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5日 星期五

3.23 倒董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23 倒董

淘大爆發前夕,鄭經翰曾在節目中警告說:「如果這次對抗瘟疫的蔓延,也表現不出政府的領導能力及凝聚市民的能力的話,那麼這個政府將要倒台。」沙士爆發前,人們已因董建華無力帶領香港走出經濟泥沼而不滿多年,卻只能眼巴巴看著他順利連任。不過馴良的香港人在疫症剛蔓延時,還是覺得應給政府一個機會。所以當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在三月廿六日--也就是政府因淘大爆發才急急想辦法的那一天--指責政府抗疫怠慢,質疑楊永強失職時,不少群眾都覺得她「阻手阻腳」,妨礙官員「做實事」。專欄作家李純恩更撰文頌揚楊永強,讚他在立法會內怒氣沖沖地反駁劉慧卿「不該像以往那樣挑撥」、「不要一開口就說失職」,是堅持原則,「叫人痛快」,因為那些「智商有限」的「白癡議員」「私利熏心」,只會「暴著青筋拍檯拍凳罵人」。

只可惜特區政府辜負了這種人的期望,不但消滅疫情遙遙無期,還弄至醫院頻生交叉感染,前線醫護也沒有足夠保護裝備,簡直是天怒人怨。由於人命攸關,即使是最溫和的順民,也不禁對董建華有微言,尋常百姓不住埋怨他再三讓香港遭逢厄運,自上任以來沒有一天好日子。既然群眾在沙士初期給了機會但政府沒有好好把握,事後官員被失去耐性的香港人痛罵,實在無話可說,一場政治風暴由此掀起。

踏入四月份,社會由兵荒馬亂回復平靜(死寂?),人們不再慌張,卻在度日如年的沉鬱日子裡,思考過去半個月到底發生何事,追究誰人導致香港橫生巨禍,然後一股腦兒把帳通通算到董建華的頭上。民怨迅速蔓延,平素不喜談政治的普羅大眾也對政府指指點點。其時停課中的學生在家裡無所事事,上班族收工後亦不敢到處亂跑。他們呆在家裡發揮創意,炮製大量戲謔董建華夫婦和梁錦松(畢竟一個月才發生買車醜聞)的笑話,並用電腦製作合成的挖苦「惡搞」圖像和影片,把流行曲換上諷刺的新詞,上載到互聯網流傳開去,以發洩心中的鬱悶。好事之徒以「建華之亂」來形容當下的香港,把董趙洪娉(董太)喊作「懵太」,極盡尖酸刻薄之能事。人人忙著把這些創作傳送友人,連公務員也偷偷用政府的電郵系統來互相分享,難怪董建華的民望不住下瀉,他跟梁錦松的評分雙雙跌至危險水平(詳見下一章)。

隨著諷刺高官成為時興的玩意,有人冒起喊董建華下台的狂想。例如人們把衛生署呼籲市民注意清潔的口號「勤洗手、少握手、勿多手」之後,多補一句「換特首」。接著被喻為才子的專欄作家陶傑更乾脆寫了一篇《下台吧,董建華》,惹來官員撰文反駁。及後曾揭發梁錦松醜聞的《蘋果日報》委託中大做民意調查,把結論在頭版大字標題寫著:「54.7%受訪者認為董建華應該下台」。立法會議員陳偉業更在此時提出要求董建華辭職的動議,部份見風駛舵的商人亦盛傳跑到北京打董建華的小報告。恰巧在這時候,北京忽然「改邪歸正」,引發董建華下台的「遐想」。事緣沙士於三月底在北京市悄悄擴散開去,政府卻秘而不宣,解放軍301醫院的一名老軍醫蔣彥永看不過眼,決意揭露疫情,於四月九日出版的美國《時代週刊》踢爆真相,讓國際社會嘩然。三天之後,正式接任國家主席僅一個月的胡錦濤秘密南下,到深圳召見廣東省幹部和董建華瞭解情況。此後中共撥亂反正,主動向世衛公佈較真實的病人數目,動員全國力量控制疫情。四月二十日,胡錦濤毅然炒掉衛生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長孟學農兩人,改由副總理吳儀負責抗疫。

因著這次罕見的炒人舉動,香港的親共人士失去了挺董藉口,不能再以「陣前易帥會影響軍心」來反駁「倒董」呼聲。大眾則對「胡溫新政」耳目一新,部份人甚至憧憬中央會否把董建華一併拉下馬。這種想法並非妄想,一些敏感的觀察家留意到胡錦濤只說「肯定特區政府的努力」,而不是像前任江澤民所說的「肯定『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的努力」。根據他們的分析,這種說法等於中央只是支持香港,把董建華分割開來。再者,董建華跟其靠山江澤民同是「上海幫」,關係密切,但在胡錦濤掌舵後,一朝天子一朝臣,在京官被炒一事中,胡錦濤即使賠上同是「共青團」(團派)出身的孟學農,也執意要把江澤民的「御醫」張文康免職。如此一來,董建華的地位自然不再像過去那麼穩固了。

面對群眾的怒吼、北京的變革、沒完沒了的疫情,如坐針氈的董建華嘗試挽回局面。他在四月中拋出半個月內做到「醫護零感染」的期票,醫管局主席梁智鴻亦在高永文受不了壓力、在電台哭說他願意辭職後,介入醫管局運作,重新分配高層的工作,以期解決內部問題。可是人們並不領情,因為董建華早就成為人們眼中的沙士罪魁禍首,他以為只要盡快結束疫情便能平息眾怒,卻料不到民間的怨憤由來已久,不可能輕易化解。其時他即使仿效北京那樣炒掉楊永強,亦錯過了最佳時機,更何況他並無此意,使高官問責制的精神蕩然無存。

當「倒董」喊得越來越響亮,人們自然會想到誰是接班人。按照前述中大的民意調查,過半市民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誰是合適人選。然而真的要選的話,兩名港英時代培訓出來的高官陳方安生和曾蔭權都是大眾的選擇。可是陳方安生退休逾年,她不獲北京信任已是公開的秘密,而曾蔭權雖貴為政務司長,穩坐特區第二把交椅,卻被冷落多時,特別是董建華一年前推行高官問責制,把他架空(詳見第一章)。抗疫期間,人們幾乎不見曾蔭權的蹤影,使董建華、楊永強的民望因疫情失控而大跌,唯有曾蔭權能獨善其身,成為民望最高的官員。就是這樣,不少人因懷緬殖民地的好日子而「思念」曾蔭權,輿論及民主派議員公開呼籲董建華起用他來領導抗疫事宜。事實上,董建華四月底隨溫家寶出訪泰國曼谷期間,署任的曾蔭權果敢地派專機到台灣接走被隔離的香港人,立即成為他做事爽快的證據,感覺煥然一新。

不過董建華沒有聽進耳裡,直到他在五月五日公佈沙士善後措施時,才讓「功高震主」的曾蔭權負責疫後清潔香港這類群眾眼中的雞毛蒜皮事,「榮升」公眾戲謔的「掃街大隊長」(日後曾蔭權在「競選」特首廣告內亦以「清潔大隊長」來自況)。不過難得受重任的曾蔭權猛虎出柙,跟手下於三週內火速完成一籮籮的建議,像一班被冷落多時的政務官向外展示實力、爭一口氣似的。另一邊廂,董建華欲重新建立權威,五月中在立法會裡罕有地對來勢洶洶、要求他辭職下台的民主派議員反唇相譏,指這些「膚淺」的議員「謾罵」和「唱衰」特區多年,並著楊永強總結沙士的教訓。可是他的怒罵反而成了互聯網嘲笑他的最新題材,而楊永強則被譏為「自己查自己」。更重要的是,民間人權陣線正在商討七月一日發動反廿三條大遊行。沙士風暴才剛減退,另一場更大的風暴迫近眉睫(詳見第四章)--儘管日後董建華回顧八年當政時,說沙士才是他從政生涯最難過的時刻。


目錄
上一章節:3.22 罪魁禍首
下一章節:外篇廿一 清潔運動

2 則留言:

  1. 想當年五十萬人七一大遊行,之後04年都是這樣,足以見證香港人極之討厭董建華! 想不到現在曾特首都是這樣,一個高鐵都搞成咁,完全只係比董建華時代好一d,哼!

    回覆刪除
  2. 董建華應該慶幸他那時候還未有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網台等等, 若不然, 呵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