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4日 星期四

外篇廿六 一六七的真相

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
外篇廿六 一六七的真相

能夠打動民眾支持釋法而不顧法治受創,關鍵處是政府在四、五月間,宣稱高達一百六十七萬人受惠於終審判決,並隨之帶來七千億元以上的巨大財政負擔。設若只有十萬人得益,群眾只會嘀咕幾句而不會向新移民「喊打喊殺」,政府也肯定不會甘冒非議而請求人大釋法。因此我們不禁要問,衝擊真的有那麼大嗎?

根據九六年的統計,香港人在大陸誕下三十二萬名子女,因此社會上下雖知終審判決將為香港帶來「麻煩」,但負擔仍有限。有報章更估計政府每年開支只會增加八十億元,跟每年逾兩千億公帑開銷相比,影響不算巨大,勉強可以應付得來(光是九八/九九年的政府開銷便上升了兩百億元)。連地位僅次特首的政務司長陳方安生,也在宣判後翌日說她不相信判決會引致大批人湧入,一向「保皇」的自由黨數天後亦聲言不容官員慢慢回應,因為受惠於判決的全是香港人的孩子。

只可惜特區政府根本不打算按照法院裁決,乖乖接收這些香港人後代,反而想盡辦法阻擋他們來定居。其時由於高官以為勝券在握,敗訴後便來不及準備,只好急急宣佈再次調查受惠於判決的人數。不到一個月(二月底),坊間便傳出拿到居留權的人,多達一百萬至三百萬,使普羅市民心裡留下陰影,親共議員陳鑑林也據此在立法會詢問,但葉劉淑儀卻不置可否,說依她所見此數字純屬揣測,不能證實真偽。不過到了四月廿八日,葉劉淑儀突然親口證實外界「流言」,宣稱未來十年之內,有一百六十七萬名香港人在大陸所生的後代,將會拿到居留權,相等於當時人口的四分之一,當中近七十萬人能即時定居,使全城嘩然。過了八天,政府拋出更驚人的數字,詳細列舉這一百多萬人湧來的財政負擔。

按照官員的說法,政府要在十年之內,花費七千一百億元興建十三個大型公共屋邨、兩百多間中學和小學、十一間醫院,預備九個新市鎮將軍澳那麼大的地方,以及大規劃建設交通網絡來安頓他們。與此同時,低下階層輪候公屋的時間將要延長至十年,「八萬五」大計裡的七成市民置業目標也要放棄(但明明董建華已不再提「八萬五」,此政策早就「不存在」)。學校每班人數亦隨之增多,因為學生人數狂飆近一半,使小班教學、小學全日制等目標紛紛落空,並同時需要招募一萬多個新老師,使教師質素良莠不齊(結果現在因人口太少,反而要殺校)。這還不止,人們等候專科診所的時間也勢必延長,甚至有人沒機會等到治療。至於大眾最緊張的飯碗,失業率將要上升一倍,在三年後突破10%。屆時人口雖然多了,消費有所增加,可是失業率居高不下,教所有人失去消費意欲。於是職業訓練局要為找不到工作的人,增加十多萬個培訓名額。只是培訓質素因人數眾多,勢難保持水準。到了最後,有別於前述的七千億開支,政府將永無止境,每年需要另花三百多億(相當於一成多的開銷)來應付他們,當中約八十億用於綜援,連帶垃圾、污染、噪音等亦無可避免增加,環境更受破壞。總言之,這一百多萬人抵埗後,香港便陷入一場災難,各方面的生活水準將要倒退起碼十年,嚇得市民驚惶失措,並痛恨爭取居留權的人,仇外情緒燒遍全城。

不過政府的駭人數字,教擁有獨立思考的從政者、評論家和學術界大感不惑。明明前幾年政府說香港人在大陸只誕下三十二萬個孩子,何故數年後的統計數字竟變成一百六十多萬呢?政府的辯解,是九六年的統計沒有好好認真計算「非婚生子女」的數目(案例C),以及這些子女的下一代(孫兒)人數有多少。若撇除這兩批人,香港人在大陸子女的數目只有十七萬人,加上終審判決前已拿到單程證的十萬人,總數是廿七萬,跟原先估計的三十二萬,相差不太遠。然而要是大家留意統計結果的細節,不難發覺兩大問題。第一,香港人在大陸誕下的私生兒,真的有五十二萬人那麼多嗎?比合法跨境婚姻生下的十七萬名子女,足足多了兩倍。第二,人們印象中的爭取居留權人士,都是低下階層男士為大陸出生的孩童要求一家團聚(部份人甚至是老來得子)。即使當中的爭取者已長大成人,超過了申請單程證的歲數,亦不過是廿歲出頭的青年,純粹兩代人的事。也就是說,爭取居留權的大部份是小孩和青年。但在政府統計數字中,爭取居留權者竟已誕下九十八萬個「孫兒」!換言之,政府指那些跑到入境處和法庭訴苦的,不單是為兒女爭取居留權,還一併替孫子喊冤,牽涉整整三代人。這個說法,相信沒有多少個香港人會同意吧。

(請click圖表放大)

(*註1:政府在九六年時估計這類人有三十二萬,其後有十萬人在終審判決前已獲單程證,移居香港,剩下二十二萬人,比這次統計的十七萬人還要多)
(**註2:預計香港人的六十九萬名子女,於未來三年分批遷入定居,九十八萬個「孫兒」輩則要等到父母住滿七年後才准團聚。因此一百六十多萬人並非即時抵埗,而是十年內逐步遷入)
(***註3:以上數字是政府在四月底統計進行至一半時公佈的初步人數,跟六月公佈的最終結果相去不遠,詳情可見: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199906/25/0625152.htm


如今看來,假設入境處真的沒有刻意撒謊造假,只能這樣解釋如此荒謬的數字:由於政府聲稱住戶回答「非婚生子女」時,支吾以對,於是統計處向受訪者調查時,運用統計學的「隨機回應法」(「菲林筒調查法」)--調查員先準備兩條問題,一個是受訪人「非婚生子女」有多少,另一個是過去七天乘搭多少次的士。受訪者在黑布袋裡抽到那一條,他便說出該條問題的答案,調查員不會知道他是回答那一條問題。如此一來,統計處便可套出受訪者的真相(畢竟沒有多少人願意公開承認自己有私生兒),再把收集回來的資料跟政府事先得知的市民乘坐的士習慣相比,便能算出香港人有多少個大陸出生的「非婚生子女」。但問題是,究竟政府手上的的士數據準確嗎?須知道把七天內搭了兩次的士,被錯誤演繹為生了兩個「非婚生子女」的話,便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弄出私生兒數目比「合法子女」多出一倍。更糟的是,政府說這些香港人在大陸出生的子女,誕下百萬個「孫兒」,並非調查得來,純粹是統計處按比例推算的結果(即上述圖表內中,「下一代」一欄的數目才是政府上門調查得來,「下兩代」一欄不在調查之列)。與之相反,日後人權組織向四千多個入稟爭取居留權者調查,發覺「非婚生子女」只佔一成,跟統計處說的七成半(亦即只有四分一才是婚生子女)相差極大,按此這個調查的比例計算的話,有資格拿居留權的大幅便降至五十六萬人。這樣看來,「非婚生子女」跟「孫兒」的數目若非誇大,便是調查出了問題。

好了,就算「菲林筒調查法」真的沒有出錯,足足一百多萬人有資格拿居留權,卻可能是官員掩飾歷史真相。過去日本侵華、國共內戰,以至大躍進時期的飢荒,拆散大批家庭。不少人或因戰火與親人失去聯絡,又或是拋掉家人,隻身跑到香港,安頓後另外再結婚生子。如此一來,這些人便結了兩次婚,一次是在香港註冊,更早的一次是在鄉間。可是過去鄉下地方沒有註冊制度,政府沒有登記紀錄,於是他們丟失或離棄的子女,便通通算進「非婚生子女」之內,遂有五十二萬那麼多的「私生兒」。事實上,葉劉淑儀公佈此數字時,亦不諱言這五十二萬名「非婚生子女」,有「相當數目」是夫婦在九十年代初以前,沒有註冊登記而在大陸誕下的兒女。日後政府公佈詳細資料時,也說這批「非婚生子女」,大部份已經成年,有一成多甚至是五十歲以上,從而推算輪候安老院的時間將要大增。至於「孫兒」數目龐大的問題,也是源於同一道理。那些在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期間,失散或離棄於鄉間的子女,在爆發居留權爭議的一九九九年,自然已經生兒育女,成家立室,遂弄出足足九十八萬個「孫兒」來。更誇張的是,三分一的「孫兒」原來已超過二十歲,到了誕下「曾孫兒」的年紀了。唯有如此說法,才能勉強解釋官員沒有在數字做手腳,調查亦「準確」,總數真的有一百六十七萬人那麼多。

但即使如此,政府仍是在誤導公眾。因為那些失散或被遺棄的後代,在大陸早就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凡二、三十年,當中有多少人能夠尋回自己的生父呢?就算能夠相認,他們又會否放棄一切,馬上搬到香港跟分離數十載的父親或母親「一家團聚」呢?很明顯,他們未必會這樣做,政府也就不必花七千億公帑那麼多。與此同時,那些跑到香港、入稟法院爭取居留權的,絕大部份是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後,香港人北上娶妻生下的後代,以及大陸人從合法途徑遷居香港後所生的子女,跟昔日的戰禍和走難無關,更別說誕下「孫兒」這一輩(最快也要十多歲才能生育吧)。設若戰亂偷渡才是數目龐大的原委,那麼葉劉淑儀等一眾高官沒有清楚交代,實是蒙蔽公眾,甚至是有意煽動民粹,散播仇外情緒。

無論如何,是調查失誤也好,是官員誤導市民也好,特區政府一直無法為百萬個「非婚生子女」和「孫兒」自圓其說。於是少數人對調查結果起疑竇,懷疑高官刻意誇大數目,鼓動群眾盲目支持政府對付爭取居留權者。統計處的誠信也一同受牽連,何永煊成為史上最「著名」的統計處長,O五年退休前夕仍被記者追問當年數字的真偽,是否統計出錯等等。到了最後,儘管有識之士列舉了遵守判決的理據、應該接納這數十萬人的理由,絕大部份香港人皆聽不入耳,任由葉劉淑儀和梁愛詩親赴北京要求人大釋法,使法治受創。至於民主黨,他們雖反對釋法,但同時建議等到翌年三月修改《基本法》,阻止九十八萬個「孫兒」在父母住夠七年後陸續遷進,卻不得要領,甚至因為反對採用釋法這途徑去解決居留權問題,招惹群眾唾罵。他們被責難阻止官員用更快更徹底的釋法,使有權拿到居留權的人,從一百六十七萬,一下子減至二十萬,比修改《基本法》後的六十九萬還要少。

說到底,當移民構成的社會富裕起來,便抗拒外來人口。自己上了香港號快車,便不想停下來讓其他人擠上去,以免重回昔日的艱苦日子。但其實不少有錢人也同樣到外地產子以圖外國護照,卻又嫌棄窮人到香港一家團聚。其時社會無法冷靜討論解決之道,連反對釋法的大律師公會也要特別向公眾澄清,他們並非鼓吹「二奶」,本身也憂慮人口壓力。一直到釋法以後,香港人的情緒才穩定下來,明白釋法禍害,但很多人仍舊動輒破口大罵新移民,仇外情緒未能即時消除。另一邊廂,那些懷疑統計數字、反對藉釋法解決居留權問題的人,對葉劉淑儀誇大人數、玩弄民意的一套不以為然,例如官員為了誇大箇中負擔,竟說求職人士大增,將使電腦系統無法應付。可是這一百多萬人並非即時湧進,是十年分批而來,難道勞工處的電腦從此癱瘓十年?如此百癡的演繹也說出口,難免令不同意政府說法的人心裡有了芥蒂,每次提到政府當年說有一百六十七萬人湧入,便暗罵高官「一六七」(一六七為粵語粗口諧音),有「香江第一健筆」之稱的林行止更斥責葉劉淑儀等人根本是宣洩打輸官司的怒氣。三年之後,葉劉淑儀負責為廿三條立法,有識之士自然緊盯其一舉一動,唯恐她再次胡來,肆機削去香港人的自由。

(4408字)


目錄
上一章節:4.5 強悍的巾幗
下一章節:4.6 還原惡法後

3 則留言:

  1. 估唔到無出版商對這些作品有興趣, 好可惜。

    你是香港良心

    回覆刪除
  2. 嘩,別嚇我,我可不是什麼香港良心。

    公平點說,我可以理解出版社沒興趣出版的理由:
    1. 我不是名人, 也不是教授
    2. 這四章已有三十餘萬字, 全數八章出版的話, 肯定要分上下冊, 甚至三冊, 投資過巨
    3. 記載的事情太接近現代, 不少人(尤其是負責審批的人)會覺得他們對這十年的事情非常熟悉, 沒有閱讀價值. 起碼要過多十年, 甚至廿年, 大家逐漸遺忘董建華年代, 而年輕一輩當時又未出生(或只是童年), 才有重溫的價值.
    4. 我寫的東西不夠嚴謹

    以上理由都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

    未能出版也沒所謂, 反正能出版的話, 也不會賺到什麼版稅. 幸好世上還有互聯網, 可讓大家瀏覽.

    回覆刪除
  3. 多謝你的分享...請繼續記錄..

    就這幾天因財政預算引發出來的問題...蝗蟲之歌..綜援富戶等等..是否對應了當時就居留權政府所提出的可能性(實際雖未到那麼樣誇大但亦相差漸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