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3.25 黎明前的黑暗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25 黎明前的黑暗

若論整體經濟打擊,金融風暴其實比沙士大得多,疫症只帶來數十億元的損失,更不是所有行業皆受衝擊。不過沙士肆虐時間雖短,卻來勢洶洶,遭殃的個別行業(如消費和旅遊業)嚴重受創,剎那間失去高達七成的生意。街上更是一片凋零,畫面極震撼,使人留下無法磨滅的印象。再加上過去數年累積下來的不景氣,越來越嚴峻,於是沙士時期成為數十年來香港最不堪的日子。

前面說過,當沙士在社區大爆發後,市面變得冷清。這可從信用卡簽帳次數顯著減少,以及晚上繁忙時間的紅磡海底隧道竟然暢通無阻之中,可以得知。其時的士司機收入劇減一半,連公共交通工具亦損失兩、三成的乘客。很多小商戶、食肆、消費場所因多年來經濟低迷,生意難做,早已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刻下的沙士更是屋漏兼逢連夜雨,只好索性關門結業。一些酒樓眼見飲食業生意額暴跌一半以上,便索性暫停營業,趁機裝潢店舖,避避風頭。部份「大片」則受戲院出現「零票房」的場次嚇怕,押後上映。到了後來,再吸引的廣告亦刺激不了市民的消費意欲,廣告業和各大傳媒亦跟著蒙受損失。

由於外地旅客因世衛的旅遊警告而裹足不前,使賴以維生的行業損失慘重,傷害最大。最慘烈的時期,機場流失了足足四分三的旅客,逼使航空公司取消六成航班、機管局關閉其中一條跑道。影響所及,飛機維修工程大減,機場巴士和機場鐵路減少班次,酒店入住率平均只有兩成,連帶海洋公園因流失海外旅客,只好宣佈逢週一休業以減少虧損。展覽業同樣受到打擊,多個展覽需要押後舉行。唯獨貿易發展局明知海外買家卻步,仍堅持把三個展覽(「香港家庭用品展」、「香港禮品及贈品展」、「香港專利授權展」)合而為一,照舊在四月底舉行,然後在七月再來一次。結果大部份參展商轉到七月份才參加,放棄剩下一成多買家的四月份展期。另一方面,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同樣絕跡香港,使本地導遊和商戶眼白白看著五一黃金週賺錢良機泡湯(損失達八億元),直通過境巴士的客量僅為平常日子的三成。當然,機場和直通巴士流失的旅客也包括本地人。鑑於外國政府和大陸地方幹部紛紛向香港人下逐客令或隔離令,旅遊興致大減,旅行社有四分三的外遊團無法成行。這時候,只有清潔公司因寫字樓和屋苑勤加清潔,生意不跌反升,但箇中收益仍無法彌補社會的巨大損失,經濟陷進金融風暴以來的谷底。

就是這樣,樓價滑落至泡沫爆破後的新低,特別是出現災難性疫情的淘大花園,連看房子的買家也欠奉。不少機構被逼再裁減人手或減薪,使O二年以來的失業恐慌加劇,三萬多人一下子丟了飯碗,失業率從O三年初的7.5%,狂飆至8.6%(三十萬人)的歷史紀錄,另有五萬名員工被僱主下令放「無薪假」,使就業不足率亦同樣創下新高。被勒令放「無薪假」的僱員多是來自重災行業的大型公司,這是因為沙士只是一時衝擊,過後便回復正常,但無人能料疫情何時結束,所以它們沒有大規模裁員,免得日後要重新招聘和培訓,只是著員工每個月放約七天的「無薪假」來止血,減少企業每天的損失,要員工「共渡時艱」。再者,大機構底子較厚,即使天天虧損(國泰航空每天便要虧蝕兩千多萬),仍能支撐一段日子,一些上市公司如國泰航空、香格里拉酒店等,便藉著扣起部份原定派予股東的股息來保住逾億元現金,以捱過這段黑暗期。只有那些一時之間周轉不來,跨不過目下難關的小型商舖和食肆要結業。如此一來,旅遊業承受的打擊雖比零售業大,卻能熬過這段艱難日子,沒有一間酒店或航空公司申請破產,只有個別虧損已久的旅行社倒閉(如廣東旅遊)。

除了節省內部開支外,小東主和大企業亦紛紛向外求援。店舖向業主要求減租,航空公司跟機管局商討減收費用,的士司機則希望償還貸款時,銀行能通融一下。不過他們的遭遇不一,銀行多數會彈性處理,甚至向客戶以及沙士病人施予援手,乘機宣傳。壟斷了各大商場業權的大地產商則多數支吾忸怩,保持「觀望」態度,寧可花錢去宣傳商場也不希望減收分文租金,把沙士帶來的損失盡量轉嫁到零售商身上,只有九鐵、房委會等半官方機構肯痛快地大幅減租。與此同時,政府也是各行各業爭取的對象,這邊廂業界代表(也就是老闆們)開腔要求停供強積金一年、免收差餉和牌照費一年,並成立低息貸款基金,那邊廂小市民自然希望政府大灑金錢,出手救助。

對梁錦松而言,沙士不無諷刺。為了滅赤,他無視經濟仍未復甦,炮製一個加稅減福利的預算案,承受千夫所指,還惹來偷步買車醜聞(不加車稅便無事發生)。豈料兩星期後,竟然天降橫禍,疫症肆虐,利得稅和薪俸稅收入固然會減少,領取綜援人數亦創下歷史高峰,他的滅赤努力勢將功虧一簣。於是梁錦松又一次陷進上一章討論過的兩難局面--救市還是救庫房和聯匯?面對大小企業和民眾的燃眉之急,他總不能充耳不聞。可是財赤的羈絆,使他不敢一擲千金,要小心翼翼評估沙士的影響有多大,才在四月底公佈一百一十多億元救市措施。這金額看似雖大,卻沿用過去的吝惜做法,只有三分之一是較直接的派錢之舉,如退回薪俸稅、免收差餉和牌照費、製造培訓機會和短期職位等,另有三分一是用作醫療開支和疫後宣傳香港,其餘則是老闆向銀行借錢周轉時,政府作最多三十五億元的擔保人。為防銀行收不回貸款而要政府替東主償還欠債,加大庫房財赤,官員訂下諸多借貸要求,包括限定扶助「旅遊、零售、飲食及娛樂」四個行業,借來的錢只能用來支付員工薪酬等。由於借貸條件苛刻,哪怕政府一個月後放寬申請資格,計劃還是冷淡收場,僅借出五億元,遠遠未達三十五億的上限,更何況這五億元之中,只有一千多萬壞帳需政府擔保支付。

與此同時,梁錦松一面退稅,一面卻堅持如期在翌年加稅,加上疫情久未平復,在在使人覺得與其等候政府施援手,倒不如奮起自救,「自求多福」--其時人們對時局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無奈慨嘆。當市面回復熱鬧,繼而擺脫六年多的衰退,政府的權威亦跟著掃地,因為香港人都覺得他們是靠自己的努力才克服沙士難關的,跟董建華毫不相干。

〔圖表六十三 零售業銷貨值的比較〕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http://www.info.gov.hk/censtatd)〕
〔圖表六十四 各行業的收益變化〕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http://www.info.gov.hk/censtatd)〕
〔圖表六十五 領取失業綜援人數〕
 〔資料來源:社會福利署〕


(2367字)


目錄
上一章節:3.24 沒完沒了
下一章節:外篇廿二 巧婦難為無米炊


圖表六十三 零售業銷貨值的比較(請click圖表放大)



圖表六十四 各行業的收益變化(請click圖表放大)
註:此圖表反映沙士肆虐下,酒店、旅遊等行業的收益大跌六成以上,但外貿和保險業卻絲毫無損,反而繼續蓬勃發展



圖表六十五 領取失業綜援人數(請click圖表放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