勿多手」,以及用1比99稀釋漂白水來清潔家居,一般市民應否戴口罩,則屬「見仁見智問題」。可是全城於三月底陷入恐慌,人們很自然把專家的建議拋諸腦後,官員也被逼換掉宣傳廣告,改稱市民可戴口罩來保障個人健康。事實上,在特定的情況下,病毒仍會遠距離傳染他人,例如依賴噴霧器和污水渠,病毒便瀰漫整個威院8A病房及淘大花園E座其中一個天井,使大批人中招。於是理論上不能在空氣傳播的沙士病毒,實際上還是有機會飄浮到遙遠的地方,令專家「大跌眼鏡」。於是為了保護自己,民眾莫不「一人一口罩」。

沙士既是如此可怕,但原來有人較易感染,有人則不大受其影響。根據官員的說法,老人和長期病患者會容易惹上沙士,專家也發覺有人因著遺傳因素,較易感染。染上沙士的小童則很少,即使他們真的中招,病情也較輕微,也就難怪香港最年輕的患者雖是幾個月大的嬰孩,但最年輕的死者卻是年近三十的成年人,廿八歲以下的病者悉數康復。值得注意的是,專家在疫後發現一些市民的血液內含有病毒抗體,也就是說他們曾遇上沙士,卻沒有病發,一直保持健康。這些例子可從E座居民和瑪嘉烈醫院的醫護中找到,部份市民甚至在沙士爆發前已含有沙士抗體,令人大感不惑。

病徵方面,沙士跟普通肺炎病人相似,患者會發燒、發冷、頭痛、肌肉痠痛、暈眩,後期則會咳嗽,以至氣喘、呼吸困難,肺葉發炎,X光片中的肺部出現陰影等。不過除了發高燒之外,病人不一定通通出現上述病徵,腹瀉更是淘大居民才多會出現,於是攝氏38度的體溫便成為檢定病人有否染上沙士的最簡單標準,連世衛對沙士的定義也是如此。奈何正如前面所說,也許病毒複製過程出了分岔,後期的沙士病人未必有高燒,例如新界東聯網總監馮康病發初期的體溫,便不符合沙士定義,沒料他也步其上司何兆煒的後塵,一樣中招。最終多間醫院因此走漏了不少沙士病人,讓這些隱形病人在院內「埋伏」,頻頻導致交叉感染。

除了體溫之外,大學專家還另行發明快速測試病人的方法,可惜敏感度不高,測試結果不大可靠。這是因為病人中招初期,體內病毒數目太少,在兩至十天的潛伏期內更無力傳染他人,非要等到病人病發一星期以上,病毒數量才足以測試出來。因此不管是倚賴培植病毒,還是用血清測試抗體,以至檢驗病人鼻沾膜細胞的基因,皆要等待一段時間才可確定。然而到了那個時候,病人開始陷入最危險的時期,免疫系統被入侵的病毒刺激,大舉反攻,連正常的健康細胞也一併摧毀,變成「自己打自己」。幸運地能捱過這難關的病人,體內開始產生抗體免疫,繼而痊癒。無奈仍有一成多的病人跨不過去,肺部組織被病毒和旺盛的免疫系統破壞,功能衰退,需要仰賴機器輔助呼吸。這些病人會被送到深切治療部,危在旦夕,部份幸運兒最終仍能逃出鬼門關,其餘病人只能撒手塵寰。

(2161字)


目錄
上一章節:3.15 爭分奪秒
下一章節:3.16 骨牌般倒下

1 則留言:

  1. 終於再更新了!! 希望可以快點及快點,加油啊作者!!

    今次睇怕都算最快更新 兩日內更新2篇..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