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3.22 罪魁禍首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22 罪魁禍首

既然群眾因為高永文的淚水而不忍苛責他,何兆煒又在關鍵時刻病倒而沒有參與抗疫,那麼誰是公眾眼中的罪魁禍首呢?鬧出這樣的亂子,負責醫療衛生的楊永強和陳馮富珍怎也脫不了干係。在立法會聆訊內,人們盡見兩人不咬弦,但歸納而言,雙方皆曾犯錯。

身為衛生署長,陳馮富珍是政府的公共衛生事務顧問,制度上楊永強以至董建華,皆倚賴她的專業意見,而她也是法律上唯一一位能執行《檢疫及防疫條例》所賦予權力的官員,例如簽發隔離令、要求出入境者探熱等。無奈陳馮富珍對疫情掉以輕心,亦可能被中國幹部(張文康)欺騙,從追蹤疫情、修改法例、強制家居隔離、公佈疫廈名單等,她帶領的衛生署不是遲緩就是忸怩(她在立法會上稱之為「逐步深化的策略」),還在隔離淘大居民一事上出現抗命的鬧劇,結果她被立法會評為「表現未能令人滿意」。然而她在「430記者會」上表現大方得體,英文了得,跟記者對答如流,還熱心參與援助「沙士孤雛」,反而使人覺得她表現不錯。

至於楊永強,他在立法會報告得到相同的批評。他的一句「無肺炎爆發」深入民心,成為人們眼中的最大罪狀。不過其致命傷是他抱著「科學家」精神,非要等到掌握了證據才願承認事實,才肯有所行動,沒證據就等於沒事,不許政府「妄動」,結果白白坐失控制疫情的先機。從判斷有否社區爆發,到搬走E座居民,均如出一轍。例如淘大花園爆發疫情,庶民智慧告訴居民大廈潛伏了神秘病毒,再待在那裡隨時會中招,於是住客大舉「逃亡」。但政府卻要等到同僚數天後找到初步證據,才決定搬走居民,但其時淘大疫情已到了尾聲。如此一來,政府的措施盡是被動地回應局勢,而不是主動撲滅疫情於萌芽,激起焦急的群眾不滿。「可幸」的是,董建華做事慢吞吞的形象早就家傳戶曉,沙士爆發前半年中國總理朱鎔基批評特區政府的一句「議而不決」,更是掛在每一個香港人的嘴邊。於是楊永強和陳馮富珍的「慢動作」,通通被公眾拿去印證董建華又一次議而不決。

至此誰是大眾眼中的沙士罪魁禍首,已是呼之欲出。平情而論,最初負責抗疫的不是董建華,而是站在最前線的衛生署和醫管局。只是事情鬧大,董建華不得不親自處理危機,而他在內部會議也曾主動提出意見。可惜他沒有扭轉下屬的緩慢作風,還屢次被楊永強和陳馮富珍說服,繼續縱容部下「逐步深化」抗疫措施,還被輿論牽著走。事實上,若非淘大出事,一眾高官還在發夢。當首批康復的威院醫護和醫科生於三月廿九日公開亮相,政府首波抗疫措施才在那一天推行,完全是賊過興兵。可以說,自董建華領導抗炎以來,政府依舊是慢郎中,前後毫無分別。公眾看不到他當機立斷的行動,只見他決定停課時搖擺不定,在邊境體溫檢查等事情上「慢半拍」。面對不可知的神秘疫症,他只會天真地唱好,像鴕鳥般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沒法展現領袖的魅力,激勵香港人勇敢對抗。而且疫情拖到四月底才開始平復,叫人等得太久。因此,身為特區之首的董建華,成為眾矢之的。

偏偏董建華跟其身邊的人,竟然在這關頭製造連串公關災難,使民怨火上加油。先說他本人,多年來香港人已見慣、也看厭他在危難時刻在電視上嘮嘮叨叨,滿臉憔悴地高喊「我們高度關注事情,正在密切了解中」、「我們已經很努力做了很多事」、「我很有信心打贏這一仗」等一連串空洞廢話。只是沙士襲來,性命攸關,人們也就沒有多大耐性繼續忍受他這副德性,連精神奕奕地唸一篇講稿也乏力,如何振奮人心?記者不斷質問政府是否反應遲鈍,董建華只能一臉窘態地辯稱他是「最焦急」的人,但他需要「集思廣益」、「深思熟慮」。他覺得他要「謀定而後動」,公眾卻覺得他在籌謀中禪定,聞沙士仍不動。

此外,群眾為董建華應否戴上口罩以作榜樣而激辯,結果他斷然拒絕,叫好些人認定政府重經濟多於人命,避免外國人看到連特首也要戴口罩,「誤會」香港的疫情失控。諷刺的是,董建華可以在傳媒面前大無畏地抗拒口罩的保護,卻在社區爆發後,不敢到醫院替前線員工打氣,只去過醫管局總部大樓。後來他說他其實很想去醫院,只是因為醫生覺得他的「身體很重要」而作罷,然則何解他在高威閣(四月中)出事後不久便立即趕往巡視,卻又不願去慘劇頻生的淘大花園慰問居民呢?一直到六月底世衛解除疫區之名當日,董建華才鬼崇地到淘大E座樓下匆匆一瞥,跟一星期後中國總理溫家寶親身到沙士受害人家中親切慰問相比,有著雲泥之別。事實上,董建華四月底在泰國曼谷見溫家寶時竟然遲到,要溫家寶站著等候他來「接見」,教香港人感到很羞恥。

至於董建華身邊的人,先有他的孫女在停課令生效前自行停課,鬧出軒然大波。不過最拖累他民望的,卻是妻子董趙洪娉。元旦日曾鬧出笑柄的董趙洪娉,沙士時更是大出風頭,至今香港人仍歷歷在目,成為香港回顧沙士時必不可少的影象。事緣牛頭角下邨(下邨)緊接淘大爆發疫情,她跟隨紅十字會的義工去下邨派發「防炎消毒包」,教導居民衛生常識。可是這五十多人如臨大敵般穿了從頭到腳的全身保護衣物,記者立刻問董趙洪娉為何穿得如斯「隆重」,她回答說自己「不過是義工而已」,「不擔心才怪」。其時前線醫護已經連續三星期在電台叫苦連天,向高層苦苦哀求一個N95口罩而不得,董趙洪娉不過派發清潔用品,卻獲得媲美醫院高危區的整套保護衣物。如斯特權,頓時惹來全城憤慨,人們紛紛挖苦這位穿上「蒙面超人」(或曰「鐵甲威龍」)打扮的特首夫人。當天她教導被嚇壞的老婦時所說的「千祈(千萬)、千祈、千祈,洗手、洗手、洗手」,成為又一「金句」,全城「佳話」。其後雖有醫管局高層替她抱不平,公開稱讚這位「Nurse趙」為醫護張羅零食之類的物資,令她感動得流下淚來,但是公眾毫不領情,因為不久之後,有人揭發她的保鑣在機場舉行的沙士慈善活動中霸佔廁所,趕走其他藝人。就是這樣,董趙洪娉淪為互聯網上的小丑,不斷被揶揄。

這還不止,一眾高官也在幫倒忙。四月中他們總動員參與清潔運動時,在記者面前裝模作樣清掃一小堆預留的垃圾(梁錦松、馬時亨),又或是笨拙地洗抹十數分鐘(葉劉淑儀、楊永強)便揚長而去。部份高官甚至根本沒有動手,純粹巡視和購物以鼓勵大眾消費(曾蔭權、唐英年、廖秀冬)。結果這場「爛騷」適得其反,給人非議。及後四名公務員出身的女高官籌款援助「沙士孤雛」,贏得公眾熱烈支持,卻顯得一眾更高級的男局長很「無情」。董建華更是迴避記者多天,才承認他也有份捐助,像是被逼掏錢似的。到了最後,梁錦松在五月底世衛宣佈解除旅遊警告的晚上,到蘭桂坊的酒吧慶祝,摟著洋妞接受獻吻,被市民猛轟他得意忘形,不尊重仍在垂死邊緣掙扎的沙士病人。這一連串公關災難,使民怨不斷升溫。

〔圖解十二 政府醫療衛生架構〕

(2628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二十 用藥爭議
下一章節:3.23 倒董


圖解十二 政府醫療衛生架構(請click圖表放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