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4.10 橡皮圖章

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
4.10 橡皮圖章

香港人流行一句話:「一隻手是拍不響的」。無論民間團體、政黨、律師、傳媒以至教會喊得如何聲嘶力竭,若是沒有另一方的「配合」,實在難以動員數十萬人上街。前面講過葉劉淑儀的強悍姿態,被不少人斥其處事橫蠻,這裡要介紹的,是長期為董建華護航的「保皇黨」,以及特區政府越來越不講道理的作風。

自從北京決定收回香港之後,便四出招攬(統戰)各界精英。及至八九年大陸出現民主運動,不少政界人士積極參與,還組成民主派,自此中共改變了策略,不再吸納各方人士,改以敵我之態看待民主派,並扶植民建聯等忠心的政團,跟民主派爭一日之長短。事實上,民建聯長期不肯正名為「黨」,創會主席曾鈺成又不敢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彷彿在說他們是中共支部。然而民主派常常得到過半選民支持,北京遂定下一套複雜的制度,如功能組別選舉、分組點票、限制私人草案、「殺局」(刪除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在區議會加入委任議員等,形成畸型的政治生態,使民主派淪為議會的花瓶,既失去推動政策的權力,在立法會內也只有捱打的份兒,即使得票逾半卻反而淪為少數份子。唯一可做的便是抗議幾聲,怒吼幾句。坐在對面的官員則「意見接受,態度依舊」,反正有「保皇黨」撐腰,重大議案不愁通過不了。

這裡要特別說明一下「保皇黨」在議會的立場,因為這是官員能夠要風得風的關鍵所在。由於民建聯、工聯會、港進聯等均是中共培植的政團,所以他們的「天職」便是「保皇」,替欽點的董建華護航。當他們在立法會議決時,要表態支持政府。奈何政府政策不一定深得民心,特別是董建華的施政弄得一塌胡塗,民建聯太過「聽話」便可能在選舉中遭選民唾棄。於是他們對爭議較大的議題立場曖昧,令人搞不清楚他們的真正意向,一不留神便以為民建聯跟選民立場一致反對政府。只有憑小圈子奪取功能議席的親共團體,如港進聯,才省得向公眾耍這套把戲。事實上,根據大學調查,多達十七位議員在三年多的任期,從來沒有向政府法案投過反對票。

就是這樣,身為工會的工聯會在特區政府廢掉勞工集體談判權時,竟然沒有反對。九九年政府計劃紅磡海底隧道加價一倍,公眾大感不滿,怯於民意的民建聯聲言反對,卻又替政府「擔心」法律真空,想投票支持官員,立場翻來覆去。同一天民建聯更炮製一幕主席曾鈺成給運輸局長吳榮奎「抱住」,沒法去投票反對增加泊車收費的鬧劇,讓政府加費議案順利通過。至於居留權一役,民建聯自然緊隨官方立場,聲援葉劉淑儀用釋法來解決爭端。還有第一章討論過的公屋短樁醜聞,礙於選舉臨近,加上房委會主席王䓪鳴已經宣佈辭職,政府威望盡喪,民建聯才敢「落井下石」,投票贊成對她和英國裔的房屋署長苗學禮的不信任動議。一俟選舉結束,民建聯便回復「保皇」本色,袒護同期發生的民調風波主角路祥安,不論是成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還是要求終止聘用他,民建聯皆「保皇」到底。到了後來,哪怕曾鈺成聲言他們無義務支持政府,民建聯還是在公務員立法減薪、削減大學經費等事情上,於表決前夕忽然「轉軚」,為政府擋駕。

總言之,民建聯「天生」的立場是,在政治議題上緊隨北京意旨,沒有自由意志,「阿爺吹雞,全部跪低(北京喊集結,全部都跪下)」。至於民生議題,無傷大雅的不妨「扭計」一下,好像跟其他政黨組成「八黨聯盟」,跟政府爭取小恩小惠,好向選民交代他們成功爭取這樣那個。但若果官員在重要事情請求「幫忙」,民建聯還是要變卦,乖乖的投票支持政府。這種做法,難免給人批評整天「轉軚」。到了O二年,民建聯藉著董建華在第二屆任期推行問責制,跟工聯會和自由黨的代表晉身行政會議,合組「執政聯盟」(見第一章)。對政府而言,新安排可確保這些「保皇黨」連民生議題也投下贊成票,不再「扭計」,鞏固政黨的票源,然而實際上,卻是董建華反過來日漸受三大黨影響,特別是對曾鈺成言聽計從。廿三條一役,特區政府不顧數十萬民眾上街反對,寧願修改法例也堅持硬闖立法會,就很可能是曾鈺成的主意。

不管怎樣,隨著「保皇黨」永遠把持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日後更擠身政府高層決策的一份子,久而久之,麻痺了官府上下。部份高官有恃無恐,展示赤裸裸的霸權。對民主派惡意的謾罵也好,善意的提點也好,官員跡近充耳不聞。任何不合董建華心意的「噪音」,淪為「香港仍有言論自由」的佐證,對政府則起不了任何壓力,一句「特區政府尊重不同的意見」,就把異議搪塞過去。O一年立法會審議《行政長官選舉條例》,余若薇等人點出條文讓中央擁有罷免特首的無限權力,有違《基本法》,氣得她斥之為「垃圾」,憤然離場,政府卻仗著「保皇黨」撐腰便過了關。到了翌年,特區政府只給立法會兩個月時間審議問責制,完全視之為橡皮圖章,公眾諮詢更是省掉。民主派若稍有質疑,便遭親共政客責難拖延新政,只能不斷離場抗議。最終政府再次在「保皇黨」護航下,趕及在董建華自訂的六月底限期前,通過有關問責制的條例和撥款,哪怕過程混亂不堪(詳見第一章)。

與此同時,特區政府於九一一事件後,因應聯合國要求,制訂《反恐條例》。為了應付國際社會,官員同樣規限在數個月內匆匆立法,不許議員「挑剔」條例缺陷,再次實行霸王硬上弓。儘管民主派和大律師公會力陳條文粗疏之處,葉劉淑儀仍是無動於衷,甚至因為兩名「保皇黨」議員開小差去了吃飯,使政府其中一項修訂落空,便對「自己人」頤指氣使,毫不客氣地批評他們不發一言和缺席會議。然而《反恐條例》多不堪也好,名義上只是針對付恐怖份子,連葉劉淑儀也多次表明不會用來對付法輪功,但廿三條卻是開宗名義針對全體香港人,要是條文有漏洞的話,特區政府便可藉機整治異己,所有人皆動輒得咎。無奈特區政府在廿三條立法時,繼續用上《反恐條例》倉卒過關的招數--先定下短促的立法期限,繼而依仗議會內「粗暴的多數」,強行通過帶有「魔鬼細節」的條例,對民間異議置之不理。就是這樣,民主派在議會內費盡唇舌講道理也沒有官員理會,投票時又註定無法攔阻,還碰上葉劉淑儀不屑和高傲的嘴臉,教香港人認定只有上街一途,方能逼使官員聽從民意,擱置立法。

此所以,一隻手是拍不響的!

(2425字)


目錄
上一章節:4.9 天國與凱撒
下一章節:外篇廿七 七百一十四位精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