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 星期一

3.21 滿腹疑惑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21 滿腹疑惑

相比起中共被人詬病蓄意隱瞞疫情,特區政府一直強調保持「高透明度」,令國際社會信服,連爆發船員集體發燒的馬來西亞貨輪寧可駛到老遠的香港醫治,也不願向近在咫尺的廣東省或海南島求援,就是投給香港信心一票。可是本地人則相反,自從楊永強因社區爆發一事上失言,群眾總是帶著懷疑眼光去看政府。記者更是怨聲載道,不滿當局常常不肯立刻證實坊間傳聞或主動交代疫情。即使沙士遠去逾年,他們還是忿忿不平,甚至在回顧疫症時,不點名批評醫管局某位表現惡劣的公關要員。歸根究底,民間的質疑源於政府在發放資料和解釋沙士是什麼一回事的時候,隱惡揚善,一味唱好,最終物極必反,沒有人再相信官員的一言一語。

打從沙士爆發,政府便老大不願公佈染病人數等資料。例如在威院8A病房中招的同房病人和家屬的數目,曾被隱瞞近一星期,令人誤以為當時只有前線醫護和醫科生中招。其後衛生署人員更趁著停課令生效,趁機不提感染學童人數,要記者追問才肯透露。此外,衛生署由始至終都沒有告知公眾每間醫院究竟有多少名沙士病人,外界僅能得悉死者在那一間醫院不治。至於懷疑感染人數更是在外界催促下,才於疫情已經受控的四月底公開,還引起定義的爭論。值得留意的是,當感染人數因淘大爆發而倍增,官員居然把每天發放的新聞稿標題由「非典型肺炎病人數字」,修改為「XX名患非典型肺炎病人出院」(XX為總出院人數,而非單日出院人數),以圖粉飾太平,直到數天後新感染病人數目回落,才把標題回復過來。見微知著,大家可以想像官員當時隱惡揚善的虛怯心態。相比之下,美國不拘泥人數多寡,稍有沙士病徵的人通通計算在內,任由總數狂飆至二百多人,情願集中精力對付沙士,然後逐步在疫後把非沙士病人剔除至僅廿七人。

政府對待數字尚且如此,其他事情亦然。疫潮初期,傳媒曾三番四次踢爆病例。及至淘大爆發,雖然董建華許諾若有一幢大廈有兩人中招的話,便即時派人監察,可是官員沒有汲取網上疫廈名單的教訓,依舊暗地派人到這些大廈調查,沒有開誠布公地告知公眾牛頭角下邨、興東樓等地方的疫情。也許他們想證實以後才向外公佈,以免引起恐慌,可是當傳媒比他們更早告知市民那裡有「疑似」疫情,普羅大眾便認定政府隱瞞真相,高官的說話益發無人相信。人們看不到政府吹噓的「高透明度」,只見官方不斷追認記者的報導。事實上,若非商界領袖在四月十六日官府安排的集思會上,狂轟政府沙士資訊不足和混亂,讓外地商人誤解香港的情況,恐怕董建華未必會安排陳馮富珍自翌日開始,定期每天下午四時三十分舉行「430記者會」來交代疫情,給外國記者直接發問的機會。(從側面看,也反映了董建華是多麼重視商界而非平民的意見)

這還不止,由於沙士是一種全新的傳染病,專家需要時間去認識病毒,也要試驗何種藥物有效,難以在剎那間一鎚定音。可是政府總愛抓住一些初步的好消息,向群眾大書特書,以圖安撫民心,結果弄巧反拙。沙士爆發後不久,專家發現八成半至九成半的病人對他們擬定的藥物「有良好反應」。儘管這些病人最終能否痊癒仍是未知數,董建華、楊永強等人卻急不及待把這發現高調宣揚,最終演繹為九成半的沙士病人可「康復」。他們又不斷強調,只要病人及早醫治便大有機會痊癒,不治的多是老人或本身有長期病患,為此官員還刻意標明那些死者是長期病患者。若按照他們的說法,沙士根本不可怕,對健康的普通市民沒有生命威脅,戴口罩更屬多餘,因為病毒不會在空氣中傳播到遠處。

不過世人對沙士瞭解越多,便發覺高官所說的盡是「謊言」。淘大一役,已戳破沙士只能靠飛沫近距離傳播的神話。人們開始質疑九成半的治癒率,有精算師直指官員錯誤引用數據,嚴重低估死亡率(詳見外篇十九)。最後死亡率真的越來越高,個別遺屬更指死者甫現病徵便立刻趕去醫院,卻依然不治,在在證明官員「不老實」。另一方面,政府刻意強調老人家和長期病患者較易病逝,目的純粹是安撫健康和較年輕的「大眾」,而不是叮囑老人和長期病患者等「小眾」要小心身體,嚇得這撮「小眾」終日提心吊膽,不敢到醫院定期覆診,還在社會引起流言,指醫院人手不足,要優先照顧年輕病人,放棄搶救老人家。這些都是政府官員雖沒撒謊,但刻意扭曲數據意義、報喜不報憂的後遺症。最終官員自食惡果,無人再相信他們。當疫情在四月底開始消退,繼而在社區絕跡時,很多人無法相信沙士竟會迅速敗退,懷疑這又是政府玩弄數字的把戲,高官奉承特首而造出來的假數,因為董建華曾再三承諾醫護將會零感染,每天病人數目也會回落至個位數字,而這些居然都做到了。

只是大學專家險些兒因此而淪為政府失信於民的陪葬品。隨著死亡率不斷飆升,人們不禁懷疑治療方法失效,質問為何香港的死亡率比外地特別高。傳媒在四月中以後亦察覺到外國專家已放棄效果欠佳的利巴韋林,而類固醇則有大量副作用,加上部份瀕死的病人家屬焦急地要求專家試用別的藥物(如中藥)不果,使人對本地醫療的信心有所動搖,要勞煩專家跟官員召開記者會,詳細解釋用藥原則。其實面對一無所知的沙士,專家只能摸著石頭過河,治療藥方不可能一成不變,但官方仍聲稱藥方沒變,以穩定人心,兩間大學卻已在試用其他藥物,遂鬧出一連串的爭論。到了最後,當局終於坦言變更了藥物,並在五月邀請兩位廣州中醫專家到香港,破天荒用中西醫共同治療病人。由始至終,大部份群眾並沒有為用藥問題而刁難袁國勇、沈祖堯等專家,只覺他們都盡了力,救活了八成多的病人。

(2170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十八 從小島看世界
下一章節:外篇十九 死亡率之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