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3日 星期六

3.28 英雄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28 英雄

沙士行將遠去,醫院內的病人是生是死,不幸地也要來個「了斷」。根據經驗,要是病人入院後兩週對擬定藥物仍無反應,便凶多吉少,只能藥石亂投,盡量把生命延續下去,多數人最後在昏迷中離世。自四月中起,死亡人數逐步增加,不但刺激人們對董建華反感,也留下不少聞者傷心的悲慘故事。人們在五月份見證市面回復熱鬧,也目睹一個個病者離世。當揹著偷步買車罪名的梁錦松此際到蘭桂坊摟著洋妞,舉杯慶祝世衛解除旅遊警告,難免遭群眾唾罵。

最教香港人惋惜的是八位醫護人員殉職。其中六人來自公立醫院,餘下兩位則是私家診所的醫生。一直以來,人們視醫生和護士為高尚職業,薪酬不俗,誰也沒料到上至醫管局行政總裁,下至病房助理,要冒著生命危險來上班,因此醫護殉職帶來不小的震撼。首名遭殃的醫護是私家診所醫生劉大鈞,他是在公眾還未意識沙士已兵臨城下的時候中招,遂被視為不幸事件。一直到四月底出現首名來自公立醫院的殉職員工後,人們才意識到即使把前線醫護抬舉為「英雄」,卻總有倒下來的時候。加上死者護士劉永佳只有三十多歲,跟政府一直強調年輕人多能治癒的講法不符,叫人更愕然。

再過半個月,醫院又傳來噩耗,這次是被歌頌為「香港女兒」的謝婉雯醫生,她跟劉永佳懷疑被同一位病人傳染。當劉永佳去世後不久,傳媒便透露謝婉雯危殆的消息。及至她死後,其生前近乎完美的事蹟被廣泛報導,很多人都被她自願跑到沙士病房工作的無私精神感動,欣賞她生前對患癌的丈夫不離不棄,教師和高官紛紛推崇她為榜樣。她所屬的基督教(新教)也立即拿她的故事來宣揚教義,吸納信眾。就在謝婉雯被塑造為模範人物的同時,來自聯合醫院的病房助理鄧香美成為第四位殉職醫護,社會上的悲痛情緒此刻達至高峰。到了五月底,四位醫護數天內先後去世,分別是聯合的病房助理劉錦蓉、私家醫生張鍚憲、威院病房助理王庚娣和最年輕的大埔醫院醫生鄭夏恩。由於四人的生平事蹟不及謝婉雯般動人,群眾對這類新聞也有點「麻木」,喪禮不再哄動,情緒冷卻了下來。

不管怎樣,沙士期間雖偶有醫護投訴被人歧視的個案,大多數市民對他們還是衷心支持。過去醫生和護士享有專業人士的高尚地位,卻不是什麼英雄人物,醫生甚至有「醫醫相衛」的惡劣紀錄(如容忍醫生在手術中使用手提電話)。及至沙士一役,人們只能倚賴醫護人員在前線跟病毒作戰,而政府又亂作一團,毫不可靠,前線醫護遂被捧為「沙士英雄」。公眾讚賞他們「具有專業精神、盡忠職守、忘我無私、不眠不休、無畏無懼、甘冒生命危險」,一些人甚至以此來嘲笑喊逃亡的台灣醫護,令香港人自我感覺良好。事實上,醫護人員絕對值得致敬,因人手不足,每天的工作時間長達十數小時,體力透支,連水也不敢多喝,怕上廁所時沾到保護袍上的病毒。吃飯時他們亦不敢交談,惟恐說話時飛沫沾到同僚身上,甚至用膠板來隔開坐在飯檯對面的人。這還不止,他們下班後不能回家,以免傳染家人,要搬到醫管局提供的臨時宿舍,跟親人聚少離多。在「戰場」上,他們頂著死亡的惶恐,復要爭取更多保護衣物。目睹同事中招倒下,只能一邊照料他們,一邊暗自神傷,默默祈禱或頻頻鼓勵他們,但最後卻又可能徒勞無功,神蹟沒有出現,反而要到殯儀館陪伴殉職同僚走最後一程。但即使如此,仍有少數醫護(包括私家醫生)主動跑到沙士病房幫忙,部份人更因此而中招。就是這樣,醫護人員贏得大眾敬佩。

為了展示對前線醫護的支持,很多人向他們獻花和送心意卡,聊表心意。這些活動最初由地區政黨人士牽頭,及至病毒在社區擴散,商界和市民亦主動參與。人們不難在街上看到各式各樣向醫護致謝的廣告,從傳媒中聽到多首向醫護致敬的新歌。一些機構更乘機作推廣宣傳,給予醫護人員免費旅遊機票、衣物、燕窩、車票等等。當一個接一個的醫護人員倒下,觸動了群眾情緒,不少市民無懼沙士威脅,特意跑到醫院向殉職醫護致敬,又或者到殯儀館哀悼。去世醫護的母校也以他們為名,成立獎學金。不過在醫護心中,無人想做英雄,更不希罕殉職後的榮譽。他們只是履行職責,就算是沒有經驗的臨時工也頂硬上,只求做好份內事,因而被大眾讚揚具有專業精神,疫後立法會報告亦多次稱讚他們,好像瑪嘉烈的醫護被讚賞為「勇敢堅毅」、有「強烈責任感」和「忘我精神」。無論如何,他們贏盡市民的讚賞,情形比屬於支援性質的清潔工人及前線記者好得多,沒有多少人記得同時向後兩者致敬。

在催生英雄的過程中,政府一直在推波助瀾,只要有人殉職,便為他們風光大葬,「賞賜」安葬浩園的榮譽。但問題是,若非官員大意,把疫情鬧大,也許他們無需白白犧牲性命,這樣的英雄實在一個也嫌多。再者,高官口惠實不至,嘴裡說「很感動」、「非常痛心」,實際上無人感受到他們真誠的關懷和支持。只見他們「容許」保護衣物長期鬧荒,拒絕承認中招的救護員是因公染病,醫院的臨時工不僅薪酬極低,倘若中招的話更一度要自付住院費,吝惜到極點。到最後高官連殉職醫護也分等級看待,把兩位私家醫生冷落一旁,卻搶著為謝婉雯之死發表哀悼聲明。日後頒發英勇勳章時政府亦根據同一標準來區別這八人,私家醫生不獲授勳,盡顯小家子氣。就是這樣,人們對沙士英雄的崇敬,沒有「自動過戶」給官員。就算政府在疫後為前線醫護設立培訓基金,在香港公園建立紀念殉職人員的地方,亦於事無補。始終大眾認定董建華沙士時領導無方,加上他和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在醫護出殯之際,為廿三條立法而在立法會內趾高氣揚,教人氣結,難怪人們揶揄董建華最常去的地方叫殯儀館。

(2188字)


目錄
上一章節:3.27 外冷內熱
下一章節:外篇廿三 英雄的背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