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6日 星期二

4.13 家醜外傳

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
4.13 家醜外傳

既然政府對社會意見不愀不睬,那麼人們該如何是好呢?這邊廂,民間團體計劃在諮詢期完結前九天舉辦遊行,藉此表達民眾反對政府的立法建議;另一邊廂,個別民主派議員選擇到海外「唱衰」廿三條,遊說外國關注香港情況,以圖逼使北京和特區政府不敢胡來。剎那間,廿三條爭議成為主權移交以來,最受世界注目的香港新聞。

國際社會關注廿三條,不管是基於「人道立場」也好,是出自政治考慮也好,甚或經濟利益,總不希望香港開歷史倒車。因此多個國際傳媒、人權組織、工會,以及外國駐香港領事,均告誡特區政府應寬鬆立法。部份熱心人士甚至為此飛抵香港,例如有份撰寫《約翰內斯堡原則》(The Johannesburg Principles On National Security,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Access To Information)的達蘇莎(Frances D'Souza),便專程跑過來,勸勉特區政府只該規管暴力等行為,並容許記者被控竊取國家機密時,以公眾利益抗辯。面對世界各國無間斷的關注,梁愛詩、葉劉淑儀、法律政策專員區義國(Robert Allcock)等要費盡唇舌向外國人釋疑,又或是撰文反駁。但誰都知道,這幾位高官只會形容條文寬鬆得很,跟本地法律界的擔憂南轅北轍。最後民主黨主席李柱銘,聯同「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於十月走訪美國,向華府官員、國會議員、人權組織和當地記者力陳官方建議的廿三條內容嚴苛,損害香港的自由,希望他們能履行「道義」,監察特區政府別亂來。

但這下可教親共份子極其不爽,覺得李柱銘不該邀請外國干預內政。特別是李柱銘有機會到美國白宮會見國家安全顧問賴斯(Condoleezza Rice),湊巧四天後美國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接見到訪的江澤民,小布殊便順道著江澤民要保障香港人的權利,使中國受「美帝」「欺壓」。基於「愛國」人士皆為擁護中共政權的民族主義者,日夜盼望中國在世界吐氣揚眉,因此他們極度不滿外國阻撓香港為國家安全立法。眼見李柱銘去完美國之後,流亡海外的大陸異見者吳弘達便叫嚷若果廿三條破壞一國兩制,美國應經濟制裁香港,取消貿易優惠,遂痛恨李柱銘「賣國」,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更不點名斥責他「兜售疑慮」,撈政治本錢。連一些不贊同政府立法內容的民眾,也不同意李柱銘把「家醜」外傳,自家事該自己解決,無需外人插手。不過李柱銘卻覺得家醜外傳與否沒所謂,最重要是阻止政府弄出家醜,害苦香港,而且確立主權移交的《中英聯合聲明》曾獲聯合國確認,所以各國有「責任」監督香港情況。事實上,中國政府曾於九十年代在美國施壓下,釋放多名被捕的民運人士,所以外國壓力並非完全無用,可以叫北京稍為收歛。

就是這樣,李柱銘無懼別人批評,在美國回來後兩星期(十一月中),便聯同羅沃啟和黨友涂謹申踏上歐洲之途,走訪倫敦、布魯塞爾和日內瓦,要求英國和歐洲議會協助。期間李柱銘等人會見了英國外相施仲宏(Jack Straw)、歐洲議會主席、已轉作「歐盟對外事務專員」的前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乃至聯合國人權專員等,還成功游說到「英格蘭及威爾斯大律師公會」義務撰寫意見書,力陳官方建議的條文有什麼問題,並促使英國下議院和歐洲議會辯論廿三條。其時葉劉淑儀雖揶揄李柱銘在美國受「冷待」,但政府還是趁著他轉到歐洲「唱衰」之際,趕緊派區義國到美國「消毒」。及至李柱銘離開英國,財政司長梁錦松剛巧在下議院辯論廿三條期間,前赴倫敦招商,是否乘機為廿三條向商界解畫則不得而知,但當地人確曾向他查問立法情況。到了最後,特區官員始終無法叫外國人釋懷,國際社會還是相信李柱銘的說法--畢竟葉劉淑儀的希特拉比喻太過「獨特」,教西方人噁心不已。

另一方面,世界知名的報章和雜誌打從諮詢期開始,莫不呼籲特區政府別要制定損害香港的條文。看到國際輿論不住批評和聽到本地法律界接連警告後,香港商界也開始察覺廿三條的弊端,不禁害怕立法後自己會不小心踩進廿三條陷阱,例如洩露國家機密、管有煽動刊物等等,增加了做生意的風險,跟台灣人打交道更要格外留神。此外,廿三條將限制資訊自由,使企業難以掌握社會脈搏,因而受損。舉個例說,不少大陸政府擁有的國家企業(國企)在香港上市,人們若要查核國企的財務狀況,乃至報導國企高層調動的話,很容易牽涉國家機密,犯下廿三條罪行。北京亦可能藉誣告洩露機密來嚇怕評級機構、股票分析員、記者等不敢揭發國企壞消息。如此下來,股東隨時因消息被封鎖而蒙受損失,嚴重妨礙香港發展為亞太金融中心。於是商界對廿三條留下陰影,那些表態支持政府的老闆,私底下卻是另一副模樣,不斷在權貴場合追問官員條文會否影響做生意,並要求政府立法時要交出清晰條文,以免無辜惹禍。去到最後,一向「保皇」、但曾不滿匆忙通過問責制和《反恐條例》的議員李國寶,亦不得不代表銀行界,罕有地開腔批評特區政府建議的條文有問題,足見商人心裡也懼怕廿三條。

奈何財大氣粗的中國副總理錢其琛,對此通通不以為然,直言只要香港仍有錢可賺,外資不會撤走的。既然京官毫不理會西方國家議會的關注,漠視國際輿論的批評,聽不進商界的憂慮,特區官員更是有恃無恐。到了這田地,香港人只能靠自己,才能規勸政府接納民意。

(1983字)


目錄
上一章節:4.12 對罵
下一章節:4.14 叫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