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9日 星期六

3.17 外強中乾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17 外強中乾

一石激起千重浪,疫情還未結束,已揪出一大堆問題,如老大掉牙的政府無能、長期忽略的樓宇建築、重新挑起的學府嫌隙等,觸發大眾熱血沸騰地談論,站在抗疫最前線的醫管局更是焦點所在。自從九十年代初政府成立醫管局管理所有公立醫院以來,服務水平顯著改善,深獲好評。誰也沒想到疫潮下的醫管局,竟是千瘡百孔,多家醫院如骨牌般倒下,前線醫護天天向傳媒呼救,最終有三百多名員工在工作時染上沙士,數目跟中招的淘大居民相若,也就是說,單是病倒的香港醫護數目,便比得上新加坡、加拿大或台灣的總感染人數。戰績如此「輝煌」,人們不禁要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出了亂子?

醫管局不濟的箇中原因複雜,卻可追溯至金融風暴後浮現的庫房財赤。由於醫管局九成半以上的經費來自公帑,也是政府三大開支之一,當庫房出現赤字,財金官員到處把「水喉」關掉的時候,自然少不了醫管局的份兒。自九九年開始,政府不再對醫管局慷慨,而沙士爆發前夕那份萬人唾棄的預算案中,更破天荒削減撥款。加上董建華早年推行的「八萬五」大計、公務員改革等弄到焦頭爛額,使醫療融資改革在OO年束之高閣,結果醫管局本身也出現赤字。哪怕人口日漸老化,病人越來越多,管理層卻要出盡百寶省開支,削人手,減病床,增收費。

在這情形下,開支緊絀的公營醫療體系像是一條拉得緊繃的橡皮筋,根本沒有多餘空間去應付突如其來的疫症。醫管局雖有五萬名員工,卻仍是人手不足,人人忙得要命,醫生工會甚至為此在O二年跟醫管局對簿公堂。一名從威院借調到瑪嘉烈深切治療部的醫生日後在立法會聆訊上說,瑪嘉烈被指定作「沙士醫院」前,那裡的護士人手已經短缺,「根本不能應付額外的工作」。或許這就是醫管局高層在沙士時期狠下心腸,勒令下屬長時間留在工作崗位迎戰沙士,並堅持懷孕員工在疫潮下繼續上班的理由。偏偏照顧沙士病人的前線醫護需要極度集中精神,不容半絲疲憊,稍一不慎,做錯了一個防感染步驟,便隨時中招。於是大批疲累的醫護病倒,讓疫情沒完沒了,惹來公眾責難。

適值醫管局高層在財赤困境下,為節流而推行「同工不同酬」,把OO年開始入職的醫生薪酬削去足足三分一,又不再保證實習期滿的醫科生和護士生可獲一紙聘書,連薪金低微、要處理糞便清潔等厭惡工作的病房助理,也難逃一劫,合約續完再續,就是不肯長期聘用,以逃避福利開支。於是所有新入職、卻又站在最前線的各級醫護人員,士氣低落,對高層心生不滿,導致抗疫期間互不信任。

與此同時,醫管局因為沒有餘錢去「揮霍」,只能把撥款放在緊急的地方。傳染病既非發達地區最大威脅,而香港本身已有瑪嘉烈醫院去專門應付,管理層很自然把傳染病的威脅放到一旁,不少醫院的普通病房均沒有裝置獨立抽風系統、醫護淋浴更衣室等應付傳染病的設施,導致交叉感染的悲劇在多間醫院重複上演。事實上,香港亦沒有太多傳染病專才(不足三十人),大批醫護人員在抗疫期間要重頭學習如何洗手、穿保護袍等防感染步驟。

另一方面,隨著公立醫院的服務在九十年代煥然一新,經濟卻在金融風暴後逆轉,受失業威脅的市民自然紛紛光顧服務好、收費廉的醫管局,私家醫院的病人則不斷流失。這樣下來,公立醫院的病房在沙士前已甚為擠逼,病床之間不夠寬敞,為後來頻頻出現的交叉感染埋下伏線。舉個例說,那打素部份病房的容量,在疫症高峰時超出100%,亦即病人數目超乎病房能容得下的地方,病毒也就更容易互相傳染。至於威院急急讓淘大源頭出院,沒有另闢病房替出院病人作緩衝觀察,說不定也跟此有關。本來長時期「生意」冷清的私家醫院可以在沙士肆虐期間,接收公立醫院的非沙士病人,無奈他們和醫管局始終談不攏,未能安排病人分流。不少生病的貧苦大眾明知公立醫院是高危地帶,隨時中招,卻依舊到那裡求診,不敢到收費高昂的私家醫院治療,結果有人因此而無辜染上沙士,甚至喪命。

當然撥款不足並非醫管局出亂子的唯一遠因。自O一年起,醫管局總部逐步把全香港四十多間公立醫院劃分為七個區域,然後把權力下放給七個區域的行政總監,讓他們彈性管理區域內的醫院。這個名叫「聯網制」的分權制度在沙士爆發前半年(O二年十月)剛好完成部署,而沙士疫潮正好是聯網制的首次考驗。由於這七位聯網總監平起平坐,互不干涉,直屬總部管豁,因此總部便成為制度成敗的關鍵,只有那裡才能協調七大聯網,特別是每個區域的沙士病人分佈嚴重不均。偏偏行政總裁何兆煒在沙士爆發後不久便病倒,臨時頂替的高永文無力擺平各個山頭,再加上醫管局籌劃聯網制時,根本沒有製訂一套應變計劃應付突如其來的大規模傳染病(醫管局倒有應對空難、生化襲擊的計劃),遂讓醫管局陷入「諸侯割據」的混亂局面,要勞煩何兆煒脫離危險期後,迅即在病榻中用視像會議參與總部討論,而醫管局主席梁智鴻也親自介入其中。

在上述種種因素下,醫管局在沙士爆發前已隱藏不少問題,空有先進的醫療人員和技術。然而人們對醫管局的指控卻不限於此。

〔圖表五十六 政府給予醫管局的撥款 94/95~03/04〕
 (資料來源:來源:「預算」截至xxxx年三月三十一日為止的財政年度 ("Estimates" for the year ending 31 March XXXX)、xxxx至xx年度庫務署署長周年報告及政府帳目 (Annual Report of the Director of Accounting Services and the year ended 31 March XXXX)、xxxx至xx年度政府帳目 (Accounts of the Government for the year ended 31 Mar. XXXX))

(1969字)


目錄
上一章節:3.16 骨牌般倒下
下一章節:3.18 沒有子彈的士兵


圖表五十六 政府給予醫管局的撥款 94/95~03/04(請click圖表放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