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7日 星期日

4.8 不理性的傳媒

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
4.8 不理性的傳媒

就在大律師孜孜不倦向公眾講解廿三條患禍之際,傳媒也在「煽風點火」,鼓勵人們上街,以表達公眾對董建華政權六年來犯下種種過失的忿恨。於是傳媒成為廿三條事件中,不可或缺的另一重要「角色」。

儘管如此,實際「吹雞」號召群眾上街的傳媒,只有商業電台兩名節目主持鄭經翰和黃毓民,以及黎智英旗下的壹傳媒(《蘋果日報》和《壹週刊》)。其他傳媒大多抱著「中立」態度,隔岸觀火,又或是對山雨欲來的大遊行,視而不見。事實上,如果有人說主權移交後香港仍保持高度新聞自由,他不是觸覺遲鈍就是睜眼說瞎話。不用記者協會的年報提醒,在凜冽的「北風」下,誰都察覺英國人還未完全撤離,傳媒已在逐步自我審查,繼而淪為政府喉舌,不時替官員作傳聲筒。

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亞洲電視(亞視)的轉變。經歷抽起六四紀錄片的「亞視六君子」事件和停播時事節目《龍門陣》後,亞視的取態在十年間大逆轉。到了大陸人封小平、政協陳永棋等人掌舵時期,亞視更儼如中央電視台,還炮製名叫《亞視評論》的節目,立場比北京更北京,使電視台形象更糟,收視更不濟。此外,《南華早報》中國版編輯林和立OO年刊登文章,指中共召喚全城富豪到北京是為了挺董(見第一章),惹來有份上京的報章老闆郭鶴年親自撰文反駁,還把他調離職務,使其意興闌珊辭職。至於富商李嘉誠擁有的新城電台,於O二年炒掉一名編輯主任,更叫人咋舌,因為香港記者協會調查後,直指新城不但低調處理政府壞消息,連不利李嘉誠商業王國的新聞也要盡量避談。還有第一章提及過的《頭條新聞》事件,香港電台飽受各方攻擊,此後該節目播放次數大減。連標榜公信力第一的《明報》,亦遭司徒華質疑報導六四紀念遊行時「自律」,也就怪不得親國民黨的《星島日報》在主權移交後淪為替特區政府說好話的「打手」。廿三條尚未立法,傳媒已變成這樣子,通過後還得了?教香港人更沮喪的是,大陸越來越開放,一些傳媒在打「擦邊球」,試圖突破幹部箝制,香港則日益倒退,編輯噤若寒蟬,特區政府的新聞處長蔡瑩璧也叫記者「乖點」。

當然,傳媒可以改變對事情的取向,變得日漸「保皇」。然而若果所有傳媒皆受官員和權貴施壓,一面倒維護建制,人們難以找到敢於批評他們的聲音,那便是新聞自由之死。幸而香港還有少數人仍「站得住」,繼續批判政府過失。正如第一章所述,鄭經翰和黃毓民早已是電台「名嘴」,雖然兩人經常被批評立場偏頗,不夠理性,甚至是語言暴力,例如外號「大班」的鄭經翰主持節目時,常常把來電掛斷,不許他人充份回應,太過霸道,可是對支持者而言,主持人阻止不肯認錯的官員繞圈子說話,實是痛快。而且他們不會和稀泥地「各打五十大板」,逃避是非判斷,難怪兩人大受歡迎。事實上,鄭經翰可能是為了支持政府在金融風暴期間入市,差點被斬死,後來又被告誹謗,上訴成功後成為全球普通法體系的著名案例,擴闊了言論空間。及至沙士爆發,他更率先籌錢買口罩,被奉為「十點前特首」(詳見上一章)。當他在O三年因為言論自由而首度封咪,自然觸發大眾對廿三條恐慌。適值黃毓民天天呼籲人們在七月一日上街,向「倒行逆施」的董建華政府怒吼「我唔妥你」,使香港人在該年炎夏創造了奇蹟。

除了電台的言語「挑撥」,壹傳媒也用文字「煽動」群眾上街。壹傳媒的創辦人黎智英,原是開辦連鎖服裝店「佐丹奴」的商人,九O年他涉足傳媒,創辦《壹週刊》。及後他因為辱罵當時的中國總理李鵬「仆街」(粵語粗口),觸怒了中共,被逼出售佐丹奴,並在九五年創辦《蘋果日報》,徹底改變報業,跟鄭經翰一同在主權移交前被評為最具影響力的廿五人。由於黎智英深信自由經濟,市場至上,《蘋果日報》便投讀者所好,全彩色印刷,圖片多、文字少,方便讀者不用動腦筋也能理解新聞。與此同時,壹傳媒的報章雜誌,不斷撩撥人類的心理陰暗面,要麼為了滿足女士的八卦,成立狗仔隊四處偷拍明星偷情照片,甚至捏造新聞(如虛構富商潘迪生患癌等),要麼為了刺激男士的色慾,肆意刊登明星走光照,甚至把風月版「進化」為嫖妓指南。事實上,風月版內介紹妓女的兩位老饕「肥龍」和「骨精強」,風靡一時,連財經事務局長許仕仁跟葉劉淑儀的前任黎慶寧,也私下用這兩個名字稱呼對方。

就是這樣,壹傳媒長期被批評為香港人日益反智的元兇之一。偏偏壹傳媒的小報風格異常成功,人們邊罵邊付錢看,其他報章不得不效法「生果報」,同樣走向圖片多文字少,兩間電視台亦分別炮製性質相近的節目《今日睇真D》和《城市追擊》,不肯從俗的傳媒大多倒閉收場。最後連中共喉舌報章,也要向敵人學習,把藝人謝霆鋒被捕的娛樂新聞搬上頭條。從此香港傳媒「蘋果化」,壹傳媒刊物固然不時因內容不雅被法庭罰款,其他報章雜誌亦然。為了搶奪讀者,媒體罔顧操守,不僅有記者向警員行賄套料判囚,九八年更發生「人辦事件」。事緣《蘋果日報》在一名婦人跟兒子跳樓自殺後,付錢給鰥夫陳健康北上嫖妓,以塑造人神共憤的新聞。結果民情反彈,黎智英須在報章頭版發表道歉聲明。到了O二年,《東周刊》刊登女星被強逼拍下的裸照,賣個滿堂紅,《3周刊》也跟著轉載照片分一杯羹,結果《東周刊》被逼停刊好一段日子,編輯被判刑。眼見傳媒如斯墮落,始作俑者黎智英自然被衛道之士唾棄。

奈何外號「肥佬黎」的黎智英別樹一幟,當大批岸貌道然的傳媒被中共統戰,他卻不肯賣帳,漸漸成為大眾心目中最敢批判政府的傳媒。事實上,銷量數一數二的《蘋果日報》,不但記者不准到大陸採訪(只能以私人身份北上),集團上市也曾受阻撓。尤有甚者,讀者不易看到樓盤廣告,壹傳媒因而損失不菲,《亞洲華爾街日報》指這是弄出民調風波的董建華助理路祥安,於九九年向地產富豪施壓所致。「人辦事件」後兩年,《蘋果》在立法會選舉前夕,獨家披露親共政客程介南以權謀私,洩露政府機密以圖利。雖然這次踢爆對民主派選情沒有多大幫助,但其擠牙膏式的報導,成功誘使程介南謊話連篇,坐牢收場。及至O三年預算案公佈後數天,《蘋果》揭發梁錦松偷步買車,把特區政府弄得人仰馬翻(見第三章)。這些報導,教不少人對壹傳媒另眼相看,洗去不少黎智英帶來的歪風。最後亦正亦邪的黎智英初次運用影響力,從O二年底便鼓動讀者上街反對廿三條,教人質疑《蘋果日報》失去傳媒應有的中立立場。

毫無疑問,傳媒在七一大遊行前推波助瀾,鼓動不少人走上街頭,但歸根究底是政府在O三年弄得天怒人怨,單憑傳媒叫喊是不可能創造歷史的。譬如居留權一役,「名嘴」跟《蘋果》同樣反對人大釋法,但大部份人還是置之不理,任憑黃毓民喊至聲沙。及至大遊行過後,董建華乃至北京卻覺得幾十萬人上街,是傳媒不斷唱衰挑撥所致,遂下決心向「一報一刊兩支咪」下毒手(見第八章)。

(2667字)


目錄
上一章節:4.7 理性的大狀
下一章節:4.9 天國與凱撒

2 則留言:

  1. 對, 蘋果仍然是唯一敢講真話的報紙, 但好多懶公正港人就覺得它是唯恐天下不亂, 偏偏他們不知道天下已因為大量不公平事件的存在而已經大亂。

    回覆刪除
  2. 也不能怪他們, 黎智英的做法始終帶點邪氣, 捍衛民主自由的同時, 一些方面帶來壞影響...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