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2日 星期一

3.32 後記~下場

第三章 沒有硝煙的戰爭
3.32 後記~下場

如果說當局抗疫時表現拙劣,是受制解決不了的因素(包括兵荒馬亂下對沙士一無所知、被廣東省幹部瞞騙、無法購置足夠的保護衣物、病徵不明顯導致院內潛伏隱形病人等等),因此公眾要多多體諒他們的話,那麼,若官員在疫後仍無法好好善後,便是難辭其咎。偏偏政府沒有妥善處理群眾要求問責的呼聲,在社會掀起巨大紛爭。

六月廿三日,世衛把香港剔除出疫區名單,宣告沙士遠去;七月七日,楊永強宣佈辭職。然而這兩個日子不是相距十四天,而是一年零十四天。換言之,楊永強在沙士結束後足足一年才掛冠。所有沙士肆虐的地區,都有衛生官員下台,他們或在抗疫途中被撤換,或於疫情平復沒多久離職,唯獨香港例外。早在五月中沙士日漸遠去,民怨四起之際,民主派議員便要求政府委任獨立人士調查事件始末,從而追究有否官員失職。但董建華宣佈成立的「專家委員會」,只著眼如何應付入冬後可能捲土重來的沙士,沒有察覺他一年前匆匆成立的高官問責制,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使人期望從今以後,官員會為政治責任而下台。奈何梁錦松偷步買車一事中,已顯示董建華並不瞭解問責精神。這回他非但要「對事不對人」,不容群眾藉問責為由把楊永強拉下馬,還乾脆讓楊永強當上專家委員會主席,叫人質疑這是「自己查自己」,結論不會公正,使報告還未動筆,便已蒙污。

到了十月初,十一位專家撰寫的的報告出籠。結論一如所料,沒有苛責楊永強等官員,也沒有人需要為沙士負責,彷彿在說這次災難純屬不幸,沒有人犯錯,使大眾期望落空,激起死者家屬憤慨,刺激他們要控告醫管局,讓楊永強承受不少下台壓力,數次含淚致歉。礙於區議會選舉在即,加上政府經歷七.一大遊行後,權威盡喪,「保皇黨」只好同意由立法會親自出馬成立「專責委員會」,傳召有關人士作公開聆訊。楊永強應否免職的問題,暫時平息下來。

長達半年的聆訊期間,社會仍冒出各種有關沙士的爭議。先是人們在O四年初發覺,儘管醫管局在抗疫時亂作一團,一眾高層仍可在財赤連年下,獲取一千多萬與表現扣鉤的「花紅」,激起公眾和前線醫護強烈不滿。接著有專家(吳錦祥)在立法會聆訊裡,指證楊永強曾在內部會議說為了顧全大局,總要有人犧牲。這片面之詞雖沒有其他人見證,卻足以損害楊永強的名聲。跟著議員揭發醫管局在抗疫最關鍵的十天,居然沒有留下會議紀錄,不禁讓人狐疑管理層為了掩飾過錯,在事後銷毀文件。及至三月,董建華聲稱因「憲制理由」,著特首辦主任林煥光頂替他到立法會作供了事。然而林煥光始終未能解答所有質詢,磨蹭到最尾董建華還是要閉門作供,在禮賓府內一邊吃白粥油條早餐,一邊閒話家常般回答議員提問。到了最後,撰寫中的報告內容外洩,傳媒指結論將點名批評沈祖堯要為重開威院8A病房一事負責,激起中大聯署抗議,指逼令重開病房的另有其人。結果議員一方面要捉「內鬼」(但無功而還),一方面否認傳媒報導,使人略為質疑報告的公正。最終報告在七月五日面世時,沈祖堯獲「脫罪」,被溫和批評的人包括楊永強、陳馮富珍、梁智鴻、何兆煒、高永文等,另有一些醫管局的中層人員和多間醫院的前線醫護被點名讚揚。

立法會調查報告公佈後,楊永強的去留重新成為焦點。適逢第二次數十萬人的七.一大遊行後不久,群情洶湧,人們再也沒有耐性糾纏於一年前本應解決的爭議。不過「一鎚定音」的不是大眾,而是一名淘大死者家屬。這位家屬就是失去懷孕妻子,後來得到溫家寶探望而廣為人知的郭先生。記者追問他對楊永強的意見時,拋下了一句「厚顏無恥」,一針見血地刺穿政府的忸怩姿態。其實早在實行高官問責制前夕,楊永強曾說若市民對他沒有信心,他本人也不滿意自己表現的話,他會自動呈辭。及後沙士爆發,外界曾傳出楊永強不欲戀棧權位,他自己也說過「心理上準備好(下台)了」。奈何董建華極力挽留,說他的經驗有助應付下一波沙士,是「經一事,長一智」。結果楊永強保住了官位多一年,也讓問題糾纏多一年,直到被罵「厚顏無恥」,才催使他在董建華生日(七月七日)當天,宣佈為體現政治問責而辭職下台。

另一方面,醫管局也是群眾問責的對象。早在O三年底政府專家報告公佈後半個月,醫管局也公開由獨立人士調查的報告。但結論直指官員和醫管局抗疫時多次犯錯,氣得政府聲言採取「重大保留態度」,而醫管局本身也不肯全盤接受報告內容。當楊永強掛冠後,人們的焦點轉到醫管局身上,主席梁智鴻只好在翌日跟著辭職。可是部份董事局成員跟董建華一樣,並不瞭解問責的意義,竟威脅集體請辭,一些大學教授和醫生更乘機發難,發起聯署聲援梁智鴻。不管怎樣,梁智鴻下台後,民間的問責呼聲戛然而止,兩年後梁智鴻更獲得新特首曾蔭權信任,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地位更上一層樓,沙士一役絲毫不損其名聲。

令人驚訝的是,即使陳馮富珍應付沙士時表現遲緩,後來更在立法會被一致批評,她還是在疫後兩個月得到世衛賞識。於是她辭去衛生署長一職,由副手林秉恩頂替,然後趕赴日內瓦「升官」。接著她更扶搖直上,先升了職,繼而在O六年獲北京推舉,競逐世衛總幹事而當選,確是一將功成萬骨枯,教不少沙士遺屬氣結。至於抗疫期間跟政府結下樑子的中大,則有三位教授在O四年初春接連異動。先是鍾尚志放棄醫學院長一職,遠赴巴布亞新畿內亞替窮人行醫,數年後返回香港以吹色士風街頭表演和參予長跑為樂;接著是誤以為沙士是副黏液病毒的談兆麟辭職,到美國藥廠上班;最後是沈祖堯放下威院的職務,專心大學工作。一連串的人事變更,讓人覺得這是中大人「得罪」了政府後意興闌珊。這種憶測並非胡亂推測,政府O四年頒發勳章時,嘉許了很多「抗疫義士」,唯獨含淚踢爆政府的鍾尚志被冷落一旁,不無懲罰的意味。不過中大的「死敵」港大醫學院長林兆鑫,數年後日子也不好過。O七年初他突然辭去院長一職,原來被揭發私下收取數百萬病人診金,沒有上繳大學和醫管局,翌年更以欺詐等罪名受審。

另一方面,醫管局高層何兆煒和高永文雙雙在約滿後離任。前者於O五年九月離開,翌年改到東華三院當行政總監;後者則早在O四年十二月便已離去,自行開設診所。但高永文沒有忘記社會事務,一面參與慈善活動,一面涉足政壇,先在O六年底競逐決選特首的八百人小圈子,繼而提名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參與立法會選舉(詳見第八章)。另一方面,由於沙士期間醫管局暴露了聯網派系林立,政府決定向外聘用澳洲人蘇利民(Shane Solomon)來當行政總裁。至於楊永強的空缺,則由港島西聯網總監周一嶽出任,楊永強則去了中大當講座教授。連同董建華O五年被逼「腳痛」提早下台,從特首到一眾衛生高官,數年之間,有份抗疫的領導人物俱已面目前非。

(2626字)


目錄
上一章節:3.31 告一段落
下一章節:3.33 後記~心仍是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