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

4.2 沸點

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
4.2 沸點

第二章說過,董建華在O三年一月公佈施政報告時,議題三千,卻只取兩瓢,絕大部份跟滅赤和經濟有關,廿三條立法只有寥寥數筆,其他事情更是隻字不提。結果二OO三年香港歷史上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滅赤,而是沙士和因為廿三條立法而掀起的七一大遊行。疫症爆發固然無人能在事前料想得到,然而上至高官學者,下至草根百姓,很少人能在新年伊始,準確估計到議會內的爭端,竟會刺激數以十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把北京嚇呆,還觸發踢走董建華的契機。

大遊行過後,很多死硬挺董份子,把鬧出「亂局」的原因諉過於經濟長年不景,而遊行前夕爆發的沙士更使失業狀況雪上加霜。誠然,經濟惡劣是董建華招惹民怨的重要原因之一,可是特區政府處理廿三條立法時跡近蠻不講理,為了向北京交差,為求趕上自設的時限,妄顧市民的憂慮和質疑,執意讓損害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的草案,在橡皮圖章般的立法會通過。如此一來,不激起民憤才怪。於是六年積累下來的民間怨憤一次過爆發,非但反對即將於議會表決的廿三條藍紙草案,更是表態跟董建華和特區政府徹底決裂。從此董建華成了跛腳鴨,權威盡喪,跌跌撞撞兩年後,被逼倉皇辭廟,免得繼續丟人現眼。

回顧七一大遊行,大家不難發覺廿三條激起數十萬人上街,絕非偶然。從中國接管香港的第一天起,要求香港人自行就國家安全立法的廿三條已是計時炸彈,其動向一直受人權組織密切監察,唯恐中共借國家安全之名,藉機鎮壓異已而非外國勢力。倘若主權移交後特區政府即時立法,在民心未「回歸」的情況下官員必定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訂定市民接受的條文。奈何經歷五年統治後,官員漸漸肆無忌憚,不把反對聲音當作一回事,非但打壓民間團體,甚至在居留權爭議中玩弄民意,卻反而贏得不少群眾支持,自以為可以放手大幹一番。哪怕O二年底已激起六萬人上街,人數創下十多年來的紀錄,特區政府依舊一意孤行,不肯修改過份嚴苛的草案,結果惹來公眾反感。與此同時,北京誤判形勢,以為接管香港五年後,人們已歸順,可以甕中捉鱉,遂在O二年下令董建華為廿三條立法(很可能是為了準備取締法輪功這類整天咬著共產黨不放的團體),豈料弄巧反拙。

收到北京「柯打」(命令)的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在高民望支持和問責制「鼓勵」下,四出推銷廿三條,勇悍非常。然而葉劉淑儀頻頻失言,流露政府為國家安全而犧牲天賦人權的跡象,令人狐疑官員製訂的廿三條將收緊公眾自由。果然不出所料,葉劉淑儀於諮詢期結束後的O三年初公佈條文內容,充斥法律陷阱,讓政府能夠借保護國家安全作幌子,隨意打擊異己,被一眾法律學者和大律師連番踢爆。可是葉劉淑儀對法律界的意見跡近充耳不聞,只在枝節處讓步,要害的條文牢牢抓緊,還增添更嚴苛的地方,把接受溫和立法的群眾也逼上街頭。更糟的是,即使她的民望因廿三條而大瀉,甚至私底下已向董建華請辭(按她本人的說法),她依然在立法會內跟民主派議員舌劍唇槍,暴露特區政府拒聽民意的嘴臉。當大眾因沙士而破口大罵董建華多時,再在電視上看到葉劉淑儀於議事堂「嘴藐藐」的囂張態度,自然激起大批市民穿黑衣上街,既是向董建華表明「我唔妥你(我對你不爽)」,也是繼沙士之後,再次發揮自救精神,阻止香港沉淪下去。

二OO三年七月一日,也是香港結束殖民統治六週年的日子,超過五十萬人頂著三十多度的高溫,在驕陽下從銅鑼灣維園徒步走到三公里外的中環(還有很多人擠不進去或中途放棄),讓記者攝下黑壓壓的壯觀場面。遊行人士的臉上莫不掛著笑容,覺得憋了六年,終於有機會可以吐一口烏氣。不少市民發揮創意,自製各式各樣的示威標語、道具、衣飾,把街道弄成嘉年華會,嘻嘻哈哈地高呼:「董建華下台」。熱鬧過後,卻是權貴的焦急。他們進退失遽,不知該否冒公眾責難,堅持如期立法。人們則守在電視機前,「吃著花生等看戲」,靜待董建華怎樣回應香港人,以及思量著要不要在七月九日表決廿三條當天,再次上街包圍立法會。

在外馳內張的氣氛中,董建華接連數天只向記者拋下一句:「早晨!」,繼而決定抽起草案中最辛辣、曾聲言不會修改的部份,以換取如期表決。可是退讓來得太遲了,人們已不再接受任何形式的廿三條,董建華也說不出為何他仍要數天後表決。這樣下來,七月九日議員投票時,隨時激起群眾在立法會外怒吼。不敢想像這情景的自由黨主席田北俊突然飛往北京,看看事情有沒有迴轉餘地。結果田北俊回來後直指中央沒有下達立法限期,並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以表明他和黨友絕對不會在七月九日投票時再當「保皇黨」,使準備投贊成票支持政府的議員頓時少於半數。踏過半夜十二時沒多久,一敗塗地的董建華只好在他六十六歲生日當天(七月七日),匆匆宣佈撤回廿三條,向民眾力量屈服。不到十天,廉政公署完成調查梁錦松以權謀私的案件,梁錦松當晚宣佈即時離職,葉劉淑儀亦在同一個晚上下台。經歷這次官場大地震後,董建華政府權威崩潰,不能再有什麼作為,提前掀起爭奪第三屆特首寶座的混戰。

同一時候,一向懼怕群眾運動得要命的中共官員,看到大批香港人湧到街上的場面,認定香港的情況「失控」,不得不插手干預。從此「港人治港」已非必然,由議會選舉到刺激經濟,處處皆見京官的影縱和斧痕,特區政府亦要不時聽命北京派駐香港的芝麻官。本地政界亦不得不事無大小,仔細留意北京的動向,「阿爺」(中央政府)二字更是掛在各黨派人士,甚至平民百姓的嘴邊。一場大遊行,改變了香港政壇的面貌。

現在就讓我們瞭解七一大遊行的來龍去脈,先介紹捲入廿三條風暴的每一個「角色人物」,然後細看特區政府和民間社會在廿三條立法時,彼此之間的互動。不能不提的,當然是O三年七月初驚心動魄的一星期。最後就是初探大遊行為香港政治生態帶來的改變。

但在此之前,我們得理解一下,何謂廿三條。

(2304字)


目錄
上一章節:4.1 楔子~青蛙與蠍子
下一章節:4.3 陰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