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外篇十九 死亡率之謎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外篇十九 死亡率之謎

雖然人人都懼怕沙士,但相比起另一種傳染病伊波拉,沙士的死亡率不算很高,只有一成多,比普通肺炎僅多了少許,跟五至九成死亡率的伊波拉更是無可比擬。不過在疫症高峰期間,沙士的神秘面紗貌未揭穿,又沒有一套完全可靠的治療方法,人們自然感到恐慌。唯有官員和專家發放更多資訊,才能使民心安定下來。偏偏特區政府演繹數字時隱惡揚善,鬧出一連串爭論,其中一個焦點就是沙士死亡率多寡。

疫症初期,專家曾宣稱九成半的沙士病人對擬定的藥物「有反應」,病況有所改善,特區政府卻迅即據此大書特書,說沙士的治癒率高達95%,以圖安撫大眾。的而且確,由三月底到四月上旬的數據顯示,病死的人不足3%,讓人覺得官員所言非虛,沙士並非那麼恐怖,甚至比死亡率達12%的普通肺炎好得多。事實卻不然,專家口中那些「有反應」的病人,其實尚未痊癒,連康復階段也談不上。高官在三月底大肆宣揚治癒率有九成半之多,未免高興得太早。當部份患者病情重新惡化,不再對藥物「有反應」,繼而宣告不治,治癒率便給拖下去,加深公眾對政府隱瞞疫情的壞印象。

最離譜的是,一眾官員計算死亡率的時候,若非犯上嚴重的基本算術錯誤,便是蓄意誤導群眾。這裡姑且以四月一日的數字為例。當天共有685人證實感染沙士,其中16人已死,按照政府的說法,死亡率只有2.3%,意味另外的九成多人都能康復,沙士當然不足為懼。但換另一個角度來看,那天只有84人出院,算起來治癒率只有12.3%,豈不是說剩下的八成多病人全部無藥可醫、返魂乏術?兩種詮釋,究竟那一個才是對呢?

其實箇中矛盾是源於官方計算死亡率的方法,等於把病人分成三類:死者、康復者及仍然留院的病人。明白了這點,就能夠理解四月一日當天,2.3%的病人屬死者、12.3%是康復者,餘下的85.4%病人生死未卜,仍留在醫院,無人能夠斷定他們最終是生是死。只有分別列舉這三組數字,才能解釋為何死亡率少得叫人放心的同時,治癒率卻又低得教人憂心,就是因為大部份患者的性命還在等候老天爺發落。偏偏官員由始至終隱去「生死未卜的比率」和「治癒率」,只向群眾吹噓死亡率是多麼的微不足道,遂產生九成病人能治癒的錯覺。


那麼真正的死亡率究竟是多少呢?最理想的情形是等到疫症完全平復下來,才根據統計數字去算出香港的沙士死亡率應是17%。然而我們可以用另一套計算方法,在疫情還未結束的時候,預先評估死亡率大概有多少。方法很簡單,只消把生死未卜的病人剔除出去,然後計算一下已完成治療過程的病人之中,有多少人逃出生天,有多少人迴天乏力。現在我們沿用四月一日的數字,以新的方法來計算,死亡率便改為16%,比官方不足3%的說法高出很多。

至於這兩套計算方法孰優孰劣,大家不妨看看圖表六十一。若按照第二種的另類計算方法,則自三月三十日起,死亡率便在17%上下徘徊,和真實數字相差無幾。可是根據政府的算法,早期的死亡率低得過份,及後數字不斷攀升,從三月底不足3%,一直攀升到五月底的16%,還未觸及真正的17%。這是因為政府的算法包含了生死未卜的留院病人,除非他們悉數康復出院,否則死亡率只會不斷上漲,直到疫情終結,才會浮現真正的17%死亡率。事實上,一些學者在四月中已經察覺政府的計法不妥,陸續點出破綻,記者也據此質問官員。可惜特區政府依然故我,用沙士死亡率(mortality rate)、個案死亡率(case fatality rate)和結果(outcome)等一大堆學術言詞來混淆視聽,以跟隨世衛的算法作推搪藉口,拒絕更改死亡率計法,硬說一切要等到疫後才能作準。總言之,自四月初起用第二套方法推算死亡率的話,在統計學上雖非完全可靠,卻絕對比官方用第一套算法來吹噓3%死亡率為佳。

死亡率的算法固然惹人爭論,官員刻意強調老人和長期病患者較易死去,也同樣值得非議。誠言,近三百名沙士死者中,不少是老人家和長期病患者(六十五歲以上患者的死亡率超過一半)。可是政府不見得真心關懷他們,著他們在疫潮之下,小心身體。相反,官員只視他們為負累,扯高死亡率,又不斷向公眾強調只要你是中年人、青年和幼童,又沒有長期病患的話,你便不用太緊張。此外,當局公佈死者人數時,刻意標明那幾位是長期病患者,潛台詞彷彿是這類病人都是「該死」,救不活是正常不過的事。

政府這樣做有兩個不良後果,其一是嚇得長者和數十萬名長期病患者惶惶不可終日,後者甚至不敢到醫院覆診拿藥,往後更出現當局放棄治療老弱的流言--接二連三有人指證這批病人因醫院人手不足或呼吸機不敷使用,乏人照料或被逼「滯留」普通隔離病房,無機會進深切治療部。如此一來,難免令人懷疑老人和長期病患的死亡率那麼高,跟醫院疏忽照顧乃至放棄搶救有關。另一惡果則是儘管年輕的死者甚少,但畢竟還是有例外情況,既招來死者遺屬投訴院方疏忽失救,也令公眾難再深信政府--明明官員聲稱年輕人不會有事,為何仍然有二、三十歲的人不治呢?

另一方面,老人的死亡率固然很高,中招的長者數目也著實不少,楊永強曾不諱然香港有太多年老的沙士病人,遂把死亡率推高(負累?)。可是大家不妨想想,香港有那麼多的年長患者,究竟是什麼原因呢?是因為醫院內部屢屢爆發交叉感染,使很多老人以至長期病患者在留院期間無辜中招嗎?可別忘記留院病人當中,通常都是這兩類人。箇中謎團,值得人們研究。

不管怎樣,當高官在沙士初期不斷吹噓治癒率達九成以上,傳媒便在疫潮末期,反過來詰問政府為何香港的死亡率比外地高,逼得官員支吾以對。按照世衛的統計,香港和加拿大是世上沙士死亡率最高的兩個地方(見圖表六十二)。到了最後,由於高官的「謊言」不斷被揭穿,教人難再信任政府。根據中大的調查,公眾在五月份疫情減退時,越來越多人覺得沙士可以致命,而又無藥可醫。事實上,早在四月中已有市民因醫院一時說他沒事,一時說他中招而拒絕進院留醫,在家裡跟警察拉鋸半天,反映民眾對權威已失去信心。

值得留意的是,楊永強曾宣稱五分一的沙士病人其實不符合世衛定義,何兆煒也在疫後說逾百名沙士死者「非因沙士而去世」。可是沙士過後一年,不少國家把不符定義的病例剔除,其中加拿大和新加坡各自減少近百宗個案,台灣更是刪除一半數目,通通獲得世衛確認。唯獨香港的數字依舊不變,沒有刪減楊永強聲稱不符定義的三百多名病人,而那些「非因沙士而逝世的沙士病人」,原來只有五位,而不是何兆煒報稱的一百多人。在資訊發達、民智已開的年代,特區官員竟然玩弄數字,以圖安撫人心,未免很傻很天真,終究弄巧反拙。不過特區政府在九九年已有前科,於居留權一役誇大合資格移居香港的大陸人數目來嚇唬群眾(詳見下一章)。四年前後,董建華的作風一脈相承。

〔圖表六十一 兩種計算死亡率的方法〕
 (資料來源:政府新聞公報)
〔圖表六十二 各地的死亡人數和死亡率〕
 (資料來源:世界衛生組織(http://www.who.int/csr/sars/country/table2004_04_21/en/index.html))

(2822字)


目錄
上一章節:3.21 滿腹疑惑
下一章節:外篇二十 用藥爭議


圖表六十一 兩種計算死亡率的方法(請click圖表放大)
註:事後統計的死亡率為17%

圖表六十二 各地的死亡人數和死亡率(請click圖表放大)
註1:只列十宗病例以上的地區
註2:香港共有304位病人不治,惟政府指其中5人並非死於沙士,故不視為沙士死者。若把這5人也計算在內,則香港的死亡率為17.32%,比加拿大更高

5 則留言:

  1. 個時既香港政府係唔係學左中國大陸d衰野?? 咁樣都得實在令我很憤怒,點解我地既特區政府會曾經咁樣做呢d野出黎! 怪不得七一大遊行有成50萬人參加,我覺得已經好少,整咁多野出黎起碼會有成一百萬人遊行反董...

    回覆刪除
  2. 香港人兄,我能理解你的憤怒,因為我也試過。
    想比起大陸政府,特區政府是有點不同。前者的手法很粗暴,可以丁點資料都不透露,又或者睜眼說瞎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撒謊...
    特區政府就高明得多,他們不會全部隱瞞,會讓你知道最基本的事實,但會惹麻煩的事則盡量隱藏。例如最近建高鐵會影響大角咀居民,他們就瞞到最後一刻,要報紙踢爆才肯承認!即使他們肯公開資料,但他們在演繹時會引導公眾向錯誤的方向去想,被他們騙了也不知道。
    這種情形不限於董建華,曾蔭權政府也是如此,可以說已成為AO的陋習(考AO的其中一份試卷便是測試對數字的理解)。由於民間組織不發達、政黨少人研究政策、傳媒記者沒空挖材料,於是官僚和民間之間「資訊不對稱」,掌握資料的官員便把公眾玩弄。好像近來豬流感疫苗出事,你認為這班官員不知道麼?他們半年前就知到(所以有些私家醫院便拒絕幫人打疫苗,有錢也不賺),只是怕萬一真的爆出疫潮,他們要揹鑊,所以才堅持推行。反正疫苗出事的話,傷害的不是他們,而是平民(去問問那些局長副局長是否通通打了疫苗!)。總之這班官僚就是欺負平民無知,對醫藥無認識。
    其他事情亦然,財金官員天天喊避免財赤,近乎斂財的地步,庫房再多十倍他們也會嫌不足。他們仗著的就是大眾對數字沒有認識,對庫房儲備沒有概念。
    總之官員天天說的話,千萬不要信到十足,他們最愛搵笨實!!

    回覆刪除
  3. 所以豬流感針我係無打到的,廢事怕出事 = =
    我都無咩點信特區政府既野,董建華在任仲令香港人夠膽信嗎? 沙士事件一役都已經令全香港人視特區政府不存在了,求救已經唔係搵特區政府,已經係搵北京要求救救香港..

    當年特區政府騙人,隱瞞事實,隱瞞沙士疫情先會令2003年4月既香港出現極嚴重的沙士疫情。 想不到到現在豬流感大侵略都是這樣,幸運的是香港人早已受老董同沙士的教訓了,現在香港人都無咩會點信特區政府,視之是口邊風!

    回覆刪除
  4. 抱歉現在才回應...

    你說的沒錯, 很多人根本就不信任政府. 只怕長此下去, 大家都習慣不信任官員, 日後要扭轉這種畸型習慣, 便越來越難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