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9日 星期五

3.30 人情冷暖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30 人情冷暖

一場天災,製造不少慘絕人寰的個案,卻同時激發起香港人的同情心。就算經濟跌到谷底,捐款還是如雪花般飛來。人們並非一面倒地只會埋怨董建華,有人抓住全城陷入半停頓的難得機會,視沙士為淨化心靈的契機,把沙士的英文SARS演繹為Sacrifice(奉獻)、Appreciation(欣賞)、Reflection(反思)和Support(彼此扶持),樂觀地看待眼前的災難。民間社會和半官方機構皆動員市民參與抗疫活動,在一片愁雲慘霧中,呈現人性的光輝。

沙士期間,各界捐出過億元善款予不同基金。這固然是由於受害家庭的境況惹人同情,但終究是因為社會福利制度有所缺陷。不少沙士死者是家中的經濟支柱,遺下孤兒寡婦,生計頓失依靠。奈何政府只給予殉職醫護的家人過百萬元賠償和援助,中招醫護也有數萬元津貼,甚至連那些沒有中招、只因家居隔離令而無法上班的其中幾百人,都得到補償,偏偏一般沙士遺屬卻難以得到分文。由於政府設下資產審查,只有低下階層才可得到一萬元殮葬津貼和每月五千元生活費,能獲得政府援助的不足一百戶。一些中產階級因擁有物業,不符申請資格,政府拒加援手,但這批人仍需償還過萬元的樓宇按揭。若家中收入支柱因沙士驟然離世,經濟便即時陷入困境,更無法把樓宇賣掉套現,否則隨時會因負資產而揹上多一筆債項,甚至破產收場,陷入進退維谷的絕路。對這些剛剛失去親人的遺屬而言,實是雙重打擊。

其時捐款也好,捐實物也好,早已蔚然成風。自鄭經翰發起「一人一口罩」運動以還,民間團體紛紛組織起來,有的向醫管局捐贈保護衣物,有的給予老人和清潔工人防炎用品,連醫院亦為殉職醫護開設戶口,接受外界捐款予遺屬。捐助來源不僅是民間的點滴捐獻,也有來自企業的大額款項。及至四月中起,傳媒陸續披露沙士遺屬的慘況,適逢梁錦松宣佈退回薪俸稅,每人最多三千元,不少市民對這數千、甚至僅數百元的「雞肋」不知如何是好,既無法紓解財政狀況,又不捨得胡亂花掉,於是有人提議把退稅捐出來,幫助沙士受害人。就是這樣,多個沙士基金如雨後春筍,紛紛成立,計有電台名嘴黃毓民向自由黨提議、從富豪籌集了三千萬元的「工商界關懷非典受難者基金」,給予遺屬和康復者撫恤金和生活費,以解燃眉之急;高達八千多萬元的「護幼教育基金」,由陳馮富珍、林鄭月娥、李麗娟和羅范椒芬四位女高官成立,為七十多位失去父親或母親的孩童支付教育開支;還有性質和「護幼教育基金」相似,由演藝人協會和《明報》合辦的「茁壯行動」;以及為解決沙士受害人生計,連失業者亦給予援助的數個基金。當中最受矚目的是籌款額最多的「護幼教育基金」,四位女高官不但到處籌措捐款,呼籲下屬支持,有「眾人媽打」之稱的李麗娟還不時探訪「沙士孤雛」,舉辦多次聯誼活動,成為一時佳話,把一眾男高官比下去。

上述基金的特色是繞過緩慢的官僚程序,即時發放援助金,無需資產審查,有部份甚至無須申請,主動向他們伸出援手。由於基金悉數來自私人捐款,無需庫房負擔,終日為財赤而惆悵的官員自然樂於協助,「義不容辭」地替這些基金安排發放款項。這顯示了政府的無情,連幫助最惹人可憐的沙士孤雛亦要靠民間自行籌措(各基金合共籌得一億多元),卻捨得從緊絀的庫房淘出十億元在疫後宣傳香港(包括用一億元籌備一塌胡塗的維港巨星匯,詳見第六章)。即使四位女高官高調籌款,也只是以私人身份參與,政府的角色純粹是金錢以外的協助。另一方面,公眾關注的焦點通通放在七十多位孤雛身上,直到今天李麗娟仍不時帶他們去遊玩,守護他們成長。可是那些痛失愛侶的未忘人,又或是失去年邁雙親的孝子孝女,只因家裡沒有惹人同情的小孩,便給社會遺忘。香港人綻放的人性光芒,照耀不到他們身上。

不管怎樣,政府的冷漠,無礙民間自發抗疫活動。人們堅信自己的力量,高呼「We Shall Overcome」。有私家醫生義務到醫院幫手,以及發起「一校一醫生」計劃以照顧復課的學生,甚至創作教導洗手的歌曲。一些團體成立熱線,為前線的醫護、焦慮的市民和停課的學生,提供心理輔導,並組織義工為老人清潔家居,提醒他們怎樣預防沙士。有人發起「微笑行動」,嘗試在沉鬱的氣氛中帶來笑臉,高唱勵志歌曲。至於飽受蹂躪的淘大花園,業主委員會為死去的居民超渡、為倖存的住戶舉辦電影欣賞會、遊船河等,藉此開解情緒,另有團體免費修葺導致大爆發的E座排污渠。在風雨飄搖的日子,自然少不了各大宗教的份兒,天主教、基督教、佛教和道教等莫不為病人和香港祈禱或誦經,佛教甚至舉行放生法會,道教則聯同鄉議局重演傳統驅除瘟疫的儀式,多次舞動火龍。

與此同時,跟政府關係良好的自願團體發起「心連心.全城抗炎大行動」,策劃大型清潔運動、夥同傳媒組織籌款活動、草擬「衛生約章」、在機場舉辦宣揚香港克服沙士的推廣活動等(事後傳出董趙洪娉霸佔機場廁所的醜聞)。不過最叫人難忘的,是演藝人協會為「茁壯行動」舉辦的「1:99演唱會」。這場演唱會難得在大球場舉行,破除了噪音規限,差不多所有歌星都參與其中,播送到世界各地的華人社區。湊巧演唱會在世衛撤銷旅遊警告翌日(五月廿四日)舉行,也是首次全城「零感染」的日子。當這個好消息在演唱會途中宣佈時,觀眾都歡呼起來。值得留意的是,演藝人協會主席梅艷芳在摯友張國榮自殺後一個月,終於抖擻精神,一手策劃這場演唱會,贏得公眾致敬,獲選為「抗SARS傑出人士」之一。可惜當晚她只在後台打點一切,沒有公開演唱,更未意識到她的生命正在倒數,僅剩下兩百多天。

隨著沙士接近尾聲,各類抗炎活動告一段落,只有個別企業仍向大學捐款,資助學者研製沙士疫苗。十多位導演和一眾演員義務拍攝一系列關於沙士的短片在八月拍畢時,已是明日黃花。這時候,人人都在等待七月的驕暑天,一起向董建華政府嗆聲。

(2267字)


目錄
上一章節:3.29 生離死別
下一章節:3.31 告一段落

1 則留言:

  1. 香港人兄, 我已在網上回覆了你, 請進外篇廿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