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4.5 強悍的巾幗

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
4.5 強悍的巾幗

多位牽涉廿三條爭議的「角色」之中,首推保安局長葉劉淑儀。這位香港首名女性紀律部隊首長,不但處事手法惹人爭議,性好抬槓,花邊新聞也一籮籮。從家庭生活,到衣著外表,均成眾人焦點,間接為廿三條爭端推波助瀾。最終掀起全城聲討,大批群眾上街抗議她。

葉劉淑儀能在短短數年,竄升至保安局長,令人嘖嘖稱奇。先要明白一點,保安局長掌握了市民的敏感資料,故此能當上局長的,必然是百分百可信賴的人。主權移交前夕(九六年),入境處長梁銘彥被指與中共過從甚密,被港英政府下令離職(表面理由是隱瞞投資活動),造就葉劉淑儀「上位」。主權移交後一年(九八年),四十七歲的保安局長黎慶寧突然以家庭為由,辭官並移民澳洲,由葉劉淑儀接任。於是跟黎慶寧同齡的葉劉淑儀在三年內扶搖直上,瞬間統領解放軍以外的全城武裝力量。

不過真正叫公眾認識葉劉淑儀的,並非她極速升官,而是在居留權爭議中的強硬姿態。當終審庭於九九年一月判予爭取居留權者上訴得直後,葉劉淑儀領導的保安局和屬下入境處,竟無意遵從法院判決,乖乖登記並承認他們的永久居民身份,反而盤算著如何阻擋這批人到香港定居。特區政府先是保持低調,繼而在判決後三個月,製造輿論,聲稱將有大量大陸人湧進香港,掀起群眾恐慌和排外情緒。特別是統計處聲言終審判決使一百六十七萬人擁有居留權,剎那間街頭巷尾都在討論此事。其時正值金融風暴後第一輪衰退,失業人數創下歷史新高,於是人人聲討搶香港人飯碗的大陸人,「香港陸沉」的恐懼瀰漫全城,把有識之士對統計數字的質疑完全掩蓋。如此一來,社會無暇理會數字的真偽,也無法理性討論這是否紓緩人口老化的契機。部份覺得應遵守法院指令的人(如自由黨)也怯於形勢,動搖本身立場。群眾一股腦兒擁護葉劉淑儀對付那些不肯工作、只懂「攤大手板問政府拿綜援」的人湧進來。

在群眾簇擁和北京袒護下,特區政府順利藉人大釋法剝奪至少數十萬人的居留權,甚至為了樹立權威,強硬到底,連區區數千名已經跑到香港的爭取者也要搜捕和遣返。哪怕少數名人如李鵬飛、鄧永鏘等,覺得他們因釋法好夢成空,公開替這批給法院「戲弄」的人說項,葉劉淑儀硬是不肯特赦他們,免讓他們「得逞」,甚至傲慢地指部份人的求情理由「沒啥特別」。然而葉劉淑儀的慓悍不止如此。OO年八月,數十名絕望的爭取居留權者,魯莽地跑到入境處大樓縱火,多名職員燒傷,其中一人後來死去。葉劉淑儀隨即替下屬「報仇」,高調拘捕兩個月前曾跟爭取居留權者示威的大學生。及至O二年四月,部份面臨遣返的敗訴者家屬,情緒日漸失控,到處請願和衝突,甚至包圍警署。適值他們在立法會毗鄰的遮打花園集會多時,有天忽見葉劉淑儀的座駕去而復返,便湧往包圍,拍打車身和車窗叫罵(有人指她突然折返立法會是刻意挑釁)。坐在車內的葉劉淑儀毫無畏懼,不動聲色地看雜誌,等候警察在一小時後把他們驅散。翌日警方便報復似的到遮打花園清場,使爭取居留權者從此「流離失所」。

如此硬朗的姿態,葉劉淑儀不禁成為很多市民眼中的「鐵娘子」。特別是跟被指為「議而不決」的董建華相比,民眾更覺她是果敢的領袖,連奧地利商會也來信支持。與此同時,葉劉淑儀亦深得下屬愛戴,在財金官員收緊各項開支時,對公務員減薪唱反調,甚至讓紀律部隊在O一至O二年破例招聘人手。事實上,她麾下的警察日漸「驕橫」,不獨反抗梁錦松立法減薪最落力,警權也日益上漲,不是提出裝設攝錄機監控人群,便是收緊集會自由,把示威區搬到遠處,還學會施放胡椒噴霧、「叉頸」、「插鼻」、「扣喉」和沒收揚聲器等招數對付示威者。後來連最受公眾信賴的廉政公署也不放在眼內,於O二年五月爆發「警廉衝突」,不滿廉署拘捕高級警司冼錦華。雙方頭領在立法會內針鋒相對,結果廉署高層黎年像犯了錯般被調走。至於前述的遮打花園清場事件,兩名記者因拒絕離開現場到老遠的「採訪區」,被警察粗暴對待,用手銬反鎖和粗言辱罵,警務處長曾蔭培卻辯稱上鎖是「擔心不聽勸喻的記者受傷」。結果記者組織一致譴責濫用警權,妨礙新聞自由,警方內部調查亦指投訴成立,一名警員受紀律處分,惟日後同類警察令記者憤慨的事情仍繼續發生。

眼見葉劉淑儀在居留權一役煽動民情,欺負異見者的事件不絕於耳,不少有識之士忍不住直斥其非,後來更演變為嘲諷。有出版商繼董建華之後,於O一年出版名叫《掃巴頭》的漫畫(有人以「掃巴頭」來調侃其髮型),狂銷萬多本。不過這些批評和嘲諷無損葉劉淑儀在翌年,成為緊隨政務司長曾蔭權之後,民望最高的官員。然而民眾愛戴曾蔭權,源於人們視他為港英制度的象徵,但葉劉淑儀的民望卻是在主權移交後,憑擺平居留權事件而親手掙回來的。面對一些人的責難,葉劉淑儀不肯服輸,甚至公開反擊。大學唸英國文學的她曾以名著《動物農莊》(Animal Farm)裡的「拿破崙」(豬)去形容傳媒,斥責他們只會批評政府不檢控胡仙,卻反對逮捕大學生,「使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到了《掃巴頭》出版後不久,她把嘲諷扯上性別歧視,聲稱自己受到「江青式的批鬥」,貶斥漫畫用粗鄙手段侮辱女性。數月後她更在電台留下名言:「如果我連髮型也捍衛不了,又怎樣捍衛香港的治安呢?」,以示她不畏傳媒「強權」。

與此同時,她還向公眾展示慈母的形象,連減肥餐單也公開,使民望達至頂峰。公事上她在居留權等爭議,絕不退讓,私底下她是一個堅強的寡婦,丈夫九七年去世後,獨力撫養孤女,惹人同情。當終審庭判決最後一宗案例(H)、政府下令遣返所有敗訴者後數天,葉劉淑儀接連到電台和電視台(後者由著名音樂人黃霑訪問)大發嬌嗔,說她與女兒相依為命,抱怨獨生女在學校遭同學欺負,給喚作「小掃巴頭」。如此一來,葉劉淑儀贏得不少人憐憫,對她的批評頓時顯得不近人情,「欺負」孤女寡婦。其時人們已有「大發慈悲」的先例,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多年前便因割腎救女而甩掉「香港江青」的惡名,這次葉劉淑儀也一樣,其聲望在不停公開家庭生活後更上一層樓,同期發生的遮打花園清場事件沒有動搖她半分。很多人甚至讚賞其作風「夠硬淨」,讓她大出風頭。

O二年中,董建華推行問責制,忠心勇猛的葉劉淑儀成為問責官員的不二之選。她本人亦認真去當問責局長,四處硬銷廿三條。結果口舌招尤,反成眾矢之的。不管怎樣,這位「女中豪傑」在廿三條一役立場強硬,究竟是攀附權貴,出賣公眾,還是盡忠職守,身先事卒,人們莫衷一是。

(2537字)


目錄
上一章節:外篇廿五 首次釋法的始末
下一章節:外篇廿六 一六七的由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