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5日 星期五

3.19 這是誰的錯?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19 這是誰的錯?

面對公眾的指控,醫管局高層自然感到不是味兒。對他們而言,他們既非存心戕害前線醫護,卻受制多個原因,不得已成為刻薄的僱主。

先是劃分高危和低危區的問題。這樣的區別無疑置低危區的前線醫護於危險中,卻可能是無可奈何的做法。以口罩為例,疫症高峰期間,醫管局每天花掉廿七萬個手術口罩,儘管這個數目不只是五萬多名員工,也包括病人和訪客的用量,但畢竟消耗速度驚人。事實上,沙士爆發前每月使用的手術口罩不過六萬個而已,高峰期則是六百多萬個,足足狂飆一百倍。若是聽從社會的呼聲,下令全體員工跟訪客戴上N95口罩,那麼N95口罩便可能在兩、三天內用光。整個抗疫時期,醫管局平均每天不過存有五十四萬個N95口罩(高峰期每天僅用掉三萬個),遑論供應緊張的日子,個別醫院一度剩下僅數天的口罩存量。民間的捐贈,只是杯水車薪。

香港沒有生產口罩,要從外地進口,偏偏其中一個主要生產地加拿大同樣爆發沙士,使到無論醫管局還是鄭經翰(「一人一口罩」運動),訂購的口罩皆被扣減數目和拖延運送,社會亦謠傳政務司長曾蔭權欲在海外大量搜購而不得要領,醫管局最終要跑到質量較差的中國大陸訂製。更糟的是,適合大部份華人女性配戴的細碼N95口罩,海外生產數量不多,使口罩問題一直糾纏至疫情已受控的五月底,還未完全解決。除了口罩外,當總部在四月初加強醫護的裝備規格後,保護袍、護目鏡、眼罩、面罩等均曾供應短缺,當中護目鏡在部份聯網的存貨,一度不足以應付兩天的需求。於是這些保護衣物跟N95口罩一樣,一概被高層限制使用,優先讓給高危區的員工。奈何本應沒有沙士病人的普通病房,不時出現隱形沙士病人,讓低危區成為有實無名的「高危區」。

有否保護衣物是一回事,是否適當使用卻是另一回事。醫管局高層和大學專家曾發現,醫護人員中招的其中一個原因,其實是他們沒有戴好口罩,或沒有正確做好洗手和更換衣服等步驟,以致不小心沾上了沙士病毒。這固然是因為抗疫初期,員工不熟悉防感染措施有關,也是由於人手緊絀,應付不了大量病人,一時鬆懈下來。隨著沙士在四月中開始逐漸平復,以及總部派出巡查隊,到各間醫院糾正做錯防感染步驟的員工,醫護中招的情況才改善過來。

至於交叉感染,最理想的情況是把所有證實及懷疑沙士病人,甚至只有發燒的患者,單獨住在裝有負氣壓通風系統的獨立隔離病房,這就不會那麼容易傳染無辜的人,一如北京市在八天之內建成的小湯山隔離醫院那樣。奈何特區政府沒有效法,於是醫管局只能盡量拉闊病床的距離,趕緊改裝病房,增建通風系統,為前線醫護加添更衣和淋浴的設施。除此以外,總部深知人手不足,又有過百名醫護人員病倒,便答應員工的要求,為累透和不敢回家的前線醫護,在空置的居屋等地安排臨時宿舍,以及悉數續約快將約滿的員工,並向外招聘人手。只是人人都被這致命的神秘疫症嚇跑,招徠的大多是快將畢業的醫科生或護士生,無法解決人手緊絀的窘局,甚至兩度為放假安排而跟前線員工鬧得不甚愉快--先強令部份懷孕員工仍須上班,繼而在沙士日趨平復後,規限高危區員工不准放太多特別假期。就是這樣,儘管醫管局高層某程度上是基於種種掣肘,才定出多項不得民心的措施,仍是換來千夫所指。

當然,醫管局本身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正如前述,高層低估了前線醫護需要的保護衣物規格,換言之,哪怕裝備供應充裕,總部未必加添員工必須穿上的保護衣物。他們沒有在威院出事後立即嚴陣以待,而是等到大批員工病倒,瑪嘉烈又被淘大疫情拖垮後,才急急測試「太空衣」的效用。與此同時,醫管局出現了架構問題。雖然沙士在三月下旬在社區爆發,但病人並非平均分佈,大多來自新界東和淘大花園(九龍東)這兩個區域,於是七大聯網承受的壓力不一。本來總部計劃把所有沙士病人集中到瑪嘉烈醫治,可是突如其來的淘大一役令瑪嘉烈獨力難支,只好放棄協調,重新早期的做法,把沙士病人留在原區治療。於是不斷冒出病人的新界東,只能在聯網內自行解決,讓病人遍佈區內所有急症室醫院,連不收沙士病人的療養醫院也受牽連,爆發交叉感染。相比之下,個別聯網因區內只有零星病例,工作相對輕鬆得多。一些大型急症室醫院,甚少從其他備受壓力的聯網幫忙接收病人或外借員工。好像仁濟醫院在瑪嘉烈的「掩護」下,一個沙士病人也不用治理,而身為港大教學醫院、可算是全城最佳的瑪麗醫院,只曾治療五十多個沙士病人,數目是威院的七分之一、瑪嘉烈的十一分之一,該院亦只有個別醫護人員自願跑到瑪嘉烈、威院等重災區施援手。走去接管瑪嘉烈深切治療部的醫生曾不諱言,有些答應到那裡幫忙的醫生根本沒有出現過,另一些只逗留一、兩天便不再來。醫管局總部給予瑪嘉烈作「沙士醫院」的人手支援,是口惠而實不至。

此外,由於醫管局總部在三月廿九日開始統一採購各種保護衣物,使情況嚴重的醫院,要跟其他為員工未雨綢繆的聯網爭逐匱乏的物資。無奈何兆煒病倒後,臨時頂替的高永文無力擺平各方的需索,分配不勻,六間病人數目較多的醫院需自行向海外額外購置保護裝備,催使梁智鴻在四月底插手干預,把總部多位高層重新分工,由剛剛沙士痊癒的馮康取代高永文負責採購分配保護衣物。另一方面,聯網之間的交流亦欠奉,威院爆發時並不清楚廣華醫院診治劉劍倫的情況,瑪嘉烈和瑪麗醫院早期也未必曉得威院的詳細治療經驗,皆曾拒讓沙士患者留院,以為只是普通毛病便打發病人離去。到了最後,聯網山頭主義之說不逕而走,即使何兆煒和梁智鴻屢次否認內部不和,但他們亦坦言聯網之間溝通有問題,彼此有爭拗。於是公眾認定醫管局不過是一座白色巨塔,群龍無首下(何兆煒要到四月三十日才正式康復上班),高層一片混亂,害苦了仍在前線作戰的醫護人員。

七大聯網無法順利合作,各間醫院的內部運作亦不見得順暢。為了稀有的保護衣物,前線員工、中層管理人員和總部高層三方的關係呈現裂痕,使員工士氣每況愈下。偏偏醫管局一眾頭領在這水深火熱的時刻,仍不忘消滅赤字,向所有病人增加醫療收費,難怪人們視醫管局為孤寒財主,怨氣更深。有趣的是,儘管高永文作為署理行政總裁,表現值得商榷,大眾卻體恤他頂替的身份,同情他要紆尊降貴親自到貨倉稽查口罩數目,認同他對抗沙士時付出的努力,沒有對他苛責,反而當他到香港電台語帶嗚咽地訴苦後,一些人站出來維護他而斥責曾批評他的鄭經翰。

〔圖解十一 七大聯網的急症室醫院及部份療養醫院的分佈位置〕
〔圖表五十八 員工保護衣物的供應情況〕
 (資料來源:專家委員會調查報告)
〔圖表五十九 每天留院的沙士病人數目〕
 (資料來源:政府新聞公報)
〔圖表六十 各間醫院處理沙士病人數目〕
 (資料來源:醫管局沙士調查報告)

(2518字)


目錄
上一章節:3.18 沒有子彈的士兵
下一章節:3.20 補鑊


圖解十一 七大聯網的急症室醫院及部份療養醫院的分佈位置(請click圖表放大)

圖表五十八 員工保護衣物的供應情況(請click圖表放大)
註:醫管局約有五萬名員工

圖表五十九 每天留院的沙士病人數目(請click圖表放大)
圖表六十 各間醫院處理沙士病人數目(請click圖表放大)
註1:香港共有1755名沙士病人,因部份病人曾轉院治療,各醫院實際處理2374人
註2:黃大仙醫院只處理來自其他醫院的康復病人

3 則留言:

  1. 個時沙士都唔明點解會死咁多人,如果對比而家的豬流感,其實豬流感應比沙士更嚴重,入院,感染人數及死亡人數點都會遠超沙士,因為傳染力很強,比沙士強十倍,也可以引發非典性肺炎(流感直接入侵肺部) 及細菌性肺炎 ( 流感破獲免疫力引致其他細菌乘虛而入) 論殺傷力點都會係而家的豬流感恐佈。

    如果個時董建華好似做到而家豬流感的防役措施,睇怕沙士唔會咁轟動,死左成299人。

    回覆刪除
  2. 抱歉我對豬流感認識不多. 不過按照目前情況來看, 豬流感擴散速度真的很快, 很多人感染, 不過致命率並不高. 去年中鬧得沸揚時, 外國並沒有香港那麼緊張. 當然, 若特區政府那時能在早期高度防避, 疫情不會那麼嚴重.

    回覆刪除
  3. 利劍穿心, 手足一個都不能少;
    重炮在手, 烈士半個都極之多.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