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7日 星期三

4.14 叫陣

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
4.14 叫陣

隨著諮詢期快要結束,支持和反對官方建議的陣營,均在最後一刻展示民眾力量。先是反對的一方組織大遊行,接下來是挺政府的在一星期後舉行大集會。頃刻間,社會因廿三條吵得鬧哄哄,還有滅赤帶來的爭拗,以及經濟疲憊導致的絕望,在在使香港人於O二年將盡時,煩擾不堪。

前面說過,當政府還未公佈諮詢文件時,不少人已屏息以待,數十個民間團體更在文件公開前半個月,成立「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民陣的目標雖是推動人權發展、壯大公民社會,但由於廿三條迫在眉睫,故此民陣自成立伊始,便埋首於反廿三條運動,收集市民簽名、舉辦論壇等,而「重頭戲」便是舉辦大遊行,以顯示民眾從根本上反對立法,或是要求政府推出白紙草案。從此恐懼廿三條的各方人馬,漸漸匯聚在一起,呼籲市民參加,例如教師工會(教協)號召教職員上街,主教陳日君則不斷公開發言,一邊訴說條例危險之處,一邊鼓勵全體信眾站出來。另一方面,多名參與公會事務的大律師、大學內的法律教授,以及個別政界人士,於十一月中組成「二十三條關注組」(關注組),不但頻頻上傳媒向公眾講解政府在「溫水煮蛙」,還跑到鬧市街頭派發自資十多萬元印製的傳單。由於人們覺得關注組並非慣常遊行的政黨組織,而是尋常的專業團體(關注組沒有加入民陣),連這類「中立」團體也呼籲群眾參與遊行,便打動不少人走上街頭。且別說《蘋果日報》從九月底開始,天天刊登討論廿三條的讀者來信,並詳細列舉條文的弊端,使人明白廿三條的禍患。在遊行當天,《蘋果》更在頭版呼喊:「我們要上街」,「煽動」群眾上街。當然不得不提的是,高官和親共人士三個月來連番失言,遊行前四天工聯會的梁富華還在議會內嘲諷陳日君是「病態聖徒」,火上加油地刺激遊行人數。

這還不止,遊行前更發生三宗懷疑政府打壓的事件。先是十一月底,一所天主教小學借出場地予民陣舉行論壇,卻遭警方多次查問。一星期後,另一場論壇突然取消,主辦者聲稱這是由於官員和民建聯代表未能出席,但人們懷疑此乃政府施壓所致。沒多久,一名小販管理隊揭發上司下令拆除馬路邊宣傳反廿三條的橫額,惹來不小的風波,政府亦承認他們「誤拆」。同一時候,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批評報業太庸俗,勸告報界自律和自愛,以免新聞自由「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平白捲進廿三條爭議,成為又一失言。就是這樣,大眾眼見官員在白紙草案上一意孤行,言詞又囂張,還發生上述打壓事情,只好上街抗議。有趣的是,董建華在遊行前數天到北京跑了一圈,只見總理朱鎔基吩咐他要減少點低層公務員的薪水,回來後亦只向區議員徵求滅赤意見,毫不為意民間快要創下十三年來最多人參加的遊行,大大超出原先估計的五千人十倍以上(共有六萬人),惹來警察警告。

十二月十五日,數萬人湧到銅鑼灣的維多利亞公園(維園)集合,浩浩蕩蕩的前往中環政府總部。遊行前一小時,陳日君跟參與遊行的基督徒一同祈禱,但他本人沒有隨行。不管怎樣,這次遊行可說是半年後的七一大遊行的熱身,兩者相似之處極多。不僅是遊行前的基督徒祈禱會,以及壹傳媒在維園一帶免費派發自製海報,參與遊行的市民也一樣守秩序,沒有鬧出事端,當中不少是貌似中產的一家大小,沒有被馬會一年一度的國際賽事吸引。此外,兩次遊行同樣因為人數遠超預計,要困在維園一段時間才能動身。值得留意的是,「愛國」陣營在兩次遊行期間同樣「搞小動作」,租借了維園的足球場舉辦活動,使參加遊行的市民要擠到一旁,教人不恥其所為。無論如何,六萬人上街已是一個警號,人數遠超所有人的估計。豈料官員視若無睹,葉劉淑儀更不把六萬人放在眼裡,指他們不過是羊群心理而已,警方甚至貶抑反對聲音,指參加遊行的只有一萬二千人,比不上一星期後有一萬六千人出席的挺立法集會。

說到底,特區政府有「愛國」人士撐腰護航。諮詢期間,這些親共份子總是跟質疑條文細節的人對著幹,責備他們不信任祖國,「別有用心」。按照這幫人的邏輯,人們要麼支持立法,並完完全全接受政府建議的一套,否則就是不愛國,危害國家安全,是「無理、無知、無良」的「民族敗類」。及後李柱銘到歐美「唱衰」廿三條,更是火上加油,刺激親共群眾痛罵他是「賣國漢奸」,招惹美國和英國駐香港領事在諮詢期快要結束時指手劃腳,在立法事上說三道四。最終一眾維護特區政府的社團,組織了「支持立法保障國家安全大聯盟」(大聯盟),以「國家安全,人人有責」為號召,跟民陣鬥搶市民簽名,並在諮詢期完結前兩天於維園舉行大集會,動員四萬人齊聲高歌《我的中國心》,頌揚葉劉淑儀為女中豪傑。

可笑的是,這四萬名參加者中,部份人被指在(學校)威逼或利誘(免費午膳)下才出席。除此以外,這次集會跟一週前的和平遊行相比,多了暴力場面。數名市民到集會現場派傳單,呼籲公投廿三條,惹來支持者辱罵:「你是否中國人?」。傳單隨即被人撕毀,一名中五女生的揚聲器更被搶去摔壞,遭斥喝去「做雞(妓女)」。警方見狀,迅即分隔開來,卻把一名「踩場」的反立法市民拉上警車。其實這幫被稱為「維園阿伯」的親共群眾,早有暴力前科,每當香港電台於維園舉行論政節目《城市論壇》時,經常不理三七二十一,用粗言穢語辱罵出席的民主派人士,高呼槍斃他們,群情洶湧下民主派議員要勞煩警員護送才能脫困,遂有「維園阿伯」之名。總而言之,主動參與大集會的人多被視為盲目「愛國」,政論家林行止便直言政府動員這些人抗衡,是「非常危險的一場『遊戲』」,隨時釀成騷亂,日後給七一大遊行壯觀場面嚇呆的人大劉佩瓊,亦指責官員發動「不用腦的人」支持立法。

值得留意的是,大集會舉行前後,董建華、曾蔭權、梁愛詩和葉劉淑儀,湊巧都病倒,沒有公開露面,其他高官也沒有出席集會,連自由黨等商界「保皇黨」也避之則吉(自由黨本是大聯盟的成員),剩下「土共」在維園搖旗吶喊。

(2312字)


目錄
上一章節:4.13 家醜外傳
下一章節:4.15 第二回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